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仁

来源:中华英烈网责任编辑:李行知2014-01-22 12:50

白木仁,1963年4月2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1980年参加工作,1983年调任阿拉善左旗布古图苏木(苏木一词即汉语的乡)司法助理员。期间,他常年深入嘎查(意为汉语的村),来往于牧民群众间,风雨无阻,走家串户向牧民群众宣传法律、法规,调解民事纠纷,同时还协助公安特派员查处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干警们亲切地呼他为:“编外警察”。在任司法助理员的八年中,他调解民事纠纷280多起(件),协助公安特派员查处治安案件80余起,破获刑事案件30余起。工作中他不时流露出对公安工作的酷爱。1991年底,白木仁被选调到公安局担任豪斯布尔都苏木公安特派员,二级警司。刚到岗不久的白木仁正赶上一起大案。那是1992年元月25日,通古淖尔一牧民家的一支小口径枪及30发子弹被盗。时值春节临近,枪支的丢失,意味着危险的存在。当时,局刑警队人手紧张,局领导抽调白木仁参与侦破此案。局长给专案组下了军令状:不破此案,不能回家过年!白木仁和战友们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顶着大雪,追捕案犯。他们忘记寒冷,忘记饥饿,沿着案犯留下的脚印徒步追踪。专案组长命令队员们轮流到后面跟随着的212吉普车里休息、暖和一下,白木仁却坚持一步不落地跟踪,他边走、边问、边思考,虚心向老刑警队员学习步法追踪技术。经过12小时50多公里的奔波,他们终于在一嘎查中将案犯抓获,为民消除了隐患。由于白木仁的谦虚好学,勤于思考,业务素质明显提高,很快就能独立办案。

1993年11月份的一天,白木仁同副苏木达(意为副乡长)孟根图雅一起去镇内的苏木达家商量工作,当走到巴彦浩特镇南环路附近时,白木仁发现一青年男子牵着一峰骆驼,拴骆驼的绳子不是牧民习惯用的绳子。他觉得可疑,便上前盘问,青年男子没答话扔下缰绳撒腿就跑,白木仁更觉得可疑,急忙追去。抓住后交给刑警队审问,果然是个盗窃分子,以此破获盗案三起,缴获骆驼四峰,价值6000余元,为牧民群众挽回了损失,受到领导和牧民群众的赞扬。

1994年7月的一天,陶力嘎查牧民田学东与都乃两家因草场发生纠纷,白木仁和草原专干任志宏前去调解,来到都乃家,主人不在,却有两个陌生人。白木仁警觉地问:“你们是哪儿的人?”两人回答:“是巴彦浩特人,来串亲戚。”白木仁仔细查看了两人的身份证后,出门对草原专干说:“两人准是炸水晶石的,你去羊圈,我到凉房,查看有没有炸药。”结果,白木仁在凉房里找出炸药五箱,共120公斤,电雷管100枚。在证据面前,两人承认到这儿来是炸水晶石进行倒卖的。白木仁将两人带到苏木驻地,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进行了处罚,并没收了其所带炸药,雷管,使国家、集体的财产免遭损失。

白木仁在平时的工作中表现出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敢于舍身忘死的献身精神。1994年5月份,豪斯布尔都苏木村民徐复宗开的小卖部连续三次被盗,白木仁带领联防队蹲坑守护了三个晚上,没有动静,到了第四天,村民徐复宗看到劳累了几天的白木仁他们很心疼,不好意思再让他们守候了,提出安上钢窗算了。白木仁坚持继续守候,不抓住小偷不罢休。第四天子夜时分,发现小卖部里有微弱的灯光,他命令几位联防队员从后院包抄,自己欲从窗户翻进去,同事一把拉住他说:“你一个人进去,手中没有武器,有危险!”他果断地说:“有危险,才要我们警察!”翻身一跃进了小卖部,当场将三个小偷抓住。

专案工作必须与群众路线相结合,白木仁在短短的公安工作生涯中,已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刚来豪斯布尔都苏木时,一切都是新鲜而陌生的。怎样才能取得牧民群众的信任,尽快把工作开展起来?他得知牧民群众买粮拉草有困难,而苏木供销社的汽车过去曾为牧民群众送过粮草,就主动与供销社联系,从此,供销社的汽车换了一位穿警服的司机,而且一开就是两年多。两年来,他为牧民群众送草8500公斤,买粮2800公斤,他用实际行动赢得了牧民群众的信任。谁家有事都愿意找他商量,有困难都愿意找他帮忙,两年中仅义务为牧民群众修理四轮车、摩托车就有30多台。警民关系密切,牧民群众反映情况的多了,发现可疑情况主动报告的多了。1994年7月的一天,阿盟劳改大队和屯池劳改农场脱逃一名人犯,已通知苏木查控。晚11点多,白木仁回到苏木,刚刚脱衣睡下,就听到报告,说供销社旅店发现一名陌生人,很可疑。白木仁下床穿衣赶赴旅店。一进屋门,陌生人觉得势头不对,跳下床就要跑,白木仁猛扑过去将其按在床上制服,经审查,就是那名脱逃犯。还有一次,群众向他反映,陶力嘎查有五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自称“五大爷”,平时到谁家,见酒就喝,有吃的就抓起吃,打人骂人,横行乡里,牧民不敢说,谁说就砸谁家的东西;开庙会跟谁要钱,谁就得给,不给就是一顿乱打,无人敢惹。一天,“五大爷”们又到一牧民家中要酒喝,酒后在苏木街上横冲直撞,见人就打,吓得附近群众东躲西藏。白木仁率联防队员赶到,看到五个年轻小伙子正欺负一个小摊主,白木仁上去叫他们住手。其中一个自称“太爷”的,扑上来就打白木仁,白木仁闪身一躲,一个“扫堂腿”,将其绊倒制服。其他几个撒腿就跑,白木仁又和几位联防队员将其他四个抓住,带回苏木政府。经调查取证后,按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作出了处理。“五大爷”的嚣张气焰被打下去,牧民群众拍手称快。处罚后,白木仁没有就此撒手不管,而主动找他们谈心,向他们宣传法律知识,教育他们改邪归正,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在他耐心帮助下,这五位青年人再也没有违法违纪的行为,成了当地群众公认的守法公民。

两年来,在白木仁的辛勤努力下,豪斯布尔都的刑事、治安案件明显下降。据统计,1992年和1993年,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比过去年平均下降66%和70%。由于他工作出色,1992年被评为全旗公安战线先进个人,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93年,阿盟公安处为他荣记个人三等功一次。

1994年10月21日,白木仁又连续十几天没有进自家门,家人通知他尽快赶回来参加胞弟的订婚仪式。就在他距巴彦浩特镇(阿左旗所在地)160公里外的豪斯布尔都苏木苏海图石膏矿处理一起治安案件时,上午11时许,接到牧民报案,阿日呼都格嘎查牧民孟克巴图身缠炸药,扬言要炸死牧民朝格图(孟克巴图与朝格图因一桩小事发生过斗殴)。苏木领导立即派出副苏木达孟根图雅、草原工作专职干部和计划生育专职干部三人协助白木仁处理此事。当白木仁从石膏矿赶回苏木时,已届午时,他没顾上吃饭,与孟根图雅等三人一起于中午1时左右赶到现场。只见孟克巴图身缠炸药,手持引爆器,在牧民王道尔吉家的后山上追逐、寻找朝格图。白木仁当即上前对孟克巴图进行劝导,孟不听劝阻,穷凶极恶地吼道:“你们再靠近,我就要引爆。”白木仁厉声制止,也无济于事。急红了眼的犯罪分子径直朝牧民王道尔吉家走去。白木仁感到事情不妙,便吩咐随同来的草原专干任志宏立即通知王道尔吉家人转移。当犯罪分子到王道尔吉家时,一看家中无人,又退出,朝距离200米远的自家走去。白木仁一直跟随其后,不失时机地做疏导劝解工作。当临近自家门口时,犯罪分子吼道:“你们谁也不准进来,进来我就引爆。”白木仁深感情况危急,责任重大,于是,他让其他人留在屋外,只身一人进屋,计划生育专干郭康军拉住他的胳膊说:“你不能进去,有危险!”此时的白木仁已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他坦然地说:“我是警察,这是我的职责,说着,推开郭康军的手,便走进了屋里。这时,孟克巴图的母亲跪在地上央求儿子放下炸药。经过三个多小时苦口婆心地劝说,犯罪分子孟克巴图的情绪稍有缓和,但手却不离引爆器。外屋,其母为大家烧茶水,郭康军为配合白木仁的工作,也进屋对其好言开导。出乎意料的是,茶水杯刚放在茶几上几分钟,即下午4时06分,犯罪分子孟克巴图突然引爆炸药,郭康军身负重伤,而白木仁壮烈牺牲,永远离开了他热爱并为之努力奋斗的公安事业,离开了喜爱他的战友和同事们,离开了他年迈的父母、爱妻和一双幼小的儿女。

白木仁带着对牧民群众的一腔挚诚和对犯罪分子的无比痛恨走了,走得那样匆忙。10月25日上午,组织上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前来吊唁的人们,约有1000人。其中有盟、旗两级党政府领导,有盟、旗两级公安机关领导,有与他一起战斗的战友们,有他工作过的苏木的干部,还有60多名牧民群众自发地从距旗百余公里的嘎查骑摩托赶来参加追悼会。

根据白木仁不怕牺牲的英勇事迹,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自治区政府于1995年4月6日在呼和浩特隆重召开命名表彰大会,授予白木仁同志“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并追认为革命烈士。公安部授予他“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

白木仁虽然牺牲了,追思他的人生轨迹和英雄业绩,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个有社会正义感和责任感的人都会从心灵深处发出强烈的震撼。他永远是人们学习的光辉榜样,他的英名将永远铭刻在各族人民的心中。

(鲍山希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