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邊海防線上的"勞動",隨手一拍都是"網紅"照

來源︰國防部網作者︰丁楊責任編輯︰張碩
2018-05-01 08:55

氣溫,29℃;天氣,晴。

4月29日,“五一”國際勞動節小長假的第一天,天氣好像已經開啟了入夏模式。假期和好天氣相配宛如天作之合,鼓勵人們出行。

翻看著手機里的天氣預報,那些一直計劃著想要去的、早已添加進系統的城市,隨著我指尖在屏幕上的滑動,再一次映入我的眼簾。

“西北風7∼8級,-6℃∼11℃”,我定楮一看,這個在眾多城市中凸顯出“我們不一樣”的地方,是漠河——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漠河縣北極村,祖國大陸最北端。這讓我不禁想念起那些遠在邊海防的戰友們。

“棉衣在這里是脫不掉的,即使是在盛夏,站夜崗也是要穿的。”

“砰砰砰……”隨著幾聲巨響,冰封了一整個冬季的黑龍江被人工炸開,裂縫處的江水如噴泉一般涌起幾米高,江邊觀望的游客看到這壯觀的一幕,尖叫個不停。

每年五月前後,天氣轉暖,厚厚的冰層被炸開,再加上融化,變成一塊一塊的冰,漂浮在界河上,隨著界河緩緩流向下游。當地把這個現象叫做“跑冰排”。

對于邊防戰士鄒德勇來說,這樣的場面在他的心中已經不會泛起太大的漣漪了。當兵五年,如果說今年的北極村有什麼不一樣的,那大概就是“天氣暖得早一些,游客更多一些”了吧。他眯著眼抬頭望向天空,竟覺得陽光已經有些刺眼了。只是這里的風太大,打在臉上,依舊刮得生疼。

北極村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鎮,一年四季游客不斷。可是,說這里有四季難免顯得牽強——每年五月天氣突然變暖,九月底就開始下雪,在這個全年無霜期只有80天的地方,冬季實在是太漫長了。最冷的時候氣溫能接近零下五十攝氏度。鄒班長雖是本省人,但這種極寒天氣一開始也是他無法接受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家里最冷不超過零下三十攝氏度,要是在這里,零下三十幾攝氏度我們就覺得很平常,要是零下二十幾攝氏度,就覺得很暖了”。

常年絡繹不絕的游客來邊境旅行,給鄒班長和他的戰友們帶來繁重的邊境維穩和巡邏任務。以界江的主航道中心線為中俄國界線,在寬約一公里的江面上,五百米之內是中國。所以越是在極寒的冬季,河水封凍,界河之上人與車馬自由來往,越是要加大執勤力度,嚴防誤越和偷渡事件的發生。在茫茫林海雪原深處,在極寒冰凍的界江之上,戰友們騎著雪地摩托,巡邏在祖國的邊境線上。

他們也並非沒有樂趣的,在看到爸爸推著女兒在江上滑冰時,在看到一家三口坐著馬車自拍時,在巡邏路上看到身旁的戰友一臉冰霜時,在看到灑向空中的開水瞬間結成了冰晶時……這群二十歲左右的戰士,都笑開了花。

軍旅作家徐明在《邊關軍人》一書中是這樣描述的︰不到北國,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寒冷;不到邊陲,你掂量不出“家國”二字的分量。數九寒冬,滴水成冰,呵氣成霜,兵與冰構成了邊境一道亮麗的風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