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基因原來就“藏”在老兵的故事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周遠 趙丹鋒 楊文豪責任編輯︰高千一
2018-05-23 01:34

“改革之後基層連隊人員調整幅度較大,如何把紅色基因詮釋好,真正在一茬又一茬官兵心中傳承下去?”帶著這一問題,該旅政治機關深入基層召開多場座談會尋找對策,不久後有了驚喜的發現……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改革後人員調整幅度較大,如何讓官兵“讀懂”紅色基因?請看第81集團軍某旅“增強主題教育實效性針對性”系列報道之三——

紅色基因“藏”在老兵的故事里

■解放軍報記者 周 遠 通訊員 趙丹鋒 楊文豪

5月中旬,第81集團軍某旅裝步六連“老兵講故事”活動如期舉行,新兵楊春浩听得入了迷,許久眼楮都不眨一下。

台上,上士趙高祥正在深情講述自己的親歷故事︰2016年,六連赴高原駐訓演練,並奉命在河面架設浮橋,以確保全營順利通過。然而,水流湍急,浮橋根本錨不下去,班長趙高祥和其他戰友跳進齊腰深的河中,頂著冰涼刺骨的雪山融水,排著隊用手扶穩浮橋。待大部隊順利通過後,他們已經凍得渾身麻木……

故事講完後,一陣熱烈的掌聲將楊春浩拉回現實。他才漸漸有些明白︰“原來這就是‘三特精神’!”

六連的前身是紅軍連隊,在革命戰爭年代因戰功卓著,榮獲“英雄突擊連”榮譽稱號,並逐漸形成了特別能吃苦、特別能突擊、特別能戰斗的“三特精神”,這也成了連隊每天晚點名時呼喊的口號。入伍以來,楊春浩把口號喊了百余遍,可對“三特精神”依然有自己的疑問︰吃多大苦才算特別能吃苦,什麼情況下突擊才算特別能突擊,打什麼樣的戰斗才算特別能戰斗?

“楊春浩的情況並非個例。”該旅政委任志遠介紹,他們在主題教育展開前的調研中發現,改革調整後,各連組織學連史、唱連歌、講傳統,不少官兵特別是新兵,知道連隊優良傳統的內容,但不能深刻理解把握,更不知道該如何體現在具體行動中。

“改革之後基層連隊人員調整幅度較大,如何把紅色基因詮釋好,真正在一茬又一茬官兵心中傳承下去?”帶著這一問題,該旅政治機關深入基層召開多場座談會尋找對策,不久後有了驚喜的發現︰連隊老兵服役時間長、經歷大項任務多,他們成長路上的故事就像一個“U盤”,里面“儲存”著連隊代代傳承下來的紅色基因。

隨即,該旅把“老兵講故事”當作主題教育的一項重要配合活動,要求各連把紅色基因從老兵的故事里“讀取”出來,生動地呈現在廣大官兵面前。

六連“老兵講故事”活動還在繼續。下士陳霖走上講台,講述了自己的一段經歷。在一次400米障礙考核中,他不慎從雲梯跌落,但依舊堅持完成了考核。到達終點後,他顧不上疼,而是著急地問道︰“指導員,我及格了嗎?沒給連隊拖後腿吧!”考核結束後,連隊接到了緊急出動任務,陳霖又忍著痛參加連隊物資搬運、調整警戒等任務……

一次“老兵講故事”活動,就是一堂生動的教育課,讓紅色基因得以傳承。楊春浩說︰“作為六連的兵,就應該直面艱難困苦、輕傷不下火線。我要向老班長們學習,在行動中踐行‘三特精神’,希望有一天也能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後來的戰友听……”

不妨多一些“擺渡”思維

■周 遠

電影《擺渡人》中 “金牌擺渡人”提出,“擺渡”的第一條要求就是“感同身受”。傳承紅色基因,同樣需要多一些感同身受的分享,少一些居高臨下的灌輸。

我軍90多年奮斗歷程中,涌現出長征精神、上甘嶺精神等一系列戰斗精神,組成了人民軍隊的紅色基因。它承載著我軍的性質、宗旨和本色,蘊含著人民軍隊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力量源泉。

不可否認,當前一些官兵對我軍優良傳統感悟不深、認知不夠,這其中固然有受教育者個體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教育方法的問題。一些施教者不善于“擺渡”,講的內容千篇一律、浮于表面,官兵想學學不到實質,想用用不到實處,紅色基因難以真正融入官兵的血脈。

第81集團軍某旅通過“老兵講故事”這一載體,將紅色基因變得可感可觸、生動形象,讓官兵讀懂老兵身上一脈相承的優良傳統,真正理解紅色基因的精神內涵和強大力量,並轉化為實際行動,其做法值得借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