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昌進︰我是普通一兵,永遠堅守6號哨位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昆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8-10-23 23:32

韋昌進為某兵種訓練基地官兵講戰斗故事。

為了祖國,為了勝利,向我開炮!

哨位上,被炮彈氣浪掀進洞里的韋昌進摔昏在地。醒來後,他摸索了一會,右手找到槍,支撐著勉強爬起來。剛一站穩,感覺一個黑影向面部飛來,韋昌進本能地抬手一擋,右手捂住了糊在臉中間的一個肉球似的東西。韋昌進想把它扯掉,卻發現肉球連著筋,再一摸左眼窩空蕩蕩的,這才意識到想要扯掉的是自己的眼珠子。韋昌進遲疑一下,迅速把那團黏糊糊的眼珠子塞進眼窩。

戰友吳冬梅撤回時,把倒在洞口的苗挺龍拖了進去。見苗挺龍和韋昌進都傷得厲害,吳冬梅趕緊取出急救包為他們包扎。這個時候,又一發炮彈炸雷般飛來。韋昌進覺得右胸一疼,彈片穿透了他的肋骨,再次被炸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韋昌進發現眼前一片漆黑,炮彈已經炸塌了溶洞上方前伸的巨石,將洞口堵了個嚴嚴實實。韋昌進馬上想到吳冬梅,他對著洞口焦急地呼喊著戰友的名字,但再也沒有了回音。奄奄一息的韋昌進,此時听到外面傳來哇啦哇啦的叫聲,他明白這是敵人又沖著6號哨位撲了上來。韋昌進屏住呼吸听動靜,敵人並不是要繼續進攻,而是打算搜尋我方哨位。

面對步步逼近的敵人,傷勢嚴重的韋昌進冷靜下來,他順著洞口兩側悄悄扒出一個小孔,用右眼看到了七八個走來走去的黑影。在身邊摸索了好一會,韋昌進終于找到一只彈藥箱,他把彈藥箱里的十幾顆地雷保險輕輕拔掉,然後呈扇面形將地雷順著洞口小孔一個個遞了出去。這是韋昌進在6號哨位的第一道防線;如果這道防線失效,他做好了在第二道防線與敵人同歸于盡的準備。韋昌進將僅有的幾枚手榴彈用電話線綁一起,平靜地等著敵人進攻上來、扒開洞口的那一刻……

韋昌進明顯感覺到身體的幾處傷口一直在滲血,身上的力氣一點一點地在消失。洞內硝煙嗆入心肺,氧氣漸漸耗盡,韋昌進覺得這樣堅持不了很久,便慢慢挪到洞口,用僅有的一點力氣將一側小孔扒開一個小小的缺口向外看去。外面炮火漸息,在地表溫度將近50攝氏度的戰場上,散發著一股腐爛發臭的氣息。

找不到目標,敵人開始胡亂地開槍掃射,子彈在洞口的石堆上蹦跳著嘶響。一發炮彈打來,但打偏了,彈片向著外圍飛濺。韋昌進冷靜判斷了處境,他知道這樣越來越危險了。而一旦哨位失守,6連守衛的高地就危險了。

看著彈藥箱旁邊的報話機,韋昌進一陣熱血上涌,他迅速調整頻道,向排長王國安申請︰“敵人上來了,為了祖國,為了勝利,向我開炮!立即開炮!”王國安一听就急了︰“韋昌進,這樣就把你炸死了呀!”排長的猶豫讓韋昌進百感交集,但戰場上機會稍縱即逝,韋昌進大聲高喊︰“是我的命重要,還是陣地重要?我已經不行了,敵人攻上來了!快打啊!快向我的位置開炮!”

正在前敵指揮所擔任戰時值守的團政治處主任一把抓過報話機︰韋昌進,根據你的表現,我立即向師黨委給你報請一等功!

後方的野戰炮火呼嘯而來,覆蓋了整個陣地,炮聲的巨大震蕩讓溶洞搖搖欲墜。一絲亮光從石頭縫隙里艱難地照了進來。彈藥箱的一旁,苗挺龍躺在一旁昏迷不醒。韋昌進憑直覺,感覺苗挺龍應該還活著。他慢慢爬到跟前,使勁搖了搖苗挺龍,但沒有動靜。看了看苗挺龍干裂的嘴唇,韋昌進摸出一盒肉罐頭,用槍刺把罐頭盒扎了兩個小孔,然後一滴滴把肉汁滴下去。

喉嚨輕輕動了一下,血肉模糊的苗挺龍終于有了意識。苗挺龍說,我怎麼看不見呀?韋昌進知道苗挺龍雙目失明了。韋昌進說,陣地上就我們兩個了,必須堅守到底。苗挺龍說,我看不見怎麼辦?韋昌進大聲說,看不見,你可以听,听到有敵人上來,你就用報話機喊向你開炮,敵人一個也活不了。

韋昌進把報話機放在苗挺龍耳朵上,自己爬回洞口守著。趴在那里,韋昌進覺得,在寸土必爭的軍人責任面前,在祖國面前,他年輕的生命因為這場戰斗有了新的價值和意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