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康笔下的“最美泪珠”是怎样的?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薛晓康责任编辑:柳晨
2016-12-07 08:51

啊,美丽泪珠

■薛晓康

在薛作者的印象中,坐落在青藏高原山沟深处的这个弹药仓库,似乎是专门制造一种幽静的地方。当然,偶尔也会有热闹的场景出现,而每一次“偶尔”都成为兵们军旅生涯的一段鲜亮篇章。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偶尔”出现在眼前,几十面彩旗在微风中摇曳热烈的情绪,但这并不是因为薛作者的到来,而是这一天正是退伍老兵告别军营的日子。

兵们欢声笑语集体会餐以后回到各自宿舍,一个个心情复杂地兴奋交谈,有的互赠照片,有的互赠笔记本,还有的互赠香烟之类,以作战友情谊的长久纪念……薛作者不禁回想起多次送别战友的情景,忍不住上前跟那些退伍兵攀谈,尽量用过滤的言语安抚他们有些依依不舍的心,并且很卖力气地帮他们把行李往汽车上搬。

不料,薛作者的体力已不如从前,再加上高原反应,只觉手脚一软,一大件眼看就要被推到车厢里的行李翻滚到他“龙虾”一样的躯体上,瘫坐在地上的薛作者便扶住行李说:“看来它挺有个性,很懂感情,它是真舍不得离开军营呀!”这话顿时引来兵们的集体哄笑,薛作者有些狼狈地跟着笑。就听仓库的段主任在一旁发感叹:“唉,每回送退伍兵的场面都是大家在一起抹眼泪,搞得我心里怪难受,像这样高高兴兴的场面简直太难得了,看来还是大作家有高招呀,今后我也应该在这样的场合来几招搞笑的动静才行。”

薛作者惭愧地解释:“这不算啥高招,只是无意间出了点小洋相,搞笑的动静是那些小品演员的专长。”

段主任把手坚定地一挥:“不,带兵干部学点小品演员的招数也没啥不好,关键时候也许有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活泼嘛,没啥不好嘛。同志们!”段主任提高嗓门,“我想临时下达一个命令,哦,不算命令,是建议。今天,我们大家在送别战友的时候,都不要掉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是吧,要笑,喜气洋洋地笑,欢天喜地地笑,把最美丽的笑容留给战友,留给军营,留给高原,好不好?”

“好!——”

兵们的声音碰撞着四周的山,而四周的山则以永恒的姿势将兵们的声音回荡成气势磅礴的战歌。

薛作者猛然看见,仓库一侧的山脊上有一串人影,细看,有十多个藏族群众匆匆行走在山道上,他们也赶来送行。

道别的时候到了,兵们在仓库大门外的坝子里列队,藏族群众依次给每个退伍兵献哈达,递青稞酒。营区里的喇叭在播放歌曲《送战友》。这个简短而富有民族特色的送行仪式结束后,意犹未尽的藏族群众又跳起了“锅庄”渲染气氛,热情地将退伍兵一个个“旋”上了汽车。

汽车启动了。就听段主任高声大喊:“都听好了,大家一起挥手一起笑,把我们最美丽的笑容露出来啊,笑啊……对对,就这样,笑起来啊,笑啊……”

薛作者听出来了,段主任的声音有些哽咽,简直哽咽,哽咽无声了。再看,段主任的脸上已挂满了泪珠。

汽车渐渐远去,段主任朝前方一边挥手一边紧跑几步,猛然停住,端端站立着,许久不回头,就是不回头。薛作者心里明白,段主任是不想让兵们看见他的眼泪。

薛作者回身看,挥着手的兵们和藏族群众全都面露笑容,但脸上竟然也挂满了泪珠,他们的泪珠很美丽。的确,那泪珠是如此的美丽,是无法形容的那般美丽,从泪珠里反射出来的光芒跟帽徽闪耀的光芒同样鲜艳。一串串泪珠把金色阳光稔成了碎碎的金黄。刹那间,泪珠在薛作者凝固的笑脸上刷刷滚落……

(《解放军报》2016年12月7日 09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