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长赵彦俊的“良心哲学”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段江山 聂极鸿责任编辑:刘上靖
2017-05-10 04:01

5月2日,中部战区陆军某特战旅组织集训动员。三级军士长赵彦俊带领全营训练尖子,进行特战课目演示。在他看来,当兵就像练习狙击,眼中、心中时刻要瞄准战场。

士官长赵彦俊的“良心哲学”

起床号响了,中部战区陆军某特战旅三连下士陈福清赌气没有起床。

他即将退伍。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违规使用手机被通报,他觉得委屈。连长张文的批评、指导员席迎伟的耐心劝导,都没能解开他心里的疙瘩。

情况反映到营部。当天,三级军士长、一营士官长赵彦俊抱着铺盖卷来到排房,住在了他头对头的床上。

“部队培养了我们,凭良心说,这样做有意思吗?是男人就得敢做敢当。”那天夜里,赵彦俊跟陈福清聊了当兵这些年的风风雨雨。

第二天一早,起床号响起,赵彦俊从床铺上一跃而起。陈福清犹豫了一下,也翻身而起,站在了出操的队列中。此后,他再未缺席任何训练。直到离开部队的那天早上,依然准时出操。

带兵,赵彦俊并没有什么秘诀。他说,他只是尽量做好自己,“凭良心干工作”。

从军20年,他的“良心哲学”指引他成长为士官队伍中的佼佼者,也影响着身边一茬茬战友。

事随势迁 初心不变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部队对我好,我就要报答。

20年前那个深夜,在浙江一家工厂员工宿舍里,还是打工仔的赵彦俊瞪视着黑暗。

他一遍遍回想着香港回归的电视画面,眼前不断闪现仪仗兵升国旗的飒爽英姿。热血在体内奔涌,烧得他满脸发烫。

琢磨了半宿,他突然一拳擂在床板上:“我要当兵!”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追求的梦想。对于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赵彦俊来说,追求梦想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大的代价和勇气。

穿上军装,他没了作为空调技师的千元月薪,只有每月35元的义务兵津贴。赵彦俊对父母说:“过几年再挣钱给家里盖房子。”

2000年,赵彦俊参加原北京军区侦察兵大比武,成绩优异。

回家探亲,他给家人播放比武视频。视频中,赵彦俊用针挑脚底板十多个水泡,轻轻一刺,血水就冒出来。母亲边看边抹泪:“在部队咋吃这么大苦,不行,咱回家吧?”

听到这话,赵彦俊愣住了。他紧紧攥住母亲干瘦的手,好半天想不出安慰的话。

赵彦俊何尝不想回家,但他要以“兵王”的身份风风光光回家,他想用军功章回报母亲的牵挂。当年年底,他以排名第一的考评成绩,作为部队优先保留的骨干人才,转为一级士官。

家人的牵挂,部队的需要始终在撕扯着他的心。2009年,赵彦俊三级士官服役期满,可以转业安置,回家与妻儿团聚。面对妻子期盼的目光,他还是选择继续留队:“伞降骨干4到5年才能培养出来,我们老一批伞降骨干要是都走了,实在不放心。”

2013年,该旅组织高级士官选拔。竞争对手竟不约而同地推荐了赵彦俊:“三级军士长的名额给别人,我们多少会有些意见。但给赵彦俊,我们心服口服。”

凭借优秀的综合素质,他再次作为骨干人才留队,转为三级军士长。

“是部队培养了我。”这不是赵彦俊劝解陈福清的场面话,而是掏心窝的独白,“我是农村出身,不怕苦不怕累,就明白个事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部队对我好,我就要报答。”

前不久,赵彦俊受领“特种作战单兵综合实战化课目演示”组训任务。他带领全营尖子,开展了一个多月紧张集训,受到上级高度肯定。

总结会上,旅长张爱军对赵彦俊说:“我们当年没选错人!”(段江山、聂极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