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軍戀,有這麼這麼多不易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黨亞南 宋林濤 李超責任編輯︰薛妍
2018-01-09 17:05

資料圖片

有兵哥哥在,才是最大的安全感

(一)

考學一直是粒粒的願望,而在部隊考學又很困難。所以她天天加班到半夜,復習到幾乎要絕望。幸好,有他在。提起自己的兵哥哥男朋友,同樣是當兵的粒粒秒變溫柔佳人,一點也看不出剛剛在訓練場上摸爬滾打的女漢子模樣。

粒粒堅信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剛開始對在部隊里找對象嗤之以鼻。她說︰“男朋友干的活兒部隊都教會我了,而且倆人天南海北,面都見不上,還得提心吊膽給愛情保鮮,這樣的男朋友有什麼用。”

偶然在同學的介紹下認識了阿軒,他是剛畢業到基層工作的小排長,倆人聊得還算投緣,他也有進一步發展的想法,可是粒粒始終堅持自己的想法,雖有所動搖卻仍舊頑固。

粒粒是抱著考軍校的想法參軍入伍的。白天沒有時間,只能晚上加班學習。好久不踫書的粒粒被數理化折騰得精疲力盡,每天折騰到半夜也沒學會多少。阿軒總是耐心听粒粒抱怨,開導她,拿自己當年備考的經歷鼓勵她,並幫她做學習計劃,合理安排學習時間,慢慢地粒粒的情緒穩定下來。

有一天晚上,粒粒被一道物理題難住了,涂涂改改好幾遍,終于折騰出來了,可對照答案一看還是不對。她繼續奮筆疾書勾勾畫畫,可還是不對。粒粒快崩潰了,想也沒想點開對話框,開始發消息給阿軒︰有道物理題我不會,做到快崩潰了,嗚嗚,後面還加了個大哭的表情。

發完信息,粒粒平靜了下,準備繼續掙扎。本來暗著的屏幕突然亮了起來,是阿軒,“把題目發過來我看看”。看了看時間,12點53分,粒粒愣了。可能是沒等到回復,阿軒又發了條信息,“不會是睡著了吧”。粒粒眼里有點濕潤,深吸了口氣。小心翼翼地問︰“你怎麼還不睡?”阿軒很快就回復︰“等你,怕你情緒低落又找不到人說”。盯著屏幕上的一行字,粒粒大腦一片空白。

剛到基層單位的小排長,正是活兒最多、最累的時候,每天不應該是一沾床就睡著的嗎?可是他卻堅持著在等我。粒粒震驚之余更多的是感動,心里那點猶豫一點一點地土崩瓦解。

我想一直陪著你,可是因為職責所在不允許。但是我會在我所能做到的最大範圍內,用我自己的方式陪著你,讓你找得到我。別害怕,你想要的安全感,我都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