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海軍首屆“勇敢杯”水雷戰競賽性考核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天南 侯 融 徐 巍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6-19 04:18

6月中旬一天清晨,東海某海域,平靜的海面被濃霧籠罩。朦朧中,危機悄然而至。海軍首屆“勇敢杯”水雷戰競賽性考核即將拉開戰幕。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如東艦官兵正在吊放滅雷具。宋 俊攝

蹈海犁浪獵戰雷

——直擊海軍首屆“勇敢杯”水雷戰競賽性考核

■解放軍報記者 張天南 通訊員 侯 融 徐 巍

6月中旬一天清晨,東海某海域,平靜的海面被濃霧籠罩。朦朧中,危機悄然而至。海軍首屆“勇敢杯”水雷戰競賽性考核即將拉開戰幕。

此時,千里之外的某機場,數架戰機正攜帶數枚新型戰雷,在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中,滑過跑道,沖向天空。他們的目標,就是將這些“水下殺手”精準布設在對手的重要航道上,阻滯其兵力行動。

此時,海上波詭雲譎,充滿著未知數。位于考核待機區的多名反水雷作戰群組人員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在雷海考場給“水下殺手”致命一擊,拔得頭籌。

“這次考核,裁判組采取‘背靠背’的方式設置情況想定,各編組的考區在進入考場前隨機抽取,考題也僅裁判組成員掌握。”海上指揮艦三明艦作戰指揮室內,熒屏閃爍,值班參謀邱岱同記者交流的同時,眼楮始終不離海上綜合態勢圖。

待參考編組抽簽確定考區後,不容各群組過多準備,甚高頻便傳來海指通報︰“‘敵’機一批×架,各群加強對海空觀察望,做好對空防御準備。”

霎時,海面上戰斗警報驟然響起,各反水雷編組人員迅速穿戴好防爆裝具進入戰位。第一反水雷作戰群指揮艦作戰指揮室內,大家屏住呼吸,凝重的氣氛中,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沒多久,天空中隱約傳來戰機的轟鳴聲,數公里開外,數架戰機在離水面數百米的空域呼嘯而過。行經處,朵朵傘花帶著不明物體,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拋物線後,墜入海中,濺起數米高的浪花。

正當反水雷作戰群官兵在偵察確認目標時,甚高頻再次傳來海指命令︰“‘敵’機突破我管控區域,布設了大量疑似水雷目標,現令反水雷作戰群前往偵察並清除。”

“水雷作為可以起到戰略作用的戰術武器,涉及磁場、聲場、次聲場等多種物理場,具有難以識別的隱蔽性和巨大的破壞力。”考核指揮員馮瑞聲介紹。

“探雷部署!探雷部署!”反水雷作戰群開啟聲納,開始對水下目標進行偵察識別。

作為我國自行研制的新型獵掃雷艦,第一反水雷作戰群的如東艦緩緩駛入雷區。領受任務後,該艦聲納立即展開搜索,對水下可疑目標仔細識別。

“方位××,距離××米,發現目標。”聲納戰位的報告,讓所有官兵精神為之一振。然而,艦指揮員並沒有大意,在反復比對確認後,排除了目標為水雷的可能。

同樣的考驗也擺在了其他參考艦艇的面前。態勢圖上顯示,所有艦艇都降低了航速,加大了對目標的搜索力度,不斷在雷區內變換陣位。

最終,如東艦率先發現、確認目標,並上報裁判組、指揮所。在前兩天緊急開闢航道項目考核中,第二反水雷作戰群台山艦官兵頭一個發現並清除水雷,拿下了此次競賽性考核的“開門紅”。眼見如東艦領先,他們也不甘示弱加緊偵搜,與第三反水雷作戰群幾乎同一時間上報了水雷位置。

差距剛剛拉開,卻又一次回到了同一起跑線,決勝關鍵鎖定在氣氛最為緊張、最考驗職手應變能力的獵雷環節上。

“投放滅雷具!”定下決心,如東艦指揮員胡耀華果斷下達命令。隨即,該艦啟動艦艉吊車,張開機械大臂將掛載好滅雷炸彈的滅雷具投入水中。下潛、上浮、左轉、右轉,確認入水工作正常後,紅色的滅雷具拖著光纜線潛入水中,水下探頭隨即開啟,在獵雷班長孫大朋的操縱下,慢慢向目標靠近。

300米、200米、150米……當這個靈活的“水下機器人”靠近目標後,孫大朋瞅準時機按下投放按鈕,滅雷炸彈被精準投送就位並引爆。

“轟”的一聲巨響,伴隨著艦體劇烈晃動,一個數十米高的水柱沖天而起,這枚智能化水雷被成功清除。

隨後,三明艦作戰指揮室顯示屏傳來了第二、第三反水雷作戰群完成實獵水雷的現場圖像,又有兩個水柱在海天間升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