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之重器”到“世紀工程”,他們永不缺席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作者︰樊永強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9-24 19:31

新華社北京電 這是鐫刻在共和國史冊上的不朽豐碑——

從“兩彈一星”到三峽工程,在一個個挺起中華民族脊梁的“國之重器”上,凝聚著中國軍人的心血和汗水。

這是書寫在神州大地上的壯麗詩篇——

從成昆鐵路到青藏鐵路,在一處處象征著新中國輝煌成就的“世紀工程”中,閃耀著人民子弟兵的奉獻與犧牲。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人民軍隊始終恪守宗旨本色,自覺服從服務于黨和國家工作大局,積極參加支援地方經濟社會建設,高標準參與完成國家重點工程,書寫了人民子弟兵為民造福、為國興利的赤膽忠誠!

從“兩彈一星”到三峽工程,“國之重器”挺起中華民族脊梁

去年冬天,一位軍隊功勛科學家的溘然長逝,讓億萬網友為之淚奔。

他叫程開甲,中國科學院院士,集“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八一勛章”和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于一身。

他是一名科學家,更是一名軍人。從1963年第一次踏入“死亡之海”羅布泊開始,他把一生中最好的20多年時光獻給了茫茫戈壁,為我國核武器事業立下了卓越功勛。

面對榮譽,他說︰“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國有重器,以命鑄之。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的消息傳來,遠在美國的錢學森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祖國需要我,我要回家!

經過長達5年的艱難曲折,錢學森終于回到祖國懷抱。毛澤東在接見他時說,美國人把你當成五個師,對我們來說,你比五個師的力量大得多。

依靠自力更生突破核心技術,依靠艱苦奮斗鑄造大國之盾。

作為我黨我軍的傳家寶,艱苦奮斗永遠是人民軍隊最亮麗的底色。

1958年,一列悶罐火車行駛在中國西部,所經站牌都被草簾子遮得嚴嚴實實。

車上載著的,是從朝鮮戰場秘密歸國“執行特殊軍事任務”的第20兵團將士。

兵團司令員孫繼先,曾在長征途中率領十七勇士強渡大渡河,為勝利殺出一條血路。這一次,他率領征塵未洗的官兵,千里挺進西北大漠,開始了面向太空的“新長征”。

他們的目的地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任務是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修鐵路、建機場。

官兵們吃沙棗、喝堿水、睡帳篷、住地窩,沒有大型機械,就手拉肩扛,硬是把一根根枕木、一條條鋼軌鋪設到位。

僅用兩年多時間,他們就在茫茫戈壁建起了我國第一個綜合導彈試驗靶場,成為新中國首個導彈、首顆衛星的“產床”。

“兩彈一星,讓我們提振了民族士氣、挺直了民族脊梁。”當年參與衛星發射測試工作的劉慶貴自豪地說。

三峽工程,世界上綜合規模最大的水利水電工程。

在長達13年的建設周期里,武警水電官兵先後承建了三峽工程“三大主體”工程之一的雙線五級船閘等艱巨任務,實施100多項技術創新,創下10項世界水電建築史紀錄,工程合格率達100%。

高峽出平湖,當驚世界殊!

三峽工程,這座持續發揮防洪、發電、航運、生態等綜合效益的“水上鋼鐵長城”,銘刻下人民子弟兵的歷史性貢獻!

從成昆鐵路到青藏鐵路,“世紀工程”奠定發展騰飛之基

北京復興路40號,鐵道兵紀念館。

鷹廈鐵路、成昆鐵路、襄渝鐵路、南疆鐵路、青藏鐵路、北京地鐵……

縱橫交錯著全國鐵路大動脈的示意圖,訴說著鐵道兵——這支已經失去番號的部隊曾經的奉獻和犧牲。

在35年的戰斗歷程中,鐵道兵始終是國防建設和經濟大動脈建設的排頭兵。

有這樣一組數據值得人們永遠銘記︰

作為修建了新中國三分之一新建鐵路的“人民鐵軍”,鐵道兵先後有8314名官兵為共和國鐵路事業獻出了生命,是和平時期解放軍犧牲人數最多的部隊。

用鮮血和生命鋪築的還有舉世聞名的川藏、青藏公路——全長4360公里的兩條公路沿線,長眠著為修路犧牲的3000多位烈士。

1950年,為了解放西藏,解放軍“一面進軍,一面修路”。10萬川藏築路大軍挺進雪域高原,橫亙在他們面前的是14座終年積雪的雪山和無比惡劣的環境。

機械無法施展,一切只能靠人工。戰士們用鐵錘、鋼 和鐵鍬劈開懸崖峭壁,降服險川大河。施工第一年,就有超過2000名戰士和民工獻出了生命。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

1954年12月25日,川藏、青藏公路建成通車。穿越世界屋脊的兩條公路,宛如潔白的哈達,將雪域高原與內地緊密連結在一起。

鋪下的是道路,樹立的是豐碑。厚厚的《西藏發展史》上,記錄著駐藏部隊為西藏建設留下的200多個第一、40多個世界之最。

被西藏各族人民頌之為“彩虹”、譽之為“金橋”的青藏鐵路,是我國第一條高原數字化鐵路。

2003年10月,修建青藏鐵路的消息甫一發布,國外許多知名測繪公司就盯上了這塊“大蛋糕”,他們倚仗技術壟斷漫天要價,還要求全線實地勘測。

關鍵時刻,解放軍某部測繪專家王明孝主動請纓,主動擔負起青藏鐵路軌道線格爾木至拉薩市1142公里的測繪任務。

王明孝帶領團隊,冒著零下三四十攝氏度的嚴寒,在不同海拔、不同時間、不同氣候條件下反復試驗、大膽創新,成功攻克50多個技術難題,創新12種作業方法,完成高精度數據近百萬組,以低于1米的動態測量精度改寫了世界紀錄。

而這一切,僅用了150天。

“忠誠于黨、報效祖國,絕不是一句空話。”如今,已是解放軍某研究院高級工程師的王明孝說,“作為革命軍人,就是要關鍵時刻站出來、困難面前沖上去!”

從無私援建到脫貧攻堅,譜寫軍民魚水深情時代壯歌

安放在深圳市委大院門口的青銅雕塑“拓荒牛”,是“敢闖敢試、敢為人先、艱苦奮斗”的特區精神的象征。雕塑的背後,承載著一段共和國軍人的“拓荒史”。

1979年9月,根據命令,解放軍基建工程兵近兩千人組成先遣團開赴深圳,拉開了建設特區的帷幕。

“我是一天天看著深圳從一窮二白的草圖變成震撼世界的藍圖的。”66歲的攝影師周順斌當時是先遣團的宣傳干事,他用手中的相機記錄了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那時的深圳蕭條落後,人們住的是茅草屋,走的是砂土路。”周順斌說,部隊進入深圳第一天,就在地上挖坑支鍋,露天燒飯;沒有房住,就用毛竹搭起竹棚……

從深圳第一棟高樓——深圳電子大廈開始,子弟兵建起了高層、超高層建築上千棟,完成了深圳機場、濱河大道、深圳體育場、人民醫院等基礎設施建設……

一切來自人民,一切為了人民。

新中國成立初期,人民軍隊就有35個建制師、100多萬官兵轉業復員到邊疆參加生產建設,成為穩邊固防的重要力量。

改革開放新時期,以百萬大裁軍為標志,我國國防和軍隊建設指導思想實行戰略性轉變。從那時開始,軍營響徹一個響亮的口號——在大局下行動!

進入新世紀以來,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先後參加和支援三峽工程、西氣東輸、西電東送、青藏鐵路等國家重點工程建設數百項,建立扶貧聯系點3萬多個,轉讓科技成果數萬項,援建“希望學校”上千所……

在脫貧攻堅這場特殊的戰斗中,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以高度的政治自覺,譜寫了一曲軍民魚水深情的時代壯歌。

摸底數、查實情、定方案、抓落實……據統計,截至2018年,全軍部隊共定點幫扶3500多個貧困村,助力40多萬貧困人口脫貧致富。

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這是來自歷史經驗的深刻啟示,這是面向未來征程的莊嚴宣示!(記者 樊永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