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兵的無奈與歡樂︰舉著手機“追”信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白萌責任編輯︰高千一
2018-04-01 01:05

那年夏天,軍校畢業,我來到駐守大山的某工程維護團。在趕往駐地的路上,眼瞅著手機信號漸漸從滿格變成了“無服務”。到了連隊,才發現這是一個沒有信號的地方,唯獨距離外圍較近、遮擋較少、地勢較高的地方偶爾會“飄”來一絲信號。從此,舉著手機“追”信號便成了閑暇時無奈又歡樂的一件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舉著手機“追”信號

■白 萌

“兒子,咱家的新房裝修好了!”

陪伴我在外圍哨所參加施工任務,一直保持靜默的手機出乎意料震了幾下。平時只能當電子表使用的顯示屏上,突然出現的寥寥數語,讓我難掩心中喜悅。

那年夏天,軍校畢業,我來到駐守大山的某工程維護團。在趕往駐地的路上,眼瞅著手機信號漸漸從滿格變成了“無服務”。到了連隊,才發現這是一個沒有信號的地方,唯獨距離外圍較近、遮擋較少、地勢較高的地方偶爾會“飄”來一絲信號。從此,舉著手機“追”信號便成了閑暇時無奈又歡樂的一件事。

第一次追信號的情景記憶猶新。

“排長,手機在對面的那個山頭上可能會有信號。你去試試,給家里報個平安。”從連隊老班長的口中,我知道了信號的所在地。

“媽……媽……還能听到嗎?喂……”大山中的第一次通話,來不及多說幾句,“虛弱”的信號留給我的是機械的“嘟嘟”聲。只能試著用短信告知父母親朋“一切順利”。等到第二天,終于“追”到了父親的回復︰“兒子,越是艱苦的地方越能磨礪人,只管安心工作,老爸支持你!”

廣闊大山中蘊藏著無盡的樂趣,而追來的信號總會帶給我各式各樣的喜悅。“追”到老同學的短信問候,會心一笑;“追”到好朋友的節日祝福,手舞足蹈;“追”到家人的鼓勵與支持,高興一整天。

一批老戰友走了,一批新戰友來了,等信號、“追”信號是大山里的我們習以為常的動作,信號承載著太多的激動、感動和幸福,一次次“追”來的信號匯集成大山里一個個動人故事。

和女朋友在一起一年多了,軍人的身份決定了這份感情不能時常花前月下,身處大山的現實讓我們的聯系方式只能是“追”著信號“短信傳書”。經常是晚上發送的短信第二天才能收到。對此,女朋友形象地描述︰短信飄啊飄啊,終于飄到了。但偶爾“飄”一兩次還行,總是這樣,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覺得很累很煩……

那天,我鼓起勇氣約她來到外圍區域。走了走,轉了轉,听了小河叮咚,賞了翠柏蔥蔥。相聚的時間總是很短暫,分別時兩個人都選擇了沉默。

那之後,烏鴉還會在起床號響起之前呱呱地叫,靈活的松鼠照常跳上跳下,我依舊進行著自己的工程維護工作,偶爾也會有些黯然神傷。

星期六下午,接到連長讓我帶車購買物資的任務,我揣上自己的“話匣子”和幾個戰友出發了。出了山,來到幾十里之外的小鎮,任務完成後自然忘不了撥通女朋友的電話,問問她的感受。

“你在哪里,我就到哪里。”這些話,穿過電波,進入耳朵,刻在心上。“追”來的信號讓我一掃之前的陰霾心情,“終于等到你”的感覺真好。

任務結束,滿載而歸,一路心情舒暢,我又再次回到大山中“追”著信號奔跑的日子。我知道,我也是在“追”著美好和幸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