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中如何調動中高級士官積極性?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愛國 安 陽 向 勇責任編輯︰袁帆
2018-03-30 09:06

老班長有難言之隱

“變冷”的癥結在哪兒?陳偉帶著疑問再次深入基層營連。他從不同層次找來包括唐威等三名中級士官在內的官兵代表開了一場專題座談會。

“調查問題就像十月懷胎,解決問題就像一朝分娩。今天我們坐在一起就是為了查找原因,解決問題,大家可以暢所欲言。”陳偉這樣開了頭。

“心有余而力不足呀……”今年36歲的唐威顯得有些難為情,“以前的專業技術比較過硬,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體能和精力逐年下降,下一步換了新裝備,在年輕士官面前真沒底氣,丟了威信事小,影響了戰斗力建設事大。”

“部隊面臨改革千頭萬緒,用‘一根針’穿好‘千條線’,當班長要求更高了,對專業要求高點、工作忙點累點都沒關系,關鍵是責任大、委屈多。”四級軍士長王海濤接過唐威的話茬。他覺得在帶兵管理中一道鴻溝難以跨越,“如今入伍的戰士大多是‘95後’甚至是‘00後’,他們思想活躍、個性鮮明,而我們中高級士官一般都是30多歲甚至是40歲,兩者之間有代溝,在日常的管理、教育上存在不少挑戰。再加上如果有戰士犯了錯誤甚至出現嚴重違紀,骨干也要承擔責任,輕則挨批評重則受處分。因此,不少中高級士官就不願擔任班長。”

你一言他一語,陳偉的筆記本上記了不少。陳偉並未停下來,他找到連隊干部談老士官的現實表現,找到義務兵和初級士官了解老士官的帶兵方法,“變冷”的癥結漸漸地明晰起來了。

——素質要求高。軍隊轉型重塑,部隊換裝,屆時可能多數新裝備專業都是全新的,作為多年的老班長,昔日專業領域的“大牛”,如今年齡偏大,短時間難以適應新裝備,有本領恐慌感,壓力很大。

——進取動力小。絕大多數中高級士官都已經入了黨、立了功,認為自己在班長崗位上干得再出色也無法提干,無需拼搏自有成績,而班長崗位津貼相對于提升後的月工資來說微不足道,責任卻很大。同時,受旅級單位編制限制,很多中級士官自知轉高級士官希望不大,自然會心存“船到碼頭車到站”的想法,認為自己該歇歇了。

——家庭拉力大。中高級士官大多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工作忙帶來的婚戀難以及家庭問題,或多或少牽扯一部分精力。比如,長期兩地分居,對家庭照顧少,家人抱怨較大,家庭矛盾突出,使他們在工作上感到有些力不從心。這也是一些在班長崗位上的老士官紛紛以“體能素質跟不上”等為由提出不想再擔任骨干。

——管理約束弱。中高級士官是一步一步從新兵干起來的,在本單位大都有著很老的資歷,連隊很多年輕的班長骨干,甚至有些連隊的軍官都是他們曾經帶過的兵,在日常的管理上,個別老士官不自覺,加之有些管理者落實制度不堅決,導致管理約束力弱,中高級士官示範帶頭作用發揮不理想……

整個座談結束,陳偉感到,中高級士官不願當班長的原因有很多,但少數人大局意識、奉獻意識、責任意識的弱化必須引起警覺,如果不及時糾正,必然影響基層戰斗力建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