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指挥训练不能偏了方向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刘孝良 李美丽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9-05-16 02:13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是颠扑不破的训练铁律。联合作战指挥训练也必须瞄准战场实际,演练指挥打仗之策,研练战争制胜之法。不论是战法创新,还是行动控制,不论是联动作业,还是信息系统运用,都不能偏离了实战这个根本要求。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联合指挥训练不能偏了方向

■刘孝良 李美丽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是颠扑不破的训练,铁律。联合作战指挥训练也必须瞄准战场实际,演练指挥打仗之策,研练战争制胜之法。不论是战法创新,还是行动控制,不论是联动作业,还是信息系统运用,都不能偏离了实战这个根本要求。

战法前瞻不可脱离实际。战法研究、谋略创新是联合作战指挥训练的核心和关键,直接决定联合作战指挥训练的质量和效益。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场完全相同的战争。战法研究应当而且必须前瞻设计,解决未来“打什么仗”“如何打仗”的问题。但战法前瞻从来都不是天马行空、不切实际地异想天开,而应着眼战略形势可能变化、作战能力可能发展和作战对手实际情况来设计、来构想。正如毛泽东同志所指出的,指导战争的人们不能超越客观条件许可的限度期求战争的胜利。战法前瞻如果脱离实际,就可能出现“为新而新”“为奇而新”的做法,不仅指导不了未来作战,也牵引不了部队训练。要知道,战法过度前瞻或者过于保守,都偏离了能打胜仗这个根本,应该把战法设计的立足点放在现有装备上,着眼武器装备可能发展,把现实与可能有机结合起来,做到以“正合”以“奇胜”。

纵观全局切记抓住关键。统揽全局、抓住关键,是实施联合作战指挥的基本要求,也是联合作战指挥训练的重要内容。“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谋全局、控全局,已经成为联合作战指挥的普遍共识。但如何打破军种“壁垒”,融合形成体系之力?如何拆除军种“藩篱”,聚合形成指挥合力?实践中,有的同志喊着统观全局的口号,全盘“下放”指挥权,把联合指挥等同于军种指挥之“和”;有的打着精确指挥的旗号,“一竿子”捅到底,把联合指挥简化成战斗指挥。对此,毛泽东同志早在1938年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就曾指出:“应该集中的不集中,在上者叫做失职,在下者叫做专擅,这是在任何上下级关系上特别是在军事关系上所不许可的。应该分散的不分散,在上者叫做包办,在下者叫做无自动性,这也是在任何上下级关系上特别是在游击战争的指挥关系上所不许可的。”面对纷繁复杂的战场态势,联合作战指挥员如何抓关键?应做到善观敌情变化,深入分析敌之意图,研判其可能行动;善察我情状况,深入分析我之作战能力,研判我遂行任务潜力;善析环境演变,深入分析战场环境之利弊,研判对我行动之影响。在此基础上,站在联合作战之全局,找出当前影响任务完成之关键行动、关键方向、关键力量,围绕这个关键协调作战行动、调控作战资源,通过一个又一个关键任务的完成,把联合作战导向胜利。

基于信息系统练好指挥。信息时代,网络信息体系是打赢现代战争的核心支撑。指挥信息系统,是网络信息体系的关键支点,也是指挥员指挥作战的重要依托。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组织开展基于信息系统的对抗训练成为世界各国军队的普遍做法。伊拉克战争前夕,美军中央司令部组织各级指挥员、参谋和技术保障人员,在前线临时指挥部进行了代号为“内窥03”的军事演习,反复推演检验和完善决策方案,保证了美军在战场上能够有条不紊地展开军事行动。然而,所有信息系统都是人设计的,都不可能全面真实地反映作战客观实际,也不可避免会存在这样那样的漏洞和缺陷。基于信息系统练指挥,就不能仅盯着输赢,把功夫花在找“空子”上。面对日益迫切的联合作战指挥能力生成需求,基于指挥信息系统对抗训练应该牢牢把握指挥打仗这个根本要求,把关注的重点放在发挥信息系统功能上,快速察情、快速谋划、快速决断、快速调控,以快制胜;把运用的焦点放在力量联合上,优化指挥关系、再造信息流程、重塑作战体系,真正实现在恰当时间、恰当地点,用恰当的系统,把恰当的信息给恰当的人;把训练的难点放在施计用谋上,研练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战法招法,回答和解决好未来打仗如何破敌体系、如何扬长避短、如何夺取制权,做到像用手中枪一样运用系统指挥打仗。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