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习主席接见的女飞康凯:首次夜航单飞即成功

来源:中国军网-空军频道作者:李国文 李建文责任编辑:齐冰昕
2015-02-03 14:40
康凯准备驾机起飞(余伟-摄)

万里航程云路长,无限风光在远方。康凯,空军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习主席在空军十二次党代表大会集体接见的代表之一。让我们走近她,感悟一名女飞行员的热血豪情——

雷霆玫瑰,在关怀激励中绽放

中国空军网 (记者李国文、李建文)让记者叹服的,不是康凯“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的头衔,而是她受到习主席接见后,回到部队后参加的一次空战训练。

那天,康凯与带教她的副团长秦海亮捉对厮杀。双方向交战空域接近,没想到的是,康凯竟然先于秦海亮搜索发现目标。她顺势拉升飞机占领高位,形成攻击态势,死死咬住了秦海亮……

走下战机,秦副团长向康凯竖起了大拇指。

“习主席在接见我们时,提出要在提高战斗力上下功夫,我就是要做空中木兰!”一句豪气干云的话,令记者刮目相看。

1月27日,利用康凯和其他3名歼击机女飞行员来京进行体检的机会,记者特约她一叙。虽然未着飞行服,但略施粉黛的她,一颦一笑中透着干练,举手投足间露出自信。

“我真的很自豪,能够成为空军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更让康凯意想不到的是,作为空军党代表的她,竟然在去年6月17日的空军十二次党代表大会上受到习主席的集体接见。

“当天晚上,我就给战友打去电话,让她们一起与我分享见到习主席的喜悦。”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康凯仍难掩兴奋:“那是我一生的荣耀,习主席赋予空军建设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重大使命,激励着我飞得更高、更远!”

参加完空军党代会,康凯回到部队参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驾机转场训练。迎着初升的太阳,康凯和其他3名歼击机女飞行员阔步走向战机。启动、加速、滑跑、起飞……一架架战鹰跃上长空,掠过人流熙攘的城市,掠过星星点点的村庄,进入复杂空域。

望着机翼下繁花似锦的城市、村庄、良田、美景,一种使命感在康凯心中升腾:习主席,请您放心,蓝天有我,祖国一片安宁!

“飞上蓝天的感觉真好!”自2008年夏从地方高中招飞入伍,蓝天就融入康凯的血脉。在她眼里,还有什么能比驾驭战鹰翱翔蓝天更浪漫和自豪的呢。

汗水混着雨水淌,泪水伴着微笑流。招飞入伍后的第一次3000米体能测试,深深印在康凯的脑海里。

环形的跑道上,大雨不期而至。33名从全国近20万女高中毕业生中挑选出来的女飞行学员,竞跑在风雨中。一张张洋溢着青春的脸庞上,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康凯的腿像灌了铅似的,咬紧牙关冲过终点,终于完成了自己认为不可能完成的长跑。

“带着青春的梦想,怀着飞翔的渴望,我们集合在军旗下,成长在航校的训练场上……”回想起那一幕,康凯百感交集:“那天,我们是含泪唱着这首《女飞行学员之歌》阔步走回宿舍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人生战胜自我的热血豪情。”

这不正是习主席在接见康凯等代表时,提出的要在培育战斗精神上下功夫的生动体现吗?

如果不是康凯自己透露,你绝不会想到她竟患有“恐高症”。

“真的。第一次跳伞训练,我是被教员逼上2米高的模拟平台,脸吓得煞白,大脑一片眩晕,小腿瑟瑟发抖。后来,我一闭眼,硬是狠下心跳了下去。”康凯坦言:如果不是蓝天梦想的召唤,我是很难度过这一关的。

真正登机跳伞那天,当一声“跳——”传入耳中,康凯便不假思索地纵身一跃,跳出机舱,融入了蓝天。“快要着陆时,我面对着沙坑,心想,不好,如果这样跳下说不定会毁容,就迅速调整姿势,按动作要领轻轻落在了地面上,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跳伞。”她笑着说。

最让康凯兴奋的当然是第一次驾机起飞了。“虽然是初教机,但拉杆、蹬舵、冲上云霄的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就是蓝天的女儿,那种搏击长空的豪迈是你体会不到的。”

“习主席在接见我们时,要求我们在理想信念上下功夫。如果没有坚定的理想追求,我飞不到今天。”当初,和康凯一块学习飞行的共有33名女飞行学员,但最终通过航理、初高教机训练、歼击机改装训练的仅剩下10名。康凯等4名女歼击机飞行员被分配到了济空航空兵某师。在康凯心里,不仅仅是她们10个在飞,还承载着其他姐妹的希望和理想,一起在飞。”

交谈至深夜,康凯告诉记者,她和3名战友准备利用体检间隙回自己高教机训练单位——北空某飞院某学员旅看看,记者随即决定一同前往。

次日一大早,天空飘起了雪花。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程,4个人回到了曾经的校园。

“这是我的宿舍。”康凯带着记者,走进学员某队一间贴有墙花的房间:“你看,这墙花是和我当初同屋的战友设计的,从床头一路贴到房屋顶端,寓意着一飞冲天。”

4个人曾经的教员闻讯赶来了。“这是我的教员赵安同、罗俊山,是他们一步步把我送上蓝天的。”康凯紧紧握住教员的手。

赵安同至今记得那次带着康凯飞滚转特技的情景,载荷已经达到5个G,可面色灰白的康凯不但没有退缩,还坚持要求多做几个动作,提高自己的抗载荷能力。“那天,连我自己都感到难受了。”赵教员如是说。

“要飞就飞歼击机,那才是天空的强者,战场的刀锋。”在与青年飞行学员的座谈中,康凯等4名女歼击机飞行员表达了共同的心声。

作为康凯等4人歼击机改装训练的单位,济空航空兵某师自然是采访不能缺少的重要一环。当晚,记者向康凯挥手告别,又马不停蹄地乘火车赶到目的地。

“她第一次夜航单飞,就遭遇了特情。”康凯的歼击机带教教员、副团长秦海亮向记者讲起那惊险一幕,但此前在与康凯的交谈中,她并未提及。

那是2014年初春一天的子夜,几名歼击机女飞行员相继驾机升空。在黝黑的夜空中,康凯完成规定课目后准备返航,突然发现罗盘故障,这就意味着飞机如同失去了眼睛。康凯一边向塔台指挥员报告,一边保持飞行状态。在距离地面500米的高度,她不慌不忙地顺利启动应急罗盘,循着机场灯光,平稳地降落在地面。

“太冷静了,心理素质一点不比老飞行员差。”在塔台指挥的团长李富贵不由赞叹。

她们不是“花瓶”,从起落、仪表、特技、编队到实弹射击,再到空战,一个课目都不少,而且比同期改装歼击机的男飞行员整体成绩还要好。在采访中,面对记者的一次次追问,每个人都反复强调同样的观点。

最惊险刺激当属实弹射击。去年6月底,康凯和战友依次驾机挂弹起飞,向靶场的靶标飞去。俯冲、瞄准、锁定、射击……一枚枚火箭弹和航炮裹挟着一道道火光从双翼射出,划破长空,山上的靶标顿时浓烟四起,烈焰飞腾。

“弹无虚发,痛快!”走下战机的康凯,仿佛出征的勇士凯旋。

“金头盔”是空军歼击机飞行员对抗空战考核优胜者的至高荣誉。去年12月25日,康凯等4名女飞行员在与2014年空战比武中最年轻的新晋“金头盔”李海明的交流中,许下了这样的誓言:我们也要夺得“金头盔”!

截止发稿时,康凯等4名女歼击机飞行员已顺利完成新机训练前的体检,准备奔赴新的战场展开又一轮冲锋。

瞩目蓝天,记者耳畔仿佛响起海涅的诗句:“我是剑,我是火焰/战斗开始/我冲杀在前,在战斗的第一线……我没有时间欢乐/也没有时间哀泣/因为,投入新的战斗的号角已经吹起。”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