策动网络战?美军网络战时代如何实现帝国梦想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作者:郝叶力责任编辑:黄杨海
2016-02-16 21:44

强权国家要想实现帝国梦想,100年前是发动世界大战,50年前是筹划核大战,现在则是策动网络战

美国如何迎战网络战时代

□郝叶力

核心提示

近年来,美国采取多项举措加快网络战的发展。奥巴马政府上台以后,更是连续打出“八个一”的“组合拳”,提升网络战能力。

由于美国在网络空间秉持绝对安全的理念,这不仅会加剧美国的不安全感,而且还会在客观上诱发不安定因素,造成网络空间态势的不稳定。

近日,外媒报道美军在网络战方面的最新进展:美军已经花了5年时间开发先进的网络武器和数字作战能力,可能很快就会将这些武器进行更公开部署,并考虑未来数年建立“网络民兵”。美国加快网络战发展的举措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和深入研究。

网络战时代已经到来

今天,全世界1/3人口使用国际互联网,数十亿人接受着网络提供的各种服务。网络战的到来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网络革命也正在重塑世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新格局。

多个领域迎来网络战。网络战已经突破传统战争领域,使战争名副其实地在经济、政治、军事多个领域展开。一是经济领域的网络战攻势凌厉。特别是金融领域的网络战,被形容为“现代版的抢银行”。二是政治领域的网络战愈演愈烈。社交网络作为政治变革的工具体现了惊人的威力。从西亚北非动乱到“华尔街之秋”,处处都有社交网络参与其中、推波助澜。信息化条件下,网络渗透的破坏力甚至超过军事干预。三是军事领域的网络战初试锋芒。网络改变了传统战争模式,从海湾战争预埋病毒攻击、到俄格冲突动用网络“蜂群”攻击,每一场战争都有网络战“影子”。

网络战成为信息时代的“原子弹”。兰德公司研究提出:“工业时代的战略战是核战争,信息时代的战略战主要是网络战。”网络战为什么能与核战争比肩?因为二者在“裂变反应”和破坏效果上极具相似之处。如果把计算机网络抽象为点和线的编织,点就是计算机和路由器,线则是四通八达的网络信道和TCP/IP传输协议,而木马、蠕虫等网络病毒正是网络中潜在的“铀”。网络中的病毒为什么会产生裂变?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计算机体系结构的固有缺陷给病毒的产生提供了“土壤和温床”。网络战的武器是木马、蠕虫(其实质是恶意代码)等病毒。恶意代码之所以能够肆虐,是因为系统内存在可利用的漏洞,而漏洞的本源在于计算机采用的冯·诺依曼体系结构的先天不足。其原理是把数据和程序都统一存储在读写存储器(RAM)内,数据是可以读写的,程序也是可以改变的。当今世界发生的网络安全事件,50%以上被利用的漏洞主要是源于这个机理。二是开放共享的互联网为病毒的裂变提供了途径和桥梁。《网络战:国家安全的下一个威胁及对策》一书明确指出,互联网存在五大缺陷:脆弱的域名服务系统、不经过验证的路由协议、不进行审查的恶意流量、非集中式的网络结构以及明文传送。这些缺陷一旦被利用,就可能形成对网络的攻击洪流,其作用类似于大规模毁伤性武器,威力不亚于工业时代的“原子弹”。

在时代更迭、战争演变的进程中,谁能够率先把关注点从人类活动的传统领域转入新的重要领域,谁就能获得巨大战略利益。可以说,21世纪掌握制网权与19世纪掌握制海权、20世纪掌握制空权一样具有决定意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