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員進戰位,不再“靠邊站”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雅東 鄭岳明 徐 蕊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9-24 17:09

重大演訓活動,有的單位政治工作干部尤其是基層營連政治主官經常遭遇“插不上手、說不上話、使不上勁”的尷尬,問題何在?怎麼破解?請看來自陸軍某師“松骨峰英雄團”的報道——

全員進戰位,不再“靠邊站”

■張雅東 鄭岳明 徐 蕊

陣雨初霽,晨光熹微。

大漠深處的朱日和訓練基地,陸軍某師“松骨峰英雄團”正在進行駐訓演習。與往年不同的是,所有營連的政治主官不僅全程跟訓參演,還成為復盤檢討的主角,這在該團還是第一次。

這個“第一次”,讓筆者感到很意外。

采訪中,指導員李勝文提到自己在演習場上的兩段“尷尬”經歷︰戰斗即將打響,他精心準備的戰前動員,因空話套話多被導調組批評;進攻階段,本想著現場鼓舞士氣,反倒擾亂進攻節奏,直接被導調組判為不合格。

政治工作干部咋會遭遇如此尷尬?對此,數次參加重大演訓活動的教導員王強感慨頗多,“基層營連政治主官戰時插不上手、說不上話、使不上勁,這個問題由來已久,嚴重影響政治工作威信和政治工作干部形象。”

據王強介紹,基層營連政治主官平時經常組織議戰議訓,也和官兵們一起訓練,可到了演習場就“靠邊站”了,要麼留守後方,要麼到一線負責安全警戒、後裝保障,好像帶兵打仗只是軍事主官的分內事。

三連指導員彭陳也有同感。3個月前,他走馬上任後,曾仔細研究過連隊所有戰備出動預案,發現除了戰前動員外,大多數情況下,並沒有對指導員明確職責。

教導員、指導員首先應該是指揮員,為啥到了戰場有些人反而被邊緣化了呢?王強說,這里面固然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還是部分政治工作干部角色定位不準、打仗能力不夠。

他們並不否認身邊有這樣兩類人︰有的政治工作干部為了彰顯“政績”,經常獨立于備戰打仗工作之外另搞一套,刷存在感;有的名曰“怕給訓練添亂”,有位而不為,或不知該怎麼作為,主動“退居二線”躲清閑。

政治工作威信如何牢固立起來?營連書記們的戰位究竟在哪里?回放整個演訓過程,一個個不起眼的鏡頭折射出該團黨委的“良苦用心”——

籌劃準備演習時,該團領導要求所有營連政治主官隨隊演習,而且必須進入戰場、進入角色、進入情況。

戰備等級轉換前,該團政治工作機關取消原定一個多小時的誓師大會,改為各營連根據演練進程、作戰時機自行組織,並事後上報臨戰動員內容。

戰斗進攻階段,團里要求營連軍政主官同時履行組織指揮職責,特別強調教導員、指導員是一線指揮員,不得當“甩手掌櫃”……

“別看臨戰動員就是說幾句話,但說什麼、怎麼說、在什麼時機說,都很考驗人。”一名機關參謀透露,此舉就是把教導員、指導員逼入實戰場景,讓他們從實踐中總結出如今的戰場動員到底怎麼搞才有效。

而身為指導員的彭陳,這次也真正經受了一回“指揮打仗”的檢驗——那次戰斗,眼見連長董全豐指揮多個戰斗車組對高地發起猛攻,無暇顧及別的作戰分隊,他當即跳下指揮車,組織車下乘員交替掩護行進沖鋒。

“從戰斗打響到演習結束,每一個階段都需要政治工作發揮服務保證作用;從作戰指揮到生活保障,每一項任務都需要政治工作干部勇站排頭。”縱觀整場演習,團政委李忠清越發深刻認識到,在現代戰場,政治工作同樣舞台廣闊,政治工作干部同樣大有可為,而其關鍵則在于政治工作實戰化、政治工作干部進戰位。

演習尾聲,筆者采訪了幾名軍事干部,他們對此次政治工作干部尤其是營連政治主官的“突出表現”給予一致肯定。同時也坦言,過去演訓中之所以容易出現軍政“兩張皮”現象,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沒有讓營連書記們融入戰位、沒有用戰斗力標準衡量政治工作、沒有將政治工作融入作戰流程,而這次駐訓演習,他們團邁出了可喜的一步。

微議錄

新時代呼喚“文武雙全”

■陸軍某師“松骨峰英雄團”政委 李忠清

“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馬上定乾坤。”革命戰爭年代,我軍很多著名將領,時而任軍事干部、時而任政治干部、時而軍政一肩挑,上馬能沖鋒陷陣、下馬能做思想工作,成就了一代戰將的輝煌。

如今,雖然軍隊崗位分工更為精細,但備戰打仗這個主業沒有變,也不會變。然而現實中,有的領導對政治工作的服務保證作用認識不到位,脫離中心、自成體系;有的單位對政治工作干部在重大演訓任務中的使用培養鍛煉重視不夠,或不設“戰位”,或不給“地位”;有的政治工作干部“筆桿子”很強、“槍桿子”不硬,“嘴上功夫”了得、打仗本領不行……久而久之,一些政治工作干部漸漸變成了戰場的邊緣人、打仗的門外客。

軍政分工不分家,新時代更需要“文武雙全”。因為打仗不問軍政、戰場無論分工,只要是軍人,就必須過軍事關、戰場關、戰爭關。而且,未來戰爭,對一名軍人特別是對一名指揮員的要求更高、更全面,只要事關打贏,無論軍政哪一項都不能缺失和“偏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