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土地”刷出“新顏值”︰延安兩千萬畝“林海”誕生記

來源︰新華社責任編輯︰薛妍
2018-01-31 09:04

曾經的延安,是紅色,亦是黃色。

紅色,是延安的精神氣質。這片革命聖地激勵著一代代共產黨人牢記使命,永遠奮斗。

黃色,是延安的自然之色。延安全境是典型的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地貌。

如今的延安,卻是紅色+綠色!

自1999年迄今,延安人“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在水資源緊張、栽植難度高等惡劣自然條件下,累計完成2000多萬畝土地綠化,將陝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實現了由黃到綠的“顏值”巨變。

黃土地上的“林海奇跡”

農歷大寒前夕,廣袤的陝北大地雪後初霽,正迎來新一輪的解凍與復蘇。

站在延川乾坤灣鎮海拔850米的山巔極目遠眺,黃土高原溝壑縱橫,幾乎每座 、每道梁都有成片的棗樹或槐樹,不畏嚴寒、迎風傲立。

“大寒過後是立春,那時林子綠了,就看不見黃土了。”乾坤灣鎮龍耳村的馬富慧指著遠處的群山說。

相比于古老的黃土地,這些為大地增綠的樹,大多“十七八歲”。每棵樹,都對應著一個人或一個家庭。

1999年,延安響應國家“退耕還林”號召,開啟大規模生態修復工程,旨在改變老區人民“越墾越窮、越窮越墾”的生存怪圈。

“一畝山地,一年毛收入不到一百元。”這筆經濟賬,龍耳村村民郝翠珍至今仍記得,補償款是每年每畝160元,“種樹更劃算。”

當年的延安,群山裸露,水土流失面積達2.88萬平方公里,農村耕地大多處在水土流失嚴重的黃土山上,連農用車都進不去。

郝翠珍用架子車先將免費的樹苗拖到路邊,再肩扛背馱運上山。“先挖出8米長、1米深的蓄水溝,再把樹種下去,栽了五六年,才把自家的地還完。”

郝翠珍的故事,也是千萬個延安農村家庭的真實經歷。

守得經久寂寞,終見滿山繁華,這場堅持了十九年、至今仍在進行的“綠色革命”,帶給延安人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沙塵暴少了”。遙感衛星圖顯示,過去十多年,退耕還林將陝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堪稱奇跡。

“聖地紅”永不褪色

從“自然黃”變為“人工綠”,聖地延安的“紅色氣質”愈加熠熠生輝。當年延安廣大黨員干部率先垂範,成為響應退耕還林的先鋒隊。志丹、吳起、子長,很多溝溝坎坎里退耕的第一片綠,大多出自老黨員、村干部。

子長縣重耳村村支部書記劉世仁記得,一開始老百姓憂心忡忡。無奈之下,他自己上山“立樣本”,把家里12畝地全種了樹苗。劉世仁如期領到了糧補,鄉親們紛紛上山種樹。僅1999年,重耳村就退耕兩百多畝。

對南泥灣村老黨員侯秀珍來說,“父輩開荒我造林”是她家兩代黨員的寫照。

侯秀珍的公公劉寶寨,曾是三五九旅九團九連副連長,一生最驕傲的經歷,就是和戰友一起將南泥灣變成了好江南。

五十多年後,作為村里的婦女干部,侯秀珍帶頭扛起了鐵杴與钁頭。“老一輩當年保家衛國,不開荒站不住腳;現在我把樹補回來,給子孫留個好生態。”

自家十多畝山地全部退耕,南泥灣變成了林地花海,侯秀珍也很驕傲。

和侯秀珍一樣,當年很多率領群眾上山種樹的黨員干部如今都已青絲變華發,但他們親手種下的樹苗,如今亭亭如蓋,正值芳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是延安精神的應有之義,作為黨員干部,就得率先垂範。咬定青山不放松,一任接著一任干。”

截至目前,延安累計完成造林2046.5萬畝,其中退耕還林1077.46萬畝,植被覆蓋度由2000年的46%提高至目前的70%左右。2016年,不少人印象中“黃土飛揚”的延安,獲得了“國家森林城市”稱號。

綠色生態開啟新征程

從“木”到“林”,由“林”到“森”,“綠色”帶來的一連串“驚嘆號”,不斷刷新著人們對延安這片“黃土地”的認知。而一批新物種的出現,正是生態好轉的有力證明。

2017年,黃龍縣發現原麝,這是陝北地區首次發現活體原麝。

鴛鴦,也于2015年現身吳起廟溝鎮。此前70多年,這種吉祥鳥只活在陝北民間的繡花樣上。

全縣新物種研究,這是吳起縣林業局局長吳宗凱近年來的新事業。他走訪縣里164個行政村,發現吳起的鳥類已由過去的十余種,升至目前的162種,文須雀、黑鸛等向往綠色的鳥種,也正在向這里遷徙。

生態改變的同時,延安120多萬農民也集體告別“廣種薄收難溫飽”,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98年的1356元升至2016年的10568元;農業生產方式逐步走向現代化,全市糧食產量在最近的10多年都穩定在70萬噸以上。

新時代,新征程,一個更大的生態藍圖正在延安接力繪制︰1000多萬畝退耕還林地將逐步轉化為有效森林面積。

吳宗凱的新計劃——濕地野生動物調查,在吳起還是空白。他的記錄本上,新物種會越來越多。侯秀珍所在的南泥灣村,林地花海會更漂亮。乾坤灣鎮郝翠珍的家門口,群山也將越來越綠、越來越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