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谈如何突破军旅文学瓶颈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莫言责任编辑:杨红
2015-12-21 08:21

(原标题:热爱军旅文学)

●在我看来,其实生活中并不缺读诗的人,缺的是能把诗写到人们心坎里的诗人。

●军旅作家写什么?我想写真实也好,写生活也好,最终还要归结到写人上来。生活环境、社会背景都是人在其中活动的一些后台背景,作家应该时刻盯着人,描述人来写。

●这是一个有生活的诗人的作品,她不满足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满足于一般的观念和思索,一直试图拨开浮萍一样的生活表层去揭示真实和本质……

 

收到军事谊文出版社王毅同志的大作:《水玉小集》(六卷),很高兴。王毅是我的山东老乡,曲阜人,曾在军艺文学系就读,和我又是校友,又都在总参工作过。让我作序,欣然受命。

我在部队工作、生活了22年,离开部队后,也一直关注着军队,关注着军队的作家。他们中很多人执著坚守内心的精神高地,用文字表达对人类社会和军队的深层思考,其成就和造诣令我由衷赞叹。

近年来,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军旅文学也出现了创作瓶颈,中老年作家不了解年轻官兵,年轻官兵又不愿意进入这行业,突破这个瓶颈难度很大。

军旅作家的前景怎样?诗人比作家处境似乎更加尴尬。

都说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要多,写诗和读诗的人都越来越少了。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遇到好的诗,写到心坎里,引起了共鸣,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看下去。在我看来,其实生活中并不缺读诗的人,缺的是能把诗写到人们心坎里的诗人。作家同样如此,需要真正了解读者的心理,才能真正走进其心里。

王毅的诗创作于生活,寥寥数语,情感真挚充沛,容易引起共鸣。像《兵者》里的“英雄”“礼赞”等篇章,用诗歌记录汶川大地震,就是对部队官兵最高的礼赞,尤其是那些参与过抗震救灾的官兵一定深有同感。

军旅作家写什么?我想写真实也好,写生活也好,最终还要归结到写人上来。生活环境、社会背景都是人在其中活动的一些后台背景,作家应该时刻盯着人,描述人来写。军旅作家就应该盯着军队的人来写。在王毅看来,当作家就是要像她在《光明日报》用一个版面来采写胡可那样“为人民服务”,追求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而这一点,恰恰是她创作的核心理念,抓住了人来写,就抓住了关键。

怎样写好军队的人?作家需要对人物的深刻理解,要有阅历,要广泛接触社会,头脑里面要有形形色色的人物,然后汇合成一个典型的人物。

现在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作家来讲,一个最大的困难,是对当代社会了解不太够。最近20多年我生活在北京,尽管每年拿一定时间回到我的故乡生活一段时间,但由于社会地位发生变化,变成一个所谓有身份的人,了解生活、深入生活实际上也有很大困难。

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作家,我们这一代作家现在也许永远突破不了瓶颈,作家老了以后就应该认输,因为无法代替年轻人,就应该让现在年轻人写他们自己。

王毅18岁当兵,从战士、班长、护士,到干事、副教导员、副主任、副总编辑,一刻也不曾离开,熟悉军队又深深地热爱着军队,丈夫曾是部队的飞行员,儿子年纪轻轻又被她送进了部队。这一阅历对于军旅作家是无可比拟的优势,有利于创作出军队的典型人物。

实话说,她的诗文我并没有完全读,即便如此,她一些作品还是引起了我的共鸣。她思想的尖厉、触觉的敏锐、包括表达的独特,都让人很有感触。读这些作品我首先就会想,这是一个有生活的诗人的作品,她不满足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满足于一般的观念和思索,一直试图拨开浮萍一样的生活表层去揭示真实和本质,这是当下非常难能可贵的,是一个作家应当恪守的本分。纵观整部作品,无论是小说、人物对话、评论,还是采写,大都围绕着军营生活、爱情和生命体验,她一边观察、描摹它们,同时也在探索它们之间生命本质的关系。说起来,以上几点也都是作品创作中的常见题材,但王毅通过自己独特的视角,没有因循守旧或落入窠臼地进行表达,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体验,用优雅有时又非常质朴直白的方式,令她的诗文闪烁一种独有的光泽和质地。

应当说,王毅的努力与成绩值得肯定,尤其是她身居京城闹市,工作业务繁忙,还能偏居一隅,静下心来创作这么多佳作,其勤奋令人赞赏。

祝王毅与军旅文学事业进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