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空軍第十批女飛行學員即將畢業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邵文杰 王志佳 劉洋 房磊磊責任編輯︰薛妍
2018-06-19 04:45

藍天“花木蘭”再次起航

——寫在人民空軍第十批女飛行學員即將畢業之際

■邵文杰 王志佳 劉洋 房磊磊

經過5年的學習,空軍第十批女飛行學員順利畢業。圖為她們躺在無數次起飛的跑道上,用自己的方式慶祝畢業。李明偉攝 “再見,學員劉楊,你好,飛行員劉楊。準備戰斗吧!”6月13日,空軍第十批女飛行學員劉楊在日記本上寫下這句話,作為對學生時代的告別。

緩緩翻開“過去的記憶”,戰術訓練、特情處置、復雜氣象飛行……劉楊的日記本上到處寫滿了她飛向藍天的成長印記。

5年,鳳凰涅--。包括劉楊在內的空軍第十批女飛行學員,通過不懈努力順利畢業,實現了飛向藍天的夢想。

“拉到上限,差一點都不行”

“你知道5個自身的重量壓過來是啥感覺嗎?”回憶起最初飛行訓練拉載荷的情景,俏皮的惠文靖做了一個被壓扁的手勢。

載荷,飛機機動時所形成的垂直加速度。要想成為一名戰斗員,首先要適應的就是成倍的載荷。惠文靖清楚記得第一次飛大載荷課目時的痛苦。

“拉載荷!”飛機到達一定高度後,身後傳來教官但韜的指令。惠文靖深吸一口氣,調整油門,達到規定速度後,順勢向正側方壓桿,飛機隨即向下翻轉。來不及過多調整,惠文靖雙手緊握操縱桿,猛地向後拉去。飛機瞬間向上拉升,惠文靖感覺好像一面巨大的牆狠狠地把自己拍到座椅上,動彈不得……此時載荷表顯示︰“4.5”,已達到《飛行訓練大綱》標準。

“載荷不夠,重新拉!”“什麼?!”听到但韜的話,惠文靖瞪大眼楮,剛才自己一點兒沒留力,竟然還不夠。

“要迅猛發力!再來!”但韜堅定的語氣沒有任何商量余地。惠文靖一咬牙,改平飛、加油門、壓桿……“再拉!不夠,拉到上限,差一點都不行!”

“飛上限”是女飛姑娘們訓練時的常態。所謂“上限”,即凡是《飛行訓練大綱》有規定範圍、數量要求的,均需達到最高標準。

“我就不信了!”屢次的打擊讓惠文靖狠狠憋了一口氣。帶著“怒火”的她,再次用力向後拉桿。此時,惠文靖已拼盡全力。載荷表指針定格在“5”的瞬間,傳來但韜的聲音︰“記住這股勁兒。”

回到地面總結時,但韜告訴惠文靖,拉不到上限,主要還是身體吃了虧。從此,惠文靖把體能訓練目標直接調到最高。“同等身材,我們要比同齡女孩重20斤。”惠文靖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因為我們的肉比較結實!”

“標準高既是為打贏,也是對她們的保護,戰場上敵人可不會因性別而手下留情。”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某旅領導說,過去的一年,17名女學員按規定完成了《飛行訓練大綱》所有內容,全部達到上限。

“越怕啥,越練啥”

公認的高風險飛行,對于平時見老鼠、蟑螂都嚇得尖叫的女生,行嗎?

事實勝于雄辯。學員李宛芯沒想到,去年首次單飛,迎接她的是一次特情。

“怎麼不動了?”

李宛芯在進行規定動作練習時,突然發現,地平儀出故障了!

地平儀常用來判定飛機姿態,出故障極易造成飛行員判斷錯誤。判定特情後,李宛芯迅速改換目視天地線保持飛機狀態,同時向塔台報告情況,聲音里听不出絲毫慌亂。此刻,指揮員和教官都替她捏了一把汗。“保持狀態,听指揮修正航線,準備返航。”

一邊听從指揮、一邊利用地標校正航線、一邊時刻關注儀表數據,李宛芯精神保持高度集中。漸漸地,她的額頭和手心已滿是汗水。最終,首飛的李宛芯駕機安全著陸。

勇者不止李宛芯。女學員們在訓練中先後遭遇鳥群、風箏等特情,全部憑借過硬的膽識和冷靜處置,化險為夷。

然而,飛行遭遇特情保持冷靜從容的能力,不是與生俱來的。面對近百個特情的處置方法,姑娘們倒背如流。每一個架次飛行,教官都要在未知條件下設置“特情”。

為培養女飛行員的能力和血性,教官們還有個公開的秘訣︰“越怕啥,越練啥!”

女生都怕黑,大隊長白志勇就出了個主意︰營區旁邊有一幢廢棄了數十年的古宅,將寫有女學員代號的信封藏到古宅各處,讓她們晚上獨自進宅“尋寶”。

面對這個做法,女學員們內心“一萬句抱怨飛過”。夜幕降臨,學員馬虹羽“不幸”第一個被抽中。黑漆漆的院子靜得人,破碎的石板路兩邊雜草叢生。馬虹羽小心翼翼地往前挪步,“啊!”十幾只鳥突然從雜草中飛出,嚇得馬虹羽大聲尖叫。

整整繞著宅子找了一圈,馬虹羽終于在一塊石板下找到了自己代號的信封,拿著“寶貝”,她高興得一路跑回。

有了馬虹羽的成功“探險”,姑娘們一個接一個都順利尋到了“寶貝”。雖然至今仍“耿耿于懷”,但她們的膽子確實壯了不少。夜航訓練時,俯瞰大地零散的燈光,姑娘們都覺得這景色實在“太美”。

未來戰場也有她們的一片天空

萬里藍天,一次帶有實戰背景的編隊訓練緊張進行中。

學員程靖雲和張蕊駕駛戰機相互策應。“前方發現‘敵機’。”到達指定空域後,“戰斗”隨即展開。

“實施機動。”身為長機的程靖雲果斷下達指令。“明白。”張蕊心領神會,兩架飛機迅速脫離,佔據有利態勢後,立即對“敵機”實施夾擊,整個過程干淨利落。

這是一次典型的“搖搖機動”戰術配合。“這批女學員的戰術基礎訓練比例大幅增加。”該旅領導說,“比例增加是量變,帶著‘敵情’訓練,才能達到質變的效果。”

一個架次下來,兩人有太多的困惑需要弄明白。因為若要成為一名戰斗員,只知道“怎麼飛”還不夠,更要懂得“為什麼這麼飛”。

空戰,不僅考驗戰術素養,復雜氣象條件下的飛行能力也是優秀戰斗員的標配。

一次快速著陸課目單飛,天氣突變,雨滴迅速落下。飛?還是不飛?指揮員態度堅決︰“雨天正是練打仗本領的好天氣!”

學員彭曉卉第一個駕機起飛。雨水不斷迎面打來,彭曉卉緊盯著前方。一連串動作後,彭曉卉順利完成課目訓練準備返航。然而,天公似乎覺得“刁難”不夠,一陣急雨突降,“唰”的一下拍在艙蓋上,前方視野頓時一片模糊。迅速平靜心里的緊張,彭曉卉手上動作沉穩到位。

很快,彭曉卉結合儀表逐步判斷飛行航跡,準備降落。飛機降落主要靠飛行員目視對準跑道,此時的雨絲毫沒有減小,雖然沒有達到盲降的程度,但對彭曉卉的觀察和操縱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只見她穩穩操縱駕駛桿,利用模糊的視野和儀表,對準跑道,200米、100米、50米……接地,降落成功!

過去的一年,大側風、低能見度、雨雪天氣等復雜氣象條件下飛行,對女學員已經是“家常便飯”。看得見的是一次次實戰化的錘煉,看不見的是戰斗基因的生根發芽。今天,新時代的藍天“花木蘭”已披甲起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