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為政府”讓晉江經濟大有作為

來源︰中國青年網責任編輯︰董
2018-07-23 16:31

政府和企業間的關系是市場經濟的一道大題。這道題答得怎麼樣,直接考驗一個政府的理政能力。習近平總書記總結的晉江經驗里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既要到位又不能越位”,這是晉江市政府在服務經濟過程中找準的定位,由此,晉江才有了全面的發展。

2017年的一天夜里,許志突然接到晉江市領導的一個電話,告訴他今晚可以和菲律賓總統的特使見面,當時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

許志是福建海峽石墨烯產業技術研究院的首席科學家。2016年,石墨烯研究院落地晉江,許志曾經說,要讓石墨烯技術更好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顯然,晉江的官員听進去了。

那天晚上,許志和特使見了面,一直聊到後半夜。這也讓他對晉江的官員有了一個更直觀的印象,“服務效率高,工作時間長”。

2002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提出了“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的“晉江經驗”。其中,“始終堅持加強政府對市場經濟的引導和服務”“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這兩句話,為政府處理與企業間的關系定了調。

把專業問題交給專業的人

政府的有形之手怎麼發揮作用?在晉江,政府有明確的“定位”——不“越位”,也不“缺位、錯位、不到位”。

近些年來,經濟進入新常態,傳統產業迫切需要轉型升級,該怎麼幫上一把?這是晉江市政府一直思考的問題。為此,他們探索出“搭建第三方平台,政府購買公共服務”的模式,中國皮革和制鞋工業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皮院”)晉江院就是這樣的嘗試。

中皮院是我國唯一的國家級皮革和制鞋行業綜合性科研機構,2017年改制為公司,它和晉江的結緣頗有戲劇性。

當時,在晉江一家皮革企業上市路演的會上,市長發問,皮革是個有污染的行業,憑什麼上市呢?這家企業就向市領導介紹了北京的中皮院給他們提供技術服務,幫他們提升標準的情況。

市領導一听,特別感興趣︰“把他們拉到晉江為我們整個產業服務多好,不僅是為了你們一家企業服務。”後來,向中皮院的楊院長進一步了解了情況後,市領導當場拍板,“太好了,趕緊來吧”。

當時,楊院長以為這只是客氣話,畢竟有很多人都這麼講過,最後都不了了之。然而,1個月後,再遇上時,市領導又問起這件事,楊院長才知道人家是認真的。當場,晉江市就委派一位副市長專門對接中皮院在晉江落地的事。

從簽協議到租廠房,一路合作下來,中皮院的人見識到了晉江的誠意與速度。2013年,中皮院晉江院掛牌。兩年後,他們不僅給鞋業升級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支撐,而且年產值過千萬元。

“把專業問題交給專業的人。”晉江市發改局副局長李文宏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政府解決不了企業具體的技術問題,但要為企業提供能解決的措施。除了中皮院,晉江這座縣級市,還引進了中科院、中紡院的專家,為當地鞋服等實體企業,量身打造技術方案。目前,這些機構先後與企業合作實施產學研合作項目超百個。

2016年,晉江市要重點發展集成電路產業,力爭打造千億集群。為了能讓集成電路項目順利落地晉江,晉江市政府抽調全市80多名干部,專門設立了“福建晉江集成電路產業園區籌備組”。籌備組成立後,晉江市市長張文賢每周親自主持召開協調會,听籌備組匯報工作,“有問題就當場解決”。“五加二、白加黑”,籌備組人才工作組組長黃建華和同事,在這種節奏下,忙活了兩個多月,直到項目落地。

“敢拼愛拼”是晉江人的“精神內核”,晉江市的官員更是“拼勁兒十足”。2013年,中皮院晉江院院長王文琪第一次和晉江市領導開協調會,結束時已是晚上八九點,但市委領導又跑回辦公室繼續加班。

“一個縣級市的政府怎麼這麼‘拼’?”時間長了,王文琪發現這在晉江是常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