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数字化时代,如何跳出“浅阅读”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责任编辑:杨凡凡
2020-11-28 06:50

数字化时代,如何跳出“浅阅读”

——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官兵关于提高阅读质量的讨论

武警广西总队来宾支队定期组织“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活动,丰富官兵业余文化生活,提高官兵文化素养。图为11月3日,象州中队官兵分享读书体会。 果志远摄

对每一名军人来说,在逐梦强军的征程中,读书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加油站”。随着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在军营有序使用,官兵阅读习惯悄然改变,以手机、电子阅读器为主要载体,以浏览网页新闻资讯、刷微信微博、看网络小说等为主要方式的“屏阅读”受到欢迎。

“屏阅读”看似减少了时间、空间的限制,但受到电子设备硬件和网络信息传播特性的影响,以快餐式、跳跃式、碎片化为特征的“浅阅读”成为阅读的新方式。如何提高阅读质量,培养阅读兴趣,破解“浅阅读”带来的诸多问题,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官兵展开了一场关于阅读的讨论。在此,我们摘选部分战友的观点看法,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各有千秋:“屏阅读”VS“纸阅读”

上士许瑞龙:“屏阅读”是数字化时代的产物,改变了人们从“纸阅读”中获取知识的方式。连队驻在海岛,图书室图书品种不多,交通不便更新周期长,官兵自购图书数量有限,加上海岛气候潮湿,纸质图书容易发霉,不宜长期保存,难以满足官兵阅读需求。“屏阅读”方便快捷,读物资源丰富,内容获取和存储方便,还可以与他人即时分享与互动。“屏阅读”拓展了阅读的时间、空间、内容、渠道的边界,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官兵阅读的积极性。我也经常在休息时间用手机阅读电子图书和微信公众号的文章,遇到喜欢的内容,可以即时分享给亲朋好友,交流阅读感受,这是在“纸阅读”过程中比较难实现的。

上等兵邵宇豪:很多青年人都是在网络环境下成长的,已经习惯了“屏阅读”。还有的人认为“纸阅读”是对资源的浪费,不利于环境保护。全媒体时代信息海量丰富、渠道多元便捷,“屏阅读”能够获得最新、最快的信息,而“纸阅读”获取信息的时间相对滞后。“屏阅读”逐渐成为青年人阅读的主要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形塑了青年人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也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比较爱好写作,每当遇到学习或写作的问题时,我就在网上搜索相关问题的解答、范例文章以及写作方法等,比在图书报刊中翻阅资料效率高很多,对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帮助很大。

下士丛天宇:和“纸阅读”相比,读者在“屏阅读”时更倾向于跳读和略读,而且很容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和干扰,阅读效率会大打折扣,更谈不上与作者进行心灵上的对话。“纸阅读”不仅是单纯的获取知识信息,还是一种思想上的交流,读者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作者的喜怒哀乐和想要表达的思想内涵,从而获得启迪。纸质书本的温润厚重能让人趋于理性,“纸阅读”更像是一个安抚社会浮躁心绪的文化空间,在阅读过程中给人以文化体验和高层次的精神享受。“纸阅读”给读者带来的愉悦体验,是“屏阅读”所不能企及的,在“屏阅读”时代,要想实现有深度的阅读,还是要以“纸阅读”为主。

指导员孙斌:“最是书香能醉人”,获之为胜,弃之为殇。虽然“屏阅读”似乎已成为今天阅读的主流方式,但也不必过分夸大“屏阅读”的便捷优势。“屏阅读”与“纸阅读”两种方式并存,相得益彰,共同构成了多元化的阅读时代。有人在纸版书中嗅到了书香,感受到了阅读之美;也有人将视线凝聚在方寸之间,在手指翻飞滑屏中获取信息,同样找到了阅读的乐趣。可能不同读者会选择不同的阅读方式,也可能同一个读者在不同时段会选择不同的阅读方式,无需将“屏阅读”与“纸阅读”割裂,乃至对立起来。无论“屏阅读”还是“纸阅读”,读书的要义在读,“腹有诗书气自华”,唯有热爱阅读,精神才能挺立。每个人的心怀都是一道河水,“再卑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多阅读多吸收,方能心灵丰沛,奔流向前。对青年官兵来说,只要热爱阅读,从“纸”到“屏”,无非是载体的变化而已。

跳跃式、碎片化:“屏”带来的“浅”

上士王昌洲:现在战备训练任务比较重,各项工作交织,官兵们每天能够自行安排的学习时间并不多。我是一名炊事班长,闲暇之余喜欢用手机看看新闻,增长见识、了解世界,有时还用手机搜集一些菜谱和烹饪技能,为战友们改善伙食。由于时间关系,用手机阅读只能见缝插针,阅读的内容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经常是看到哪儿算哪儿,没有代入自己的思考。对想提升文化素养的人来说,这种快餐式的“屏阅读”,不是最佳的阅读方式。

中士胡金虎:社会生活节奏快,人们对手机等电子产品过于依赖,大街上低头族比比皆是。相较于“纸阅读”,读者在“屏阅读”过程中,眼睛停留在电子屏幕上的时间短暂,很多内容都是囫囵吞枣、一览而过,容不得过多的思考。这样,刷到什么看什么,漫无目的地阅读,不仅浪费了大量时间,而且阅读质量实在不高。我在阅读中体会到,很多时候并不是阅读的数量越多越好,与其走马观花式地阅读10篇文章,不如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读透一篇文章。

上等兵陈嘉诚:部分战友没有养成勤于阅读的良好习惯,经常拿时间紧、任务重的借口推脱,说很难拿出大块时间来静心阅读,偶尔阅读获取的信息也都是零零星星。“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阅读。作为一名义务兵,入伍一年多来,我一直保持阅读的习惯,每天早饭前、午饭后都抽出5-10分钟时间,阅读书中或网上的文章,简单记一些笔记,晚上睡觉前再把白天阅读的内容回顾一遍,日复一日地坚持下来,感觉很充实。

教导员叶晴安:移动互联网时代,“屏阅读”顺应了当下社会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闲暇时间少的趋势,可以在短暂的时间内迅速获得丰富的信息和娱乐资源。常常可以看到,人们在乘坐公交车、地铁或者排队的时候,手捧手机,低头阅读。而这种“屏阅读”的内容大多是跳跃式、碎片化、娱乐化的信息,很多人只是快节奏地翻看一下,几乎不会有深入思考。身边战友不少也是这样,经常在阅读新闻时,被网络推送消息牵着四处浏览,过后却往往想不起来看了什么内容。时代发展,“屏阅读”的存在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同时我们也要清醒认识到“屏阅读”带来的“浅阅读”效应,不要让“浅阅读”把自己的学习带偏了方向。

“深阅读”:无关载体,有关追求

四级军士长陆小旺:想要通过阅读提高自己的能力素质,养成阅读的好习惯、掌握阅读的好方法非常重要。我给自己制订了一份详细的阅读计划表,同时也是一张成长路线图,可以直观地呈现自己的读书情况和成长进步,以此来督促自己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我把午饭后、晚上熄灯前的一些零碎时间作为每天相对固定的阅读时间,采用打卡的方式进行读书,如果哪天没有完成阅读打卡,心里就会产生内疚感。这些年,不论工作再忙、任务再重,我每天都抽出时间来读书,不给惰性以可乘之机。

排长陈志豪:忙碌紧张的生活里有很多碎片化的时间,见缝插针式的阅读,也是一种阅读方式。古人把马上、厕上、枕上等小块时间用来读书,我们也可以利用好每一段零散时间。比如,训练间隙、饭后、集合之前,每次虽然只有几分钟,但集中算起来是一笔很宝贵的时间资源,用于读书再合适不过了。一天训练间隙,一名战友掏出一本小册子认真地看了起来,我走近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英文单词。原来,这名战友想考军校,给自己安排每天的学习计划,利用点滴时间复习文化知识。这给我很大触动,也催生了我利用零散时间学习提高的动力。

排长范佳顺:在训练任务紧张时,能够用来读书的业余时间就更少。有目的地阅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读到即可能用到,不仅能够化解部分战友认为读书反馈慢的问题,还可以让读书直接推动工作生活,这样读书兴趣就会更加浓厚。读书贵在学以致用,这是读书的重要目的之一。我经常结合工作,阅读一些党史军史、军事科技、军事理论、心理服务、视频图片制作等方面的图书,在扩充自身知识面的同时,也可以很好地运用到日常工作之中,为更好地开展工作奠定基础。

连长王海保:人在漫长的学习过程中,从来都不能满足于自己已经拥有的知识。而获取知识,提升自己最主要的途径是阅读书籍,以深化自己的思想、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获取知识信息的方式多样,无论是“屏阅读”,还是“纸阅读”,“深阅读”的习惯不能丢弃。作为新时代的革命军人,与备战打仗密切相关的专业书籍,必须潜心钻研下去,哪怕再晦涩难懂、高深抽象,也要反复阅读思考。同时,阅读还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氛围,让官兵寻找一些志趣相投的读书伙伴共同学习,可以共读一本书来开阔视野,还可以定期举行“读书交流会”,通过交流心得突破阅读的瓶颈和障碍。

(齐永辉、曹 良、解放军报记者李怀坤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