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昌進︰我是普通一兵,永遠堅守6號哨位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昆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8-10-23 23:32

有一些東西必須堅守,我永遠不能丟掉自己的6號哨位

兩年前的一天傍晚,正在辦公室閱讀文件的韋昌進手機突然響了一下。主動添加他微信的是一位陌生女士,添加信息里寫著一行字︰韋大哥,我是王賽琴。

韋昌進驚得一下子站起來。他迅速通過添加,激動得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王賽琴是韋昌進生死戰友王和平的妹妹。韋昌進在連隊當新兵時參加過“軍地兩用人才培訓”,王和平是韋昌進在學習烤面包時的師傅。和愛好唱歌的韋昌進一樣,兩人都是高中生,同是連隊的文藝骨干,關系特別密切。在前沿陣地上,王和平被分到了相鄰韋昌進不遠的地方。就在王和平犧牲的前夜,韋昌進還曾去找王和平,兩人徹夜長談,並相互托付了生死後事。

1986年春天,王賽琴到部隊處理哥哥的遺物時,韋昌進見過她。後來各種陰差陽錯,韋昌進和王和平的家人漸漸失去了聯系。

沒過幾天,王賽琴從微信里發來一段語音,說家里有事,需要借5萬塊錢。這個情況有點出乎韋昌進的意料,他一邊答應著,一邊趕緊回家去和妻子王萍商量這個事。

听說又是戰友家屬借錢,而且還不能確定對方身份是否真實就答應了,王萍心里對韋昌進多少有點不滿,畢竟家里買的經濟適用房還有幾十萬貸款呢。妻子說︰“我先和王賽琴溝通一下。”

韋昌進經常念叨王和平,王和平當年家里的那些事王萍早已爛熟。一番聊天後,王萍確認了對方的確就是王和平的妹妹王賽琴。韋昌進一看王萍臉上神情,知道借錢的事王萍心里還是有點不情願。他懂得心地善良的妻子也不是心疼錢,而是糾結這“借”可能就是“給”。5萬元對于雙方父母家庭都在農村的他們來說,也不是小數字。確實,社會變得這麼快,韋昌進只是在1986年見過一面的王賽琴,現在會是什麼樣子了呢?

為了徹底打消王萍的顧慮,韋昌進安慰她說︰“是這個人就行了。她變不變,咱們不用管,咱們不變就行了,我們當初在陣地上都發過誓,要照顧彼此的家人……你想想,假如是她哥哥和平還活著,會不會幫助她?我們就當做是和平還活著,幫助妹妹吧……”王萍兩眼一紅,撫了一把韋昌進的後背說︰“不用再說了,我現在就去銀行轉賬給她。”

值得欣慰的是,現在的王賽琴還是當年的王賽琴。僅僅幾個月後,她就還了錢。事後了解,在家做小買賣的王賽琴,那一年確實遇到不小的困難,想到韋昌進是哥哥生死與共的戰友,沒有多想就開了口。

韋昌進覺得他能走到今天,最應該是要回報祖國和人民。除了接濟眾多戰友,他還一直暗地里幫助那些自己了解到的困難家庭和殘疾孩子。前段時間,韋昌進專門跑到濟南章丘山區,看望了一位他們幫扶多年的殘疾兒童。

韋昌進把自己的錢很大一部分花在了那些非常需要救濟的人身上,父母在農村的房子卻一直沒有翻修過。女兒小學快畢業了,韋昌進還沒有自己的房子。2004年,他們終于決定在濟南買一套經濟適用房,首付款還是找家里兄弟姐妹六七家湊齊的。

對此,妻子王萍也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所幸兩人都安于過普通的老百姓生活。平時下班或者周末的時候,韋昌進習慣于順路到菜市場買菜。他愛和那些賣菜的農民聊天,問他們家里蓋樓沒有,生活來源怎樣。一陣嘮嗑下來,韋昌進有時會問妻子︰“我怎麼這麼喜歡跟農民聊天呢?我怎麼一見到他們就覺得親近呢?”和他聊天的農民或許並不知道,眼前這個人是大名鼎鼎的英雄,1986年中央軍委授予其“戰斗英雄”榮譽稱號,被譽為“活著的王成”。2017年7月28日,習近平主席親自為他頒授“八一勛章”。

“無論走到哪里,無論做什麼,我總要對得起當年戰場上倒下的戰友。有一些東西必須堅守,我永遠是普通一兵,永遠不能丟掉自己的6號哨位。”韋昌進經常這樣說。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