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在網上,經常性思想工作也要網上做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國文 李開強 蔣龍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0-30 09:40

3年來,一次次在“網絡”與“思想”兩個世界里穿行,余海龍對新時期的經常性思想工作有了許多新的認識。“這是一個點點手指就可以盡知天下事的時代。”他用手指敲了敲手機屏幕︰但要叩開官兵心靈的“時代門扉”,遠不止動動手指那麼簡單。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穿行在“網絡”與“思想”兩個世界里

——空降兵部隊用網絡開展經常性思想工作的實踐與探索

■解放軍報記者 李國文 李開強 特約記者 蔣 龍

空降兵某部積極擁抱“互聯網進軍營”,先後開通了微信公眾號、微博和網絡電台。實踐運用中,這些網絡平台成了官兵交流的新橋梁,打開了他們思想的門扉。 田 桓攝

“兒子,你是媽媽的驕傲!當兵就要準備上戰場,媽媽永遠支持你……”那天,指導員余海龍在大屏幕上播放的一段視頻,戰士易敏看得熱淚盈眶。

視頻是易敏的母親在“英雄連的故事”微信群里留下的。“有媽媽的認可,再苦再累都值了。”抹去淚痕,易敏說。

余海龍管理著這個數十人的微信群,用于同連隊官兵的家屬溝通交流。許多家屬在群里的留言、錄制的視頻,已成為他做好官兵思想工作的新法寶。

身為空降兵某部“模範空降兵連”的指導員,3年前,余海龍作為空軍唯一的基層代表參加了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對政治工作創新發展認識深刻。回到部隊後,他在單位第一個利用起了微信群展開經常性思想工作。

3年來,一次次在“網絡”與“思想”兩個世界里穿行,余海龍對新時期的經常性思想工作有了許多新的認識。“這是一個點點手指就可以盡知天下事的時代。”他用手指敲了敲手機屏幕︰但要叩開官兵心靈的“時代門扉”,遠不止動動手指那麼簡單。

青年官兵在網上,經常性思想工作也得跟到網上做

空降兵某部干部張言至今記得任職指導員期間的一件尷尬事——

2014年,士官長制度試點的消息在互聯網上引發關注。一名士官找到張言︰“士官長主要做什麼、有什麼要求?我想到時候爭取一下,應該做哪些準備?”

這一問,著實把張言難住了。對此,上級還沒有作出明確規定,而他從網絡上了解到的,並不比這名戰士多。

這不是張言一個人面臨的問題。這些年,面對頻頻變換的網絡熱點話題,不少基層政工干部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跟不上、答不了”的現象不時發生。身處當今網絡時代,如果只等著上級發文後才搞教育、做工作,對官兵的思想工作就可能成為“馬後炮”。

空降兵部隊的調研報告顯示,這些年,一茬茬“網絡原住民”步入軍營,新時期的官兵適應網絡生活、慣用網絡語言、習慣網絡思維,他們愛听網言網語、討厭刻板僵化,願意在朋友圈上敞開心扉,卻難以在正經八百的談話中暢所欲言……網絡時代的經常性思想工作,面臨全新的挑戰。

對此,一名指導員這樣形容︰“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我在海角、你在天邊,而是我對你聊得熱火朝天,你卻在心里想著你的‘朋友圈’。”

青年官兵在網上,經常性思想工作也得跟到網上去做。近年來,為強化帶兵人的網絡思維、用網意識,空降兵部隊集納原政工網、各單位網上軍史館等資源,建立起“天兵網”網站集群,將其作為開展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平台,培養各級帶兵人“上班先開機、開機先上網、上網先互動”的帶兵習慣。

與此同時,他們積極擁抱“互聯網進軍營”,自2015年以來,先後開通了微信公眾號“我們的天空”以及同名微博、網絡電台,贏得了從官兵到官兵親屬再到普通網民的廣泛關注,聚集起數百萬的“天空粉”。

他們還在堅持保密原則的前提下,創建了各類聯系軍營、家庭和社會的微信群,在非涉密場所開通了無線網絡熱點,方便各級通過網絡開展工作。隨著思想骨干們紛紛主動觸網、用網,“張言們”曾面臨的那種“尷尬”越來越少了。

“今天,能針對輿論熱點回答官兵疑問,已成了各級帶兵人的基礎本領。”正在空降兵訓練基地充電的張言認為。

因網而生的思想疙瘩,得善用網絡手段去解

“我跟一個年輕士兵聊起了朝鮮戰爭,聊起了上甘嶺。那個年輕人不屑地揚起嘴角,他一本正經地告訴我︰這不是真相……”

幾年前,一篇《“上甘嶺”已危,“十五軍”安在》的文章,深深刺痛了把上甘嶺當作精神高地、以黃繼光和邱少雲等英雄人物為榮耀的空降兵部隊。

更令人憂心的是,隨著互聯網走進軍營,一些來自網絡的錯誤思潮也撲面而來。“黃繼光堵槍眼是假的”“邱少雲事跡違背生理學極限”……面對真假難辨的網絡信息,一些官兵產生了思想疙瘩。

怎麼辦?在直達性、海量性、強欺騙性的網絡信息面前,仍單純靠一場場的談心、教育、討論等傳統手段去回應問題嗎?“你花了一個小時拉直官兵的問號,但下一個問號可能就在打開手機的幾秒間又產生了。”一名空降兵部隊領導認為︰因網而生的思想疙瘩,得善于用網絡的手段去解決;要想官兵思想不被網絡“帶偏了”,得善于用網絡這個載體來鑄魂育人。

那些天,空降兵部隊通過“我們的天空”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平台,發布了《真相︰黃繼光、邱少雲犧牲經過》《講述英雄的故事——黃繼光》等網絡文章,在官兵的微信群、朋友圈持續“刷屏”,守護起官兵思想上的“上甘嶺”。

一次休假回家,空降兵某部戰士張兵見有人在火車上散布詆毀英雄的言論,便走上前去與之辯論。很快,張兵引史論理,一番話說得對方啞口無言。後來,對戰友談及此事,張兵說,自己能有如此“功力”,多虧了部隊推送的那些網文。

“網上思想陣地,你不佔領,別人就會去佔領。”近年來,空降兵部隊先後舉辦了50余期的“軍史微講解”,自主創作歌曲《陣地》,拍攝《中國空降兵》宣傳片,在雷神突擊隊演繹“真正男子漢”……一場場火爆軍營內外的“空降兵現象”背後,官兵的集體榮譽感和備戰使命感不斷提升。

此外,他們還在局域網的“天兵微博”上,及時針對輿論熱點、敏感問題,設置了討論話題900余個,發布理論解析300多期。一場場辨析中,官兵的一些心結解開了,傾向性的思想問題得到解決,部隊凝魂聚氣成效明顯。

虛擬的網絡,要能解決實在的難事

從士官學校回來後,上士李民華心里頭一直為一件事耿耿于懷。

這事說大不大。因為一些特殊情況,李民華去士官學校上學往返的差旅費遭遇了“報銷難”,問題在士官學校和所在單位之間轉了好幾個圈也沒解決。

後來,在戰友建議下,李民華發帖把情況反映到了“天兵網”上。沒想到,上級財務部門很快回復,並結合其具體情況給出了解決建議,李民華心頭頓時雲消霧散。

“官兵很多思想問題的根子都在于遇到了現實難題。”空降兵部隊政治工作部主任陳國強認為,運用網絡開展經常性思想工作,也得從解決官兵現實問題入手,不能“空對空”地網上來網上去,虛擬的網絡要能解實在的難事。

他們借助網絡,創新“三大民主”實現形式,在軍旅兩級建立了“陽光兵事•有問必答”互動交流平台,在旅以上單位開通“首長信箱”“兵情熱線”等欄目,倡導各級領導機關“上網先解難”,做到有問必有答、有答必落實。

點開這些網貼,一個個官兵思想疙瘩的消解過程清晰可見——

去年的一個帖子中,一名干部對轉業的年齡認定和轉業安排有質疑,連發4問,言語犀利,引來不少官兵跟帖圍觀。當天,機關有關負責人實名回帖,就其質疑作一一解答。一段時間後,這名干部在轉業離隊前專門發帖表示了感謝。

前不久的一個帖子里,一名戰士反映說國慶期間單位沒有按比例組織人員外出。幾天後,上級機關展開調查並做出回應︰這個“比例”只是沒達到條令規定的上限,單位的做法合乎規定。一經解釋清楚,怨言自消。

據統計,這些年空降兵部隊官兵在“陽光兵事•有問必答”平台上反映了各項急難事項,回復率達100%。依托官兵反映的情況,空降兵部隊查處糾正了15起傾向性問題,催生了6項新的決策。去年,他們的這一經驗做法被軍委紀委、空軍紀委轉發。

現實問題及時解決了,思想問題自然就少了。運用好網絡這道聯結官兵心靈的新橋梁,不少空降兵帶兵人表示,“兵比以前好帶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