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国政

来源:中华英烈网责任编辑:高千一2018-02-22 08:14

崔国政,1968年出生于吉林省辉南县。祖父是抗联老战士,三个伯父参加过抗美援朝。家庭的熏陶,使崔国政从小养成了老实厚道的性格、节约俭朴的作风和助人为乐的品格。他家生活并不富裕,每当同学遇到困难时,他都慷慨解囊,毫不吝惜,他被学校评为“有理想”的好学生。

1985年夏,崔国政初中毕业。由于家里生活困难,他没读高中。进入一家工厂服务公司干临时工,在公司机关当公务员。干工作时,崔国政从不挑挑拣拣,领导分配什么工作就干什么。公务员活杂,扫地、送信、打水啥都干,崔国政毫无怨言,样样工作都让人满意。有时工厂活多,崔国政就到车间跟班劳动,不完成定额不回家。

1986年秋,征兵工作开始。崔国政应征入伍。到部队以后,崔国政当过猪倌,风里雨里,起早贪黑,没少吃苦,他还当过炊事员,为了让大家吃好,他想了不少点子,流了不少汗水。由于工作需要,连里又让他从炊事班下到战斗班。这么调来调去的,指导员怕他有想法,找他谈了话。见人未语先笑好脾气的崔国政只说了一句话:“没啥,到哪儿还不是一样……”

崔国政对人民有着挚热的爱。特别是对老人,他有一种晚辈对长辈的敬重,战士对亲人的厚爱。1987年4月,刚穿上一身新军装的崔国政随连队来到了辽南县草场沟执行任务。附近,有一家老两口,年逾古稀,子女都在外地工作,生活上有很多困难。崔国政把这两位老人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有空闲,就去为老人挑水、劈柴、洗衣服、种园子、打扫卫生、请医端药,风雨不误,见什么活,干什么活,坚持了一年多。连队离开时,大爷大娘与崔国政难舍难分,说:“多亏你了,孩子。儿子闺女照顾我们也没像你这么周到!”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发生了政治动乱,崔国政所在的部队接到去北京执行戒严的命令。就在这时,崔国政接到“父病重速归”的电报。营、连领导考虑崔国政的父亲年事已高,又久卧病榻,想准假让他回去看父亲一眼。当时,崔国政并未完全意识到戒严部队进驻北京对于这场斗争有何等重要意义,但一个普通军人应有的觉悟告诉他,军人在关键时刻是不能退却的。国事,家事,个人事,哪头轻?哪头重?他心里清楚。作儿子的不能为父亲尽一片孝心,他非常痛苦。年初,父亲病重,连来三封加急电报,团里给了他10天假,他只呆了七天就匆匆返回。在这短短的七天里,他一方面照看父亲,一方面拼命地干活,割荆条。他的手磨出了血泡,肩勒出了血印子,为的是多给家里割点荆条,让弟弟妹妹编些筐篓,到市场上换点零花钱,以偿还他在外服役不能照顾父亲对老人家欠下的感情债。

母亲知道崔国政很勤俭。在家从不挑吃讲穿,常年吃玉米面,穿父亲发的工作服。就是这次回来,也穿一件补丁摞补丁的衣服。家里养了七只鸡,母亲想给他杀只鸡吃,上午就上街买菜了。中午母亲回家后,发现崔国政已经归队,桌上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妈妈,我归队了。钱留在被子里,家里用吧,家里过得好点,我就放心了。”母亲从被子里拿出20元钱,不禁热泪盈眶。多懂事的孩子啊!这是她昨天给儿子的钱,他舍不得带走,他惦记着家。眼下父亲的病又重了,崔国政多想再看老人家一眼!但他把电报悄悄地收起来,一声没吭随部队赴京。哪想到,年初的见面,竟成了父子俩的诀别。

崔国政家庭生活很困难,父亲因车祸偏瘫,全家五口人的生活只靠父亲不足百元的退休金维持。为了给父亲买药治病,为了让弟弟妹妹能把书读下去,崔国政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零食,不下饭馆,省下津贴费寄给家里。俭朴惯了的崔国政除了部队发的服装外,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平时,他舍不得穿新军装,穿的大都是老兵复员时送给他的旧衣服。这次来北京执行戒严任务,他才穿上了压在纸盒箱子里叠得整整齐齐的新军装。他说:“要进首都了,不能破破烂烂的,给咱当兵的丢人现眼。”4日凌晨,也就是他牺牲那天出发前,他穿上了一件打了补丁的旧裤子,他说:“坐在车上别把好裤子磨坏了,等进了北京站在哨位上时,我再穿新裤子。”结果,在执行戒严任务中,崔国政就是穿着一条破旧的裤子被暴徒毒打而英勇牺牲的。

崔国政牺牲后,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某部,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号召所属部队指战员,开展向崔国政学习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