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橄榄枝”行动:炮火中袭来“表情包”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李瑞景 陆锋 张文文责任编辑:康哲
2018-02-08 14:17

这场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开始于1月20日,土耳其军队与其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对美国支持的当地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发动了打击。土耳其此举使“后伊斯兰国”时代的叙利亚局势变得更为复杂,有关各方在这场博弈中的“脸色”,也十分耐人寻味——一大波“表情包”正在袭来。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土耳其在叙利亚阿夫林地区开展的军事行动,牵动着有关各方的神经——

“橄榄枝”行动:炮火中袭来“表情包”

■李瑞景 陆锋 解放军报记者 张文文

制图:王锡圣

2月1日,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发表声明说,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开展军事行动以来,已消灭790名武装人员。

这场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开始于1月20日,土耳其军队与其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对美国支持的当地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发动了打击。土耳其此举使“后伊斯兰国”时代的叙利亚局势变得更为复杂,有关各方在这场博弈中的“脸色”,也十分耐人寻味——一大波“表情包”正在袭来。

强硬,变成尴尬

——土耳其的愤怒有多强烈?

土耳其此次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其决心之坚定、行动之迅速,确实有些出乎外界的预料。

1月20日,行动开始当天,土耳其空军出动多架F-16战机飞越边界进入叙利亚,空袭“人民保护部队”的军事观察点和燃料库等目标。随后,担纲地面进攻重任的土军装甲部队和“叙利亚自由军”连续拿下七个城镇,并且在夺取库尔德武装关键补给线的战斗中取得胜利。1月27日,土耳其政府更是向美国直接喊话,要求驻叙美军立即撤离被“人民保护部队”控制的曼比季。

土耳其的怒火其来有自。土耳其一直认为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是土国内分裂势力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担心其势力坐大,诱发土国内分离主义倾向,危及国家安全与稳定。在叙利亚内战中,拥有美军支援的库尔德武装表现出了较强的战斗力。以库尔德武装为主力的“民主军”,不仅稳固了传统的库尔德人聚居区,还夺取了原先由“伊斯兰国”占领的许多城镇,其中就包括幼发拉底河重镇曼比季,使得库区大有连成一片并持续西进获取地中海出海口之势。1月14日,美国主导的多国联盟宣称将以库尔德人为主力,在叙利亚组建“边境安全部队”,规模将达3万人,更是踩到了土耳其的底线。虽然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略带保守地称行动的目的是在阿夫林地区建立一个纵深30公里的安全区,但土总统埃尔多安则宣称,土军将“像压路机一样碾碎任何威胁”,彻底剿灭土叙接壤地带的一切库尔德武装。

行动伊始,土耳其放出了一周拿下阿夫林的豪言,宣称军事行动会“速战速决”,但战事的进展并未如其所料。在土耳其军队长驱直入的过程中,库尔德武装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多次对土耳其军队发动突袭。2月3日,土耳其军队遭遇了行动开展以来的最大单日伤亡,至少7名士兵丧生,还被“人民保护部队”发射的导弹击毁了一辆坦克。屋漏偏逢连夜雨,同为北约盟国的德国日前也以土军滥杀无辜为由,宣布停止对土耳其引德的“豹-2”式坦克进行升级,并对土实施全面武器禁售。

如果说上述这些情况还难以影响土耳其的决心,美方的反应就令土耳其不得不有所顾忌。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日前表示,美国不会考虑从曼比季撤军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土军有可能与美军发生正面冲突。2016年土军的“幼发拉底盾牌”行动以及去年秋天的拉卡攻坚战中,当土军准备对库尔德武装采取行动时,美军都会出动兵力上街,令土军知难而退。眼下,美军故伎重施,拒绝从曼比季撤兵,也让土军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土耳其究竟有多大的决心来继续推进战事,也有待观察。

隐忍,然后变脸

——美国政策调整有多迅速?

由于库尔德人背后有美国的支持,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被观察人士解读为对美国的“打脸”。“橄榄枝”行动发起次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就向外界证实,土耳其方面事先告知了美国方面。他还称,土耳其是北约成员中唯一一个境内存在活跃叛乱势力的国家,土方有“合理的安全关切”。这也表明,对土耳其的这次军事行动,美国最开始保持的是默许或者隐忍的态度。

不过,这样的态度很快发生了改变。1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埃尔多安通电话时警告土耳其要慎重行事,“避免任何可能导致美土军队发生冲突的行动”。美军中央司令部和欧洲司令部宣布进入最高战备状态,叙境内的2000余名美军也接到了“可以进行自卫反击”的命令。美军领导的联军发言人表示,驻扎在叙利亚曼比季的联军已经做好防御土耳其进攻的准备,“土军的进攻将会导致北约盟友之军的直接冲突”。

美国最初的隐忍和之后的变脸,看似矛盾,其实都比较容易理解。

当初,美国同意土耳其加入北约,看中的就是其能够帮助北约减轻来自俄罗斯和恐怖组织的压力,必要时还可充当北约的“炮灰”。因此,美国不想与盟友土耳其彻底翻脸,更不愿意把土耳其推向自己的竞争对手俄罗斯一方。

然而,土耳其明里暗里与俄罗斯眉来眼去,早令美国感到不悦。在其他反对派被证明不堪大用之后,库尔德武装已成为美国在叙利亚危机中最为看重的力量。无论是削弱巴沙尔政权,还是防止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卷土重来,抑或是遏制伊朗,库尔德武装都是美国最有用的“棋子”。某种意义上,失去库尔德武装,美国就失去了在叙利亚局势中扳回不利局面的抓手。看到土耳其要把库尔德武装赶尽杀绝的架势,美国自然要出手相救,对土耳其敲打一番。

所以,与其说美国的政策调整有多么迅速,不如说美国的战略是何其稳定——不管什么时候,一个分裂的中东,才最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一点,已经无数次得到了证明。

谴责,还是偷乐

——叙利亚的心里有多无奈?

俄罗斯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原来在战场上形势看好的叙政府军又迎来了一段艰难的日子。不过,土耳其在阿夫林地区的“橄榄枝”行动,对叙利亚当局来说,可谓是“幸福的烦恼”。

对于土耳其的越境军事行动,叙外交部副部长梅克达德将之谴责为“军事入侵”,并称叙空军“已做好准备击毁出现在叙利亚高空的土耳其目标”。

话虽强硬,叙政府的警告在当前却更多地停留在宣示的层面上,尽管阿夫林的地方官邀请叙政府军进入,受到打击的“人民保护部队”也放下颜面向叙当局求援,叙政府军却一直迟迟未见行动。

一方面,在打击要“裂土自治”的库尔德武装这一点上,叙利亚和土耳其存在着共同的利益。叙境内库尔德人的政治主张各不相同,最激进的要求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联合建立独立的民族国家,次之的是要求叙总统巴沙尔下台,温和一点的也要谋求实行联邦制政体并实现自治,这些都很难为叙政府接受。所以,对于土耳其打击库尔德武装的行动,叙当局尽管嘴上谴责,估计心里也在暗自偷乐,宁愿“让子弹多飞一会儿”。不过,心腹之患要靠外力进入自己境内打击,叙利亚心中想必也是满满的无奈。

另一方面,这也与叙政府“先南后北”的基本“复国”战略有关。当前,叙政府军的行动重点,一是在首都大马士革东古塔地区展开针对反对派的围剿,以确保首都核心区的安全;二是打击以“征服阵线”为首的极端势力,以打通大马士革至阿勒颇的战略走廊。因此,不管是兵力上,还是精力上,叙当局暂时都不愿卷入土耳其在北部地区开辟的新战场。

观望,外加劝和

——俄罗斯的收益有多丰厚?

勇猛果敢,是“战斗民族”俄罗斯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其实,在叙利亚战争中,俄罗斯在战略上的运筹帷幄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在发动“橄榄枝”行动时,土总统埃尔多安就表态说,已经与俄罗斯进行过协商。驻守在阿夫林地区的俄军人员在土军进攻前便已撤走,也从侧面印证了俄罗斯对土耳其军事行动的默许。

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的重要盟友。美国宣布以库尔德武装为骨干组建“边境安全部队”,无疑将增强库尔德人在叙利亚未来局势中的影响力,这显然是俄罗斯不愿看到的。土耳其发动“橄榄枝”军事行动,俄罗斯自然愿意“坐山观虎斗”。对俄罗斯来说,这不仅可以削弱库尔德武装的力量,也可借机分化美土关系,挤压美国在叙利亚和中东的战略空间。

更令人叫绝的是,在“橄榄枝”行动展开的同时,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倡议,在俄南部城市索契召开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并取得积极成果,启动了叙民族和解及制定新宪法的进程,打破了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僵局。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认为,成立叙利亚宪法委员会协议的达成,意味着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由理论进入实践阶段。此次会谈成果将作为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叙利亚和谈进程的一部分。

军事上,自己不费一枪一炮,便可坐享渔翁之利;政治上,推动索契和谈达成重要共识,彰显自身影响力。俄罗斯的谋划可谓深远,收获可谓丰厚。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