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面临合围 中东反恐形势或将迎重大转折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李瑞景责任编辑:朱红
2017-05-25 16:05

日前,由叙利亚库尔德人主导的反对派武装“叙利亚民主军”在美军空袭掩护下,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首都”拉卡形成了合围之势,即将对其发起总攻。伊拉克政府军也宣称,将在斋月到来前后攻占“伊斯兰国”盘踞的摩苏尔。随着战线的推进,国际社会对“伊斯兰国”的剿杀行动基本进入“收官”阶段。

三线遇挫,“伊斯兰国”节节败退

巴格达迪自称“哈里发”的“伊斯兰国”于2014年6月“建国”之时,其“国土”涵盖了从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到伊拉克东部的迪亚拉省在内的大片地区,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而其出台的“未来五年全球占领计划”地图,除了西亚、北非等穆斯林传统分布区外,欧洲和南亚部分地区也被划入其中。

虽然中东地区相关各方都有自己的盘算,但“伊斯兰国”的存在,显然是大家都不乐于看到的。2014年,美国组织了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伊斯兰国”的扩张势头。2015年9月,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此后,“伊斯兰国”在战场上开始节节败退。

东线的伊拉克战场,伊政府军在联军的战略支援下接连攻占辛贾尔、拉马迪、费卢杰等军事重镇,并对“伊斯兰国”的“行政副都”摩苏尔展开攻势。经过半年有余的步步为营、层层攻坚,伊政府军目前已收复摩苏尔的东城区,并解放了摩苏尔西城89.5%的地区,当地被“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仅剩约12平方公里。摩苏尔战事的结束已为期不远。

西线的叙利亚战场,虽然叙政府军和西方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军”矛盾较深,但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的立场却基本一致。叙政府军自西向东,“叙利亚民主军”自北向南,接连解放了之前“伊斯兰国”控制的大片土地。“叙利亚民主军”相继从东、西两个方向攻占了卡拉马村和战略重镇塔卜卡,对拉卡形成包围态势。最新的消息称,“叙利亚民主军”的战线离拉卡只有约8公里的距离。

在阿富汗,“伊斯兰国”也面临类似的情况。美国驻阿富汗部队5月19日发表声明说,过去数月,驻阿美军与阿安全部队成功击毙“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头目哈菲兹·赛义德及其继任者阿卜杜勒·哈西卜,该组织阿富汗分支占领区的三分之二已被收复。2017年3月以来,至少有750名“伊斯兰国”成员在清剿行动中被击毙,该组织部分地下掩体、隧道据点和指挥设施被摧毁。 

在军事专家看来,只要反“伊斯兰国”的各派武装力量之间不发生大规模的内耗及火并,拉卡的最终收复以及“伊斯兰国”的覆灭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空地联合,“利比亚模式”重现反恐战场

自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政府不管如何轮替,似乎形成了一种共识:不再派遣大规模地面部队介入中东及非洲的军事行动。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此次战争中,美英法联军的基本打法就是“你冲锋我掩护”,即除派遣少数特种部队进行指示目标、训练反对派武装等特种作战外,主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轰炸,以支援当地反对派武装同政府军进行作战。

在此次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争中,美俄在作战策略上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种空地联合的“利比亚模式”。

在伊拉克方向,美军只派出了一些顾问及特种部队,并不直接参战,而主要通过空中打击对伊拉克政府军进行直接支援和战略配合。至于地面作战,美军则全权交给了伊政府军以及北部的库尔德武装,自己则为其提供相关援助。目前,伊政府军一线作战部队配备的几乎都是全套的美式装备。4月中旬,美国又宣布向伊拉克库尔德武装提供价值3亿美元的军援,以支持他们展开地面作战。

在叙利亚方向,俄罗斯也采取了同美国几乎完全相同的模式。2016年3月,普京宣布从叙利亚撤出主力部队,但俄军战机的空袭却并未停止。而在俄战机掩护下在一线同“伊斯兰国”进行作战的,主要还是叙利亚政府军,以及部分真主党武装等。与美军略微不同的是,除了充当顾问的角色,俄军还接管了叙利亚某些后方基地的防务,并承担了叙首都大马士革的防空任务,以替换出更多叙政府军赴前线参战。此外,俄罗斯还为叙利亚政府军提供了T-90坦克、火箭筒、BTR-82A装甲运输车、“乌拉尔”军用卡车以及M-30榴弹炮等援助。可以说,普京的思路很明确,让俄罗斯军人手拿自动步枪冲在第一线绝非明智之举。

略存悬念,各方分歧或被利用

叙利亚狭小的国土空间,目前已俨然成为有关各方争权夺利的角力场——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外,还云集了叙政府军、真主党武装、土耳其军队以及库尔德武装等,此外还有俄军、美军以及北约其他国家军队。前不久,英国国防部长宣布,打算追随美军参与对叙政府军的直接打击。

虽然都扛着打击“伊斯兰国”的大旗,但美俄以及土耳其、伊朗、沙特等国立场不同、分歧巨大。虽然尚未出现美俄“擦枪走火”的情况,但美军对叙政府军、俄军对“叙利亚民主军”以及叙政府军与“叙利亚民主军”之间的“互伤”“误伤”时有发生,以美俄为首的两大阵营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看点十足。

5月4日,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签署备忘录,决定在叙境内的伊德利卜省、霍姆斯省、首都大马士革郊区以及叙南部地区联合设立4块“冲突降级区”。“冲突降级区”将叫停包括空中打击在内的一切敌对行为,特别是禁止以美国为首的联军的军用飞机进入。如果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承认“冲突降级区”,不仅意味着推翻阿萨德政权将不再可能,还意味着放弃对这些区域内叙反对派的保护。目前,美方尚未就“冲突降级区”进行正面回应。如果美国不承认这些禁飞区,派遣战机强行进入的话,俄罗斯是否会拦截甚至开火?

另一方面,美国也出手反制。5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向“叙利亚民主军”提供重武器,包括坦克、装甲车、悍马汽车、迫击炮、热寻的导弹、工程设备等。虽然美国称此举旨在支持该组织在接下来解放拉卡的城市攻坚战中发挥主力军的作用,但却引发土耳其方面的强烈不满。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看来,美对以库尔德人为主力军的“叙利亚民主军”的支持,将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威胁土耳其南部的安全。同时,叙总统阿萨德也强烈抗议,强调美国人的行动没有得到叙政府的同意,是对叙利亚主权的武装干涉。

可以预见,未来“伊斯兰国”越是被削弱,两大阵营就越是积极运筹未来在叙利亚乃至中东地区的利益格局,有关各方发生摩擦和冲突的可能性就越大。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