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长征副刊丨热血平型关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乔有露责任编辑:孙智英
2022-09-23 10:51

85年前,平型关,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关口,因为八路军同日寇血战后的大捷而名扬四海。

秋阳和煦,驱车在蜿蜒的山间公路行驶,两旁是层峦叠嶂的群山,我的耳边仿佛响起《八路军军歌》那铿锵的旋律:“一旦强虏寇边疆,慷慨悲歌上战场。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

当年,面对汹汹来犯的侵华日军,国民党军一溃千里。八路军改编尚未就绪,就从陕西誓师出征,星夜兼程开赴山西。华北抗日前线形成了敌进、友退、我进的局面。1937年9月中旬,为了抵挡日军沿平汉、津浦铁路向南进攻作战的企图,八路军第115师决定利用平型关山口狭窄、沟道中段地势险要等特点,在平型关一带展开一场伏击战。

穿过古道峡谷,驻足关外口,举目四望,当年硝烟弥漫的沟沟壑壑已被青翠松柏、连片沙棘披上绿装。

1937年9月24日夜,在滂沱的大雨中,第115师官兵静静潜伏在泥泞的山间。全师主力布置在平型关东北至东河南镇间的山地边缘,确保敌人能够完全落在包围圈之中。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半景画馆中,为世人呈现了当时战场的景况,让人仿佛身临其境。9月25日清晨7时,战斗打响。在乔沟东北向西南长约4公里的狭窄沟壑中,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主力和师团辎重等部队乘汽车100余辆、辎重大车200余辆,由东向西缓慢进入乔沟峡谷公路。当敌人先头部队进入关沟与辛庄之间的路口时,早已埋伏好的八路军第115师各部同时开火,步枪、机枪、手榴弹、迫击炮的火力倾泻而下,打得敌人惊慌失措。

与此同时,在乔沟东北侧的老爷庙地区,为了争取制高点,八路军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较量。抢先占据了老爷庙前高地的日军,在寻求突围的同时,还不忘从高处向冲到公路上的八路军将士猛烈射击。八路军第115师第686团3营的官兵冒着枪林弹雨,高喊着“把日本鬼子打下山去,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不断冒死发起冲锋。时间在那一刻仿佛过得异常慢,每一秒都走得刻骨铭心。经过长达6小时的血战,乔沟伏击战结束了,被鲜血染红的土地见证着八路军将士的壮举。

我一步步登上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前的115级台阶,心中充满敬意。平型关一战,八路军第115师以自身伤亡60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缴获机枪20余挺、步枪1000余支、火炮1门,以及大批军用物资,取得了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次大胜利。

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有力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和胜利信心,使全国人民深受振奋。“挽西线垂危之局,破日寇方长之焰。捷报传来,万众欢腾。”社会各界纷纷向共产党和八路军发来贺信、贺电。

时任八路军第115师军医的朱位汉回忆:“我们大部队回来,老百姓在那么艰苦困难的条件下,还给我们杀鸡、宰鸭,用山药蛋炖羊肉,来慰劳我们。” 后来,当第115师经过灵丘南部山区下关、阜平到达五台县时,县城张灯结彩,欢迎从前线凯旋的八路军。毛泽东评价这一战时说:“平型关大捷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东侧的石灰岭上,屹立着平型关大捷纪念碑。1.15米的纪念碑基、1.937米的碑座、9.25米的碑体,都是为了纪念1937年9月25日的浴血荣光。站在纪念碑前,遥望长城要隘平型关,我不禁思绪万千。太行山脉在金色阳光的沐浴下更显巍峨雄壮,彰显中华民族顶天立地、威武不屈的英雄气概。此情此景,让我想起聂荣臻元帅《忆平型关大捷》的诗句:“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2年9月22日第12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