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科專家︰黨的領導地位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張社卿責任編輯︰高飛
2016-06-30 00:54

歷史和人民的選擇

■張社卿

黨的領導地位不是自封的,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也是由我國國體性質決定的。正是有了黨的堅強領導,有了黨的正確引領,中國人民從根本上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中國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中華民族迎來了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歷史和現實都證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

——摘自《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 

歷史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厚重的共同記憶,承載曾經的奮斗和苦難,昭示未來的光明與輝煌。

95年前,在中華民族災難危重的緊要關頭,一個名叫中國共產黨的新型政黨在上海悄然成立。當時僅有50多名黨員,與在中國政治舞台上縱橫捭闔的各路政治力量相比,勢單力孤,但它自誕生之日起就胸懷遠大理想,擁有馬克思主義這個最先進的思想武器,代表中國社會發展的正確方向和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初生時即生機勃勃、躊躇滿志,寄予著中國的光明與希望。

95年來,為了在這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貧窮落後國家,奪取革命勝利、建立一個新社會、實現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共產黨始終堅守共產主義信仰,歷經生死磨難、戰火洗禮,百折不撓、砥礪前行,創造了舉世矚目的非凡成就,開啟了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並成長為今天擁有8700多萬黨員的世界最大的馬克思主義政黨。

(一)

顧首回眸,在綿亙漫長的歷史長河里,中華民族曾以非凡智慧和勤勞勇敢創造出璀璨絢爛的中華文明,曾以繁華無限與威武強盛雄踞于世界東方,曾以先進文明惠澤四方鄰邦,獨領風騷久長。

直到18世紀末,中國的經濟規模依然居世界之首。據西方經濟學家估算,1750年,中國的工業產值是法國的8.2倍,英國的17.3倍。1820年,中國的GDP佔世界總量的32.4%,而整個歐洲才佔26.6%。中國經濟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遠超今日之美國。

美國學者保羅•肯尼迪這樣評價︰“在近代以前時期的所有文明中,沒有一個國家的文明比中國文明更發達、更先進。”

然而,18世紀後期,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開始了大規模的工業革命,以極快速度向前發展推進,而閉關鎖國的清王朝仍留戀于往昔輝煌造就的夢幻中自我陶醉,等萬國來儀。1793年,英國使節馬嘎爾尼來華拜見乾隆皇帝。沉迷于“天朝物廣豐盈,無所不有,原不假外夷貨物以通有無”的乾隆帝根本不知英國地處何方,更不屑高鼻卷發的英國使者帶來的“奇技淫巧”。

40多年後,當英國人再次遠渡重洋來到中國,帶來的不再是國交之禮,而是堅船利炮。1840年,隆隆的炮聲轟碎了大清王朝的千秋美夢,叩開古老東方帝國緊閉的大門,一紙《南京條約》無情地掃去“天朝上國”的往昔尊嚴和威風。中華民族遭遇到“數千年未有之變局”,曾經領先世界的中華文明之光迅速暗淡下去。

據統計,在不到百年的時間里,全世界幾乎一切大中小帝國主義國家對中國發動侵略戰爭470次,簽訂不平等條約745個,攫掠土地174萬平方公里,相當于7個英國;索取賠款更是高達13億兩白銀,而當時清政府每年的財政收入不足8000萬兩。

一個曾使馬可•波羅驚嘆不已的泱泱大國,一個讓歐洲君主倍感迷惑的偉大民族,一個令蓋世無雙的拿破侖警告西方不要去驚醒的東方睡獅,就這樣徹底淪落為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國家,落到任由列強欺凌宰割的“東亞病夫”的境地。

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墮入谷底,要想國家不亡、民族不滅,唯有探索新的前行道路。鴉片戰爭後的一次次慘敗受辱,在中華大地掀起一輪又一輪覺醒浪潮。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審視國家現狀,思考民族前途,探尋救亡道路。

而這條路走得格外壯烈,異常艱辛。無數仁人志士前赴後繼,拋頭顱灑熱血,最終推翻了腐朽的清王朝,結束了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君主專制,樹起民主共和國的旗幟,可始終未能改變備受外敵欺侮、飽受戰亂苦痛的悲慘命運。中國革命的曲折發展和救國尋夢的苦澀歷程可謂“山窮水盡諸路皆走不通”。

20世紀初的中國積貧積弱,列強肆意欺凌,軍閥紛爭不斷,人民饑寒交迫。環顧神州大地,硝煙四起、戰亂頻仍、生靈涂炭、民生凋敝,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時刻,面臨著亡國滅種的威脅。

此刻,由留日、留美、留法的知識分子攜帶著國外不同的思想流派和思維方式回到中國,奮筆疾書,激烈爭辯,探求未來中國之出路。

一時間,三民主義、新村主義、實用主義、馬克思主義等各種新名詞縱橫飛揚、爭奇斗艷。據統計,先後有300多個政黨、數十種來自全世界的思想潮流,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輪番登場。但無人能說清楚︰救國救民之良方,究竟是什麼?救國救民之道路,又在何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