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人弹”厄运——索马里前娃娃兵重返社会之路

来源:新华社作者:孙瑞博责任编辑:朱红
2017-06-01 03:55

“在‘青年党’的日子毫无希望。”近日,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非政府组织埃尔曼中心里,自称不到18岁的阿里·优素福瞪着圆圆的大眼睛,这样告诉新华社记者。

优素福曾是当地极端组织“青年党”的一名娃娃兵,因为担心会被充当“人弹”去发动自杀式袭击,他最终选择了逃离。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他来到埃尔曼中心,成为一名学生。

埃尔曼中心成立于1990年,目前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主要帮助受战争侵害和影响的索马里少年儿童重新融入社会。该中心位于摩加迪沙一个远离闹市、大门紧闭的院子里,150名少年儿童正在这里接受基础知识教育和职业技能培训。他们中绝大多数曾是“青年党”的娃娃兵,由索马里政府移交到这里接受培训。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索马里“青年党”仍在招募新兵对抗政府军,目前被其征召的娃娃兵数量可能达5000人。

优素福出生于索马里南部朱巴省基斯马尤地区的一个农村,曾经学过伊斯兰经学。他说自己很小就被极端分子以宗教为名诱使,开始为“青年党”扛枪卖命。在朱巴省经过短期训练后,他被派到索马里中部沿海的哈拉代雷地区。在那里,优素福慢慢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被选中充当自杀式炸弹袭击者,于是设法逃到了摩加迪沙,并寻求帮助。

幼时教育的缺失,以及长期在极端组织里的压抑生活,导致优素福在讲述自己这段经历时时间界定显得模糊,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快18岁了。

现年16岁的阿卜希尔·阿里·阿卜希尔曾经也是一名娃娃兵。他回忆说,自己和几十名同伴一起被“青年党”推上战场,但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他和小伙伴们被丢在最前线。这些无助的娃娃兵最终选择向政府军投降。

“因为他们还是孩子,所以被政府送到埃尔曼中心接受培训,以便今后重返社会。”埃尔曼中心负责人法图·阿丹告诉记者。

阿丹是埃尔曼中心创始人埃尔曼·阿里·艾哈迈德的夫人。艾哈迈德在索马里内战期间创建了埃尔曼中心。1996年,艾哈迈德被索马里军阀暗杀后,阿丹和家人离开了索马里。2007年2月,联合国授权非洲联盟在索马里部署维和部队,以稳定当地局势。这一年,阿丹回到摩加迪沙,并重启埃尔曼中心,继续帮助当地受到战争影响的儿童。

据介绍,埃尔曼中心目前的主要职能,是对被俘后转交给儿基会的前娃娃兵进行索马里语、英语、数学等基础知识教育和汽车维修、水电维修、手机维修、电脑应用等技能培训,以帮助他们重返社会。

“贫困是这些孩子被极端组织征召的原因之一。”阿丹说。被迫成为娃娃兵的孩子大多来自贫困的农村地区,拿起枪有时是他们寻求生计的途径之一。因此,为儿童提供教育和职业培训,丰富今后的人生选择,是阻止他们参加极端组织的有效措施之一。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数据表明,索马里小学入学率在全球排名倒数第一。缺乏知识和技能的年轻人对于自己的生活选择不多。

优素福被阿丹称为“律师”,因为他总是在其他孩子离开后,独自在教室用功,抱着书本不知疲倦地阅读。3个月的勤奋学习让优素福掌握了基本的索马里语和英语读写以及数学计算,现在他正接受电脑应用培训。

“努力是因为相信会有回报。”优素福说,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并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截至2017年初,已有1630名前娃娃兵和潜在娃娃兵征召对象接受了埃尔曼中心的职业技能培训。目前正在埃尔曼中心接受培训的前娃娃兵,不仅有参与作战、侦察情报、运输弹药的男娃娃兵,还有一些被胁迫为“青年党”武装服务的女娃娃兵。

阿卜希尔说,在“青年党”武装的日子特别艰难,没有自由。“而现在我能够学习知识和技能,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机械维修技师,改变自己的生活”。

今年2月,索马里选举出新一任总统,索马里人民希望这是国家走向安全与稳定未来的开始。

“孩子们的未来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他们可以影响索马里的未来。”阿丹对未来满怀憧憬。

新华社记者孙瑞博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