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导弹连连长:这丫头够野,是打仗的料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吴官鹏 王豪责任编辑:乔梦
2017-05-10 11:21

何清清扯掉满是油污的手套,抬起双手揉了揉耳朵,抬眼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何清清下定了决心,随后将构想向上级请示,没想到立即得到批准。副旅长依旧板着脸,但他心里升起几分欣慰:这丫头够野,是打仗的料,不愧是陆军首支女子导弹连的连长!

标题书法 张继

换羽新生

■吴官鹏 王豪

夜浓黑如墨,西北的戈壁刚刚经过一场久违的暴风雨,空气中满是沙土和雨水混合的味道,时不时一阵风吹过,让人禁不住打个冷战。

一列军列在戈壁滩上飞驰,像一枚出膛的子弹划破夜的胸膛,陆军第75集团军某旅女子导弹发射连的战士此时已陷入沉睡。钢轨被疾驶的列车撞得“哐当”作响,震荡的触感传到连长何清清托腮的手臂上。凌晨1点,她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超过两个小时,一双黑亮的眸子盯着不断闪退的夜幕出神,仿佛要在黑夜中攫取着什么。

何清清的思绪倒回至出发之前,连队会议室,她战战兢兢地坐在旅长对面。“新装备列装仅8个月,实弹射击难度肯定不小,但我就想听你表个态,能不能完成任务?”说这句话时,旅长的眼神专注而严肃。何清清“啪”地站了起来,把坐在身下的椅子弹倒在身后,一张脸憋得通红:“保证完成任务!”

回过神来,何清清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旅长找她并不是心血来潮,因为她肩上的担子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艰巨:新装备年初列装,从连长到列兵都是从头起步学理论、练操作。换装备容易换思想难,在摸索训练中她和战士们总是不由自主地陷入老旧思维:以前导弹怎么配置的?有没有现成的战法?以前这种问题怎么处置?……第一次营战术合练时,当老旧经验全部失效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她们这时才明白自己走的是一条完全没走过的路,有如黑夜中踽踽独行。新装备9月初就要实射,去大漠前,上级一纸通知,要求演习一切按实战展开,靶标不试航、不固定航路,不经临战训练,直接组织实弹射击,“拉到演训场就是开战!”压力再次加码。思绪缠绕间,何清清只觉肩上沉甸甸的,仿佛负担着无形的压力。身处雁城的这支女子导弹连,能否像大雁一样换羽新生、涅槃翱翔?这一切都如这浓稠的夜色,藏着无尽的未知和挑战……

火车一声长鸣,何清清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上午11时28分, 3200公里的远程机动即将结束,卸载地域近在眼前。

车窗外,远远的地平线上一辆猛士车卷着滚滚黄沙而来,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列车甫一停靠,电台里突然响起营长的命令:“上级命令我营30分钟内完成卸载,大家麻利点儿,开始行动!”

何清清的神经不由自主地绷了起来,她回身看了看装备车身上若干个“超级超限”的警示牌,忐忑的心境又加重了几分。下达完指令,所有女兵鱼贯而出,奔向各自的战位。烈日之下,风卷着沙粒,打在脸上,在紧张的氛围中凭空添了几分肃杀。

那辆随着黄沙而来的猛士车此时也停在了眼前,一个健硕的身影闪下车,来人正是副旅长,此次实弹演习的总指挥。其实他更让人熟悉的身份,是女子导弹连战训法创新的总顾问。在两个月以来不断持续的战法创新研练中,女兵们的成果被他和旅长推翻了8次!每一次都让女兵们欲哭无泪,所以私下女兵们都叫他“阎王”。“阎王”伫立猛士车旁,不怒自威,刚刚的指令出自哪里,一切不言而喻。

装备卸载紧张进行着,符启姬仰面躺在跟踪制导雷达车的车腹下,娇小的身材与这辆整个作战单元最大最重的车辆之间,形成一种戏剧性的对比。但是,她那拽铁丝、掰卡锁、扯卡扣、踹三角木的动作虎虎生风、一气呵成,让不少男兵也自叹不如。脸上的汗水逐渐汇集,终于扛不住重力的拉扯,顺着眼角流入,一阵灼烧感传来,她抬起胳膊,往眼眶蹭了一圈,油污瞬间在脸上印出道道黑痕,但她无暇擦拭,此刻在她心里,追赶时间更加重要。

平板上加固器的铁链撞击声此起彼伏,混着战车发动机的轰鸣,隐隐有些让人产生耳鸣的感觉,何清清扯掉满是油污的手套,抬起双手揉了揉耳朵,抬眼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若按部就班依次卸载,30分钟肯定不够。“怎么办?”何清清绕到平板另一侧,发现平板距旁边的高台相距不足30厘米、高差也不过10厘米,如果操作得当,车辆可以从侧面卸下,可这样做却存在战车轮胎下陷的风险。“这里是战场,时间就是生命,有些风险必须得承担!”何清清下定了决心,随后将构想向上级请示,没想到立即得到批准。副旅长依旧板着脸,但他心里升起几分欣慰:这丫头够野,是打仗的料,不愧是陆军首支女子导弹连的连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