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坛名家”洪源:年轻的老兵 永恒的歌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石 祥责任编辑:杨红
2015-08-09 02:15

年轻的老兵 永恒的歌

——速写“词坛名家”洪源

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唱响了一代楷模,教育鼓舞了几代人。这首歌的词作者就是洪源。1963年3月5日,毛主席亲笔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全国上下迅速掀起了人人学雷锋、处处做雷锋的热潮。当时在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搞创作的吴洪源闻之激动不已,一天上午捧读《雷锋日记》,流着眼泪,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倾情创作了歌词《学习雷锋好榜样》。他的老搭档生茂,顾不上吃午饭,很快谱成了曲。下午,文工团歌队就上街游行演唱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声春雷万里响。这首歌曲不翼而飞,广为传唱。后来成为家喻户晓、妇孺皆唱、世代流传的歌曲。

洪源的另一首有重大影响的歌曲是《北京颂歌》:灿烂的朝霞/升起在金色的北京/庄严的乐曲/报道着祖国的黎明……每逢听到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李双江那深情、洪亮的演唱,立刻如身临其境,美丽的首都北京如仙境一般浮现在眼前。洪源生在北京、长在北京,1949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三军前线剧社,经历解放太原和解放大西北战役,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1958年调入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多年来,他一直想为北京写一首歌,但几次动笔都感到不够理想。后来,他亲自蹲点到天安门警卫连当兵,早晨观看升旗,夜晚站岗、巡逻,一边体验生活,一边反复构思,用北京人、北京兵的满腔豪情写出了《北京颂歌》这首独具诗情画意的歌词,后经田光、傅晶作曲,成为一首为北京量身打造的经典歌曲。有人曾建议这首歌曲应被确定为“北京市歌”,尽管北京至今没定市歌,实际上《北京颂歌》已经起到了“北京市歌”的作用。

洪源是新中国成立后军旅歌词创作的奠基人和开创者之一。他在抗美援朝的炮火硝烟里,一边参战,一边和生茂谱写了《立功去见毛主席》等歌曲,鼓舞我志愿军战士英勇杀敌、保家卫国。1958年调入战友文工团后,从事专业歌词创作,这期间他成了我军写队列歌词的行家里手,如《过得硬的连队 过得硬的兵》《一杆大枪有多重》《战斗的青春火样红》等,至今不少连队还在传唱。1974年调入《解放军歌曲》编辑部后,他一门心思倾注到培养歌词新人新作上。军内外的歌词作者,大都得到过他的指导、帮助和推荐,被誉为歌词导师和伯乐。不少外地作者来北京送稿,洪源大都请他们到家里吃一顿饭,称作“面条会”,边吃饭边谈歌词编稿。1986年,他出版了一本《歌词创作杂谈》,成为几代歌词作者的学习手册和写词教材。英年因病离休后,他与病魔进行了长期、顽强的斗争,几次病倒又站起来,几次拄起了拐杖又扔掉了拐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少在报刊、荧屏上看到他的作品和形象了。其实,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文艺创作。他与妻子相濡以沫,退休后的夫人胡滨学画有成,洪源就以诗配画,珠联璧合,还搞过诗书画展和出版过书画册。洪源1989年出版了歌词集《春消息》和短诗集,2001年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了《洪源文集》四卷。洪源的后期作品,走向更广阔的现实世界与心灵世界,深入人性与诗性的哲思。心态老练平和、技巧炉火纯青。他曾先后3次造访河南林县,收集到大量的文字和实况录音,几易其稿,完成了具有史诗性的长诗《红旗渠之歌》,部分篇章在《人民文学》杂志刊登,深受广大读者好评。他为电视片《松》《竹》《漓江水》《这山这水这森林》等写作的解说词,情景交融,诗意盎然。著名影视评论家夏骏认为“给当时的电视节目领域带来了一种特别的风格”。他离休后治病休养、做人作诗,转入自省自励,写了一些有感于风花雪月、草木鱼虫、亲情友情、怀旧反思等方面类似古曲小令式的精短微型诗,字字珠玑、句句哲理,人品与诗品臻于至真至善至美。正像他挂在厅堂里自书的一幅座右铭:“老树著花无丑枝。”

我于1964年从基层连队调到战友文工团搞歌词创作。以前写过一些战士短诗,但不会写歌词。当时战友歌舞团词作家已有洪源、刘薇。一有创作任务,他们就让我先写初稿,然后帮我推敲、修改。我们3人曾联名创作了《野营训练好》《红太阳组歌》等作品。洪源调入《解放军歌曲》编辑部时还为我亲笔留言:“聚首三千日/相交心一颗/论才君为长/序齿我是哥/有词同切磋/无话不可说/友情两珍重/知己最难得”(《赠石祥》,收入2009年《洪源文集》第2卷)。洪源是一位自尊又自谦、讲正气又讲义气的人。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刚到战友文工团,大多数人还不了解我。有人提出要揪斗我,洪源站在大门口挺身呵护:“谁要斗王石祥,那就冲我来,我是他大哥!”当时对我来说,简直是“救命恩人”。我在后来发表在《词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学词几十年/生活是源泉/词姐是刘薇/诗兄为洪源。”没有他们两人的指导和帮助,我是走不上歌词这条创作之路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