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作家周大新为《脸谱》“画像”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周大新责任编辑:柳晨
2017-02-04 01:01

在军旅作家周大新看来,钟法权一直牢记“生活是创作源泉”的箴言,让自己的身心沉浸在当下五彩缤纷的军营生活里。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刊登周大新署名文章《奇妙的脸谱》,点评钟法权的中短篇小说选集《脸谱》。

我认识钟法权20多年了,为他第一本小说集《行走的声音》写序也有十多年了,那时钟法权还在原总后勤部一个油料仓库当政治处主任。那之后,不管职务怎么变化,他在文学创作上一直没有停步,坚持着业余创作,写出了很多优秀作品,获得了很多奖项,其中《陈独秀江津晚歌》在文坛引起过很大反响。这部名曰《脸谱》的中短篇小说选,由陕西省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是他近年的创作集锦。

钟法权一直牢记着“生活是创作源泉”的箴言,让自己的身心沉浸在当下五彩缤纷的军营生活里。这些年,他的工作单位和岗位不断变化,每到一个新单位,每换一个新岗位,他都贪婪地从新生活里吸取新营养,并不断地对具象的生活进行思考,进而获得艺术上的新发现。这部集子里他所写的医生与患者系列作品,就是他对生活的新发现和在此基础上的新创造。书中的中篇小说《脸谱》《生命恙》《解剖楼》和《上帝的眼睛》等篇什,就像一幅幅怒放的生命图腾,所写的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医患矛盾和纠纷,而是医者仁心背后的极致求索,是患者对命运抗争的心路历程。这些作品与他十多年前的小说相比,艺术质地已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内里不仅有着精彩的故事、跌宕的情节和鲜明生动的人物,而且有着浓烈的军营文化氛围,有着独特的精神发现。

这部中短篇小说集里的作品都特别注重写人物的命运。中篇小说《脸谱》中的换脸者黎明珠,被熊抓脸毁容而遭厄运,绝处遇到医术高超的整形专家郭兴而渐脱命运不幸的苦海,但他最终因自己的任性而将自己的命运推向了生命的终结,正可谓祸兮福兮相转换。《生命恙》中患者老马和李标的父亲这两个人物,其命运也令人叹息。李标的父亲入院前病情严重,起死回生后却因一口痰而溘然长逝;老马肠癌切除看似一切顺利,未料一波三折又重新入院,在生死边缘再走了一趟,最后因祸得福,远离官场恶性竞争,在赢得生命回归的同时也迎来了事业的第二个春天。《解剖楼》中邹锋的命在鬼门关幸运地被解剖专家捡了回来,成为解剖专家的养子,命运由此改变,后“子承父业”,事业有成,却因对尸体解剖过度痴迷又将自己的人生命运推向另一个极致。《上帝的眼睛》中的王丽,出生时因面部缺陷而遭遗弃,被好心的王二楞捡回家里,不幸命运起起伏伏,最终遇到好心的医生群体而出现人生逆转。在这部书的其他作品中,也大都写到了命运的无常和多舛,让人读后对人的命运顿生感叹。小说家写人物,只写人物的离奇故事是一个层级;能写人物的日常生活是又一个层级;会写人物的命运流转则又是一个层级了。钟法权已进入这个层级,令人为他高兴。

小说的叙述方式是考验小说家艺术创造能力的重要方面。钟法权在这个问题上很清醒,他明白要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得到读者的喜爱,既要依赖故事本身所谓的新意,还要有新颖的叙述方式;既要想好“写什么”,还要在“怎么写”上下工夫。在本书收录的作品中,他不愿照搬别人用过的叙述法子,努力去进行有难度的创新。在叙述视角上,他不断变换;在结构样态上,他力求不同;在语言韵味上,他多样尝试。从而使作品的内在张力增加,可读性增强,陌生感强化,令读者读后能获得更多的阅读快感。

一切成功都是阶段性的、暂时的。钟法权要想使自己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行远致精,还需要不断求新求变,像川剧中演员变脸那样不断变出新的具有艺术魅力的“脸谱”。我想,钟法权凭借那一股韧劲和对文学的挚爱,他的梦想会有实现的那一天。我知道他虽工作繁忙却从不懈怠,总是挤出一切有限的时间去读书创作,他是用别人打牌娱乐的时间挑灯熬夜写出了一部部好作品。他在文学道路上最终能获得多大的成功我无法预言,但我深信,播下的种子终会有收获,幸运会不负有恒心之人,他日后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军旅作家钟法权(前排发言者)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