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军医的核心战斗力是什么?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李佳豪 皇甫秉博 付俊男责任编辑:杨凡凡
2020-09-08 07:02

第77集团军某旅纠治训练设计贪多求全、训练投入偏离本职现象,帮助官兵立足岗位深研打赢——

一名军医的核心战斗力是什么?

■解放军报记者 李佳豪 通讯员 皇甫秉博 付俊男

“为什么要用衡量参谋的标准,来评价一名军医的业务能力?”

数月前,在第77集团军某旅组织的各类干部“学军事、练指挥”活动中,该旅卫生连军医史渭因作战标图等几项考核未合格,被评定为“三级”,即考评体系中的倒数第二个等级。

面对如此成绩,这名从军近20载的老军医终于忍不住道出憋在心头许久的疑问:“难道让我们各司其职、各谋其事不好吗?”

史渭不明白,自己悬壶军营以来,医术虽不敢自诩为精湛,可收治过的官兵数以万计,大大小小的手术也做了数百台,“可如今却为啥因为搞不懂参谋业务的那一摊事,就成了‘后进’呢?”

有着同样感慨的,还有该旅宣传科干事文嘉琪。

“你说,计算全旅进行铁路输送共需多少块挡木、多少根绞棒,是宣传干事的分内之责吗?”面对作战计算课目中出现的“难题”“偏题”,文嘉琪打了个话糙理不糙的比方:“公鸡管打鸣、母鸡管下蛋,让宣传干事练运输投送业务,岂不是越俎代庖吗?”

“所学的部分内容非本职所需”“所练的一些课目非岗位所用”……类似的抱怨声,给该旅“学军事、练指挥”活动浇了一盆冷水。在随后的党委议训会上,有人发问:“这个活动究竟还要不要继续开展下去?”

“要继续,但要改变!”经过调研分析,该旅党委一班人认清弊端所在:开展“学军事、练指挥”活动的初衷,是为了立起一切精力向练兵备战聚焦的导向。然而,实际过程中却因活动设计主次不明、重点不清,导致出现“一把抓、一锅煮”等现象,最终偏离了本意。

以史渭面临的情况为例。新的体制编制下,合成旅一级组建卫生连,各营设立卫生排。在实际作战中,卫生排需要随任务分队一同前出,营属军医理应熟悉掌握连排战术的基本理论,以便更好地完成协同行动;而卫生连在战时则随后方保障群开设野战医院,史渭作为旅属军医,自然更应将精力放在提升战伤救治本领上,至于指挥谋略素养却并非岗位“刚需”。

“精于一艺,才能炉火纯青;四处挖井,往往深不及泉。”采访中,该旅参谋长滕益权坦言,若是把宝贵的训练时间和精力用于和本职无关的训练内容上,其结果只会是“耕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经过论证,该旅随即对“学军事、练指挥”活动进行调整,突出对战斗力建设的贡献率,按照工作领域、层级、岗位和性质,为不同类型的干部分别制订训练方案,以内容的深度替代课目的广度,确保训练设置紧贴实际,训练投入聚焦本职。

立足本职深研,提升打赢本领。近日,一场指挥所演习打响,面对导调组给出“遭敌电磁压制”的考题,该旅信息保障科参谋周延杰迅速调整方案,组织分队重新组网,处置过程忙而不乱。演习结束,周延杰自信地告诉记者:“类似的题目,我在平时早已研练过很多遍。相信即便遇到更复杂的情况,我也能够从容处置。”

备战打仗,首先要练精本职专业

■白红旺

《庄子》中记载了这样一个典故。有一个名叫丁的厨师替梁惠王宰牛,皮骨发出的相离声,竟然同乐曲伴奏的舞蹈节奏合拍。梁惠王问:“你的技术怎么会如此高明?”庖丁回答:“刚开始宰牛时,看见的是整头牛;随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细心钻研,后面再看到牛时,眼前则是这头牛的内部肌理筋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多下“精一之功”,才能把本职工作干到极致。

同理,部队战斗力建设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军事训练、政治工作、后勤保障等方方面面,只有每个战位、每名官兵都职责分明、各负其责,把本职练精、把专业吃透,才能让军队这部机器更加高效地运转。反之,若是把这个零件摆在那个零件的位置,让那个零件发挥这个零件的作用,只会徒增虚耗磨损,导致机器运转不畅。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我们当然渴望有更多的官兵在独当一面的基础上练就一专多能的本领,也绝对赞成在专业岗位之外打牢军事共同基础,掌握一些必需的军事技能,但不能不分主次,搞一线平推。特别是,随着军事领域分工的不断细化,岗位专业化、业务体系化的特征愈发明显,更需要每名官兵拿出庖丁解牛的精神去钻研本职业务。唯此,才能让更多的“专才”涌现,以过硬的个人专业素养推动部队整体战斗力提升。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