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长征副刊丨塘马战斗——一次壮烈的突围战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郭强责任编辑:孙智英
2022-09-19 11:01

1941年,第16旅在苏南溧阳县塘马进行刺杀比赛。资料图片

1941年七八月间,新四军第6师第16旅在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率领下,接连打下蒲干、西旸、郭庄庙、直溪桥等28个日伪据点,给日伪军以重创。日军一时无力重建被摧毁的据点,随即集中优势兵力奔袭塘马村,企图攻击第16旅旅部和苏南党政机关。

塘马村,位于溧阳县城西北约15公里的一片丘陵地带,有百余户人家。这里北距日军侵占的溧武路、南距国民党军驻地都只有一二十公里,是第16旅旅部所在地。在塘马村及周围的村庄里,还驻扎着苏南党政机关,以及医院、被服厂、修械所等后方单位。第16旅旅部特务连、第48团第2营等战斗部队500余人在这里负责警卫。

11月28日拂晓,日军第15师团调集步、骑、炮兵3000余人,伪军800余人,坦克10余辆,自句容、天王寺、金坛、薛埠一线,分东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在大雾掩护下长途奔袭,直逼塘马村。

当时,塘马村正在召开苏南抗日根据地各县党政军干部会议。第16旅所辖的第46、第47团都远离塘马,党政军干部虽有1000余人,但战斗人员不足300人,情势岌岌可危。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能否安全转移,直接关系着苏南地区能否继续坚持抗日斗争,也将对华中战局产生重大影响。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果断命令部队进行反击。

经半小时激战,第48团第2营第4连毙伤日军数十人。第2营营长黄兰弟判断邵笪里是敌主攻方向,在步兵之后,骑兵和坦克定会接踵而来。他随即率第5连向第4连方向增援。20分钟后,百余日军骑兵在机枪火力掩护下向第4连阵地直冲过来。黄营长沉着指挥,率两个连官兵集中火力将敌骑兵打退。

上午8时许,旅领导在塘马村刘家祠堂召开紧急会议,研判形势并作出部署:第48团第2营在西、团特务连在南、旅部特务连在东北,继续抗击尾随日军,由旅政治部组织科科长王直负责率领旅部及苏南党政机关转移,并从第48团第2营第6连抽调2个排掩护机关撤退。旅长罗忠毅和政委廖海涛留下来指挥部队阻击日军。

9时许,日军集中兵力向塘马东南1.5公里的王家庄进攻。旅部特务连和第48团第2营(欠第6连2个排)集中收拢到王家庄,形成“拳头”猛击并拖住敌人,以掩护机关人员继续向东转移。此时,日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多路合击、轮番进攻。我第4、第5连连长先后牺牲,战士伤亡也非常大。

这时,日军又一次猛冲上来。旅长罗忠毅振臂高呼:“共产党员、青年团员站出来,同志们,跟敌人拼了!”几十名重伤员奋力拿起武器与日军白刃格斗。此时,罗忠毅身边只剩6名战士,战场形势异常危急。警卫班长建议突围,但罗忠毅说:“机关还没到达安全地点,必须坚守到天黑。”当日军再次进攻时,罗忠毅不幸中弹倒在血泊之中。这更加激起第16旅官兵血战到底的满腔怒火。

战斗激烈进行着,而此时,驻守溧阳的国民党军却突然后撤让开阵地,致使日军直逼王家庄前沿阵地。第16旅陷入四面被围的境地。政委廖海涛临危不惧,指挥部队继续顽强抗击。突然,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腹部,鲜血瞬间染红了军装。此时,随队的医务人员已全部牺牲,无人会包扎抢救。廖海涛把第2营营长黄兰弟喊来,忍着剧痛向他当面交代:“部队由你指挥,拼死突围,到溧水找第46团……”说完,他怀着对部队和战友的不舍闭上了眼睛。王家庄战斗持续了近6个小时,打退日军10余轮攻击,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当时,转移的机关队伍向东疾进,刚过西阳村和陆甲,就遭到甓桥之敌的炮击。日军分两股由甓桥西北出动,向我侧后迂回。负责掩护的第48团特务连在西阳村掩护阻击,由于地形不利,敌众我寡,连队伤亡较大。后方机关撤到陆甲附近,又遭遇200余名日军袭击。第6连两个排奉命反击,掩护机关继续转移。

15时许,第2营第6连、团特务连担负掩护任务的官兵,与后方机关在戴家桥、清水渎附近汇合,临时组建成一个守备连,坚守戴家桥。不久,日军向戴家桥进攻。我军官兵拼死抵抗,连续打退敌人3次进攻,致敌伤亡惨重,为下一步突围赢得了时间。

当晚23时许,我苏南党政军机关千余人在旅参谋长王胜、旅政治部组织科科长王直两名同志率领下,从日伪结合部间隙中成功突围,进入金坛、溧阳边黄金山地区,次日晚安全到达溧水县白马桥一带,与第46团会师。

塘马战斗,新四军第16旅以270余名指战员牺牲为代价,毙敌500余人,粉碎了日军摧毁第16旅旅部和苏南党政领导机关的企图,掩护苏南党政机关千余人突出重围,为我党我军保存了一大批骨干力量。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2年9月18日第8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