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应有好戏在后头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谭晓明责任编辑:柳晨
2017-04-18 14:57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应有好戏在后头

■谭晓明

反腐剧《人民的名义》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播出以来,引起观众热议。据网上统计,豆瓣网友曾给出9.1的高分,收视率最高达3.287%,全网视频播放总量已破15亿。观众称其是对充斥荧屏已久的玄幻、穿越、神剧的有力反拨,是现实主义回归电视剧创作的力作,勇敢地展现了反腐剧的最大尺度。同时,也有很多批评的声音,诸如:人物脸谱化、没有摆脱清官戏的窠臼、编创思维落后于这个时代等等。

仔细阅读这些评论,在这些看似对立的话语里,我们其实能看到一种共同的态度,那就是观众对《人民的名义》所表现出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欣赏,赞誉者是赞其真实地表现了生活 , 批评者是苛其表现的深度与力度之不足。

确实,《人民的名义》让我们看到了在电视剧创作中久违的现实主义方法之回归,它以结实的细节、真实的人物和力求全面概括生活的气度传递着一种关注现实生活,介入道德人性,并力图改变社会历史走向的现实主义美学观,这在奇幻穿越恶搞历史充斥的当下荧屏显得弥足珍贵。所以,《人民的名义》配得上观众的赞誉。

虽然聚焦于官场反腐,但是该剧编导通过颇具匠心的情景设置描绘了一个主题集中、视野开阔的社会风情画卷。围绕大风厂拆迁、副市长丁义珍外逃这个核心,《人民的名义》以层层剥笋、一波三折、悬念迭起的情节展现了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与各级腐败分子的斗智斗勇,展现了副国级贪官赵立春、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的落马过程。在这个主线情节的展开中,作者举重若轻地把裸官、裙带关系、夫人用权、官商结盟、贪官外逃,以及大龄剩女、孩子教育等等当代中国耳熟能详的社会现实包容进一个线索复杂、脉络清晰的结构之中。

可以看出,作者有巨大的“野心”,要为反腐败故事构建一个庞大的社会风俗背景,把反腐从一个单纯的政治话题扩展成一个社会风俗的综合展示,从而不仅让观众看到执法部门如何整治贪官,更想展示生成腐败的人性、制度和文化的缘由。

更有意味的是,编导以扎实的生活积累为基础,以工笔般的细致笔法把中国独特的政治制度运作方式和性质特点形象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在中国人民在长期的历史与现实实践中逐渐形成的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独特的治理体系,这是一个还在完善过程中的文明创造,是对人类现代化道路的有力补充。我们迫切需要通过客观地表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运行方式和性质特点来构建“制度自信”的具体内涵。

通过开篇叙述逮捕赵处长和丁义珍出逃事件中汉东省委领导对于“规”与“捕”的争论;通过叙述汉东省检察院、京州市公安局在不法商人蔡成功的处理问题上对办案权的争夺等等,该剧形象地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中权力的运行逻辑和制衡机制。剧中对“1·16事件”的情节设置则展现了这个制度的“人民性”这个特点。在所有国家的危机处理中,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行政执行者有天然的暴力冲动,“1·16事件”中,当不明真相的市委书记李达康在维稳思维和祁厅长不怀好意的怂恿下欲粗暴行动的关键时刻,老干部陈岩石依托自己良好的口碑和“以民为主”作风形成的道德优势实现了对这种冲动的有效制约,这个段落精彩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一切为了人民”这个权力运作的底线。

除了这种正面的展示,《人民的名义》也通过人物关系的设置不动声色地批评了在干部任用中的裙带风等种种不良风气。比如,京州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的父亲是前检察长,省公安厅长的老师是省政法委书记,反贪局侦查处处长的母亲是退休处长,京州银行副行长的丈夫是市委书记等等。

上述总体性把握生活、解释生活的视野和把体制运作方式作为审美观察对象的叙事聚焦使得该剧有一种理性思辨的崇高风格,是《人民的名义》最值得称道的艺术成就。

当然,《人民的名义》也要勇于接受观众的批评。

首先是与反腐主线所体现出的深厚现实主义功力相比,主创者对人物的感情生活和家庭戏这些副线的处理略显拖沓而散乱,戏剧的情景合理和人物的心理真实都失之偏差。其实,把这些副线上多余的东西去除,故事就会更加紧凑有力。

相比于网上的某些“凑集数”等声音,我更愿意相信这或许是主创者处理庞大的综合性结构时笔力不逮造成的遗憾。

本剧更值得商榷的地方是它的人物塑造。

在这个50多集的庞大结构中,作者塑造了十多个人物。除了李达康比较有个性之外,其他人物基本是一种类型化的处理,甚至像主要人物如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完全是一个道德政治正确的概念化身。难怪有人戏言《人民的名义》的人物可以归纳为:光明正大沙瑞金,理想化身侯亮平,人民公仆陈岩石,GDP卫士李达康,满嘴胡话蔡成功,“农民儿子”赵德汉,一心副省祁同伟。

确实,在这个人物画廊中,陈岩石代表了红色传统,一种革命时代的风格;沙书记是一个党的优秀代表;侯亮平是新文化观念下的“清官”形象……人物塑造过于功能化,完全服务于情节的推进,个人内心的展示不够,性格心理的东西太少。这种过于类型化的人物塑造方式让人物容易成为某种概念的标签,人物具体的内心活动无法得到有效的揭示,会给人一种好人与坏人的简单判断,反贪故事也就成为“好人抓坏人”的游戏,本来可以通过人物心理的细腻描写表达的制度和文化的内在紧张,被人物心理的扁平化遮蔽掉,把大量篇幅浪费在了办公室贫嘴和无聊的家庭情感上,让故事失去了回应当代制度建设这个时代主题的机会。

真正的现实主义方法不仅要展现生活的实然,更要表现生活的应然。 可以说,《人民的名义》在反腐题材的影视剧创作中开了一个好头,但还远远不能代表这个领域的高峰。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强调制度建设与道德力量并举的今天一定会有更加优秀的作品诞生。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