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邊陲的無聞哨所——送給這個世紀的禮物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曹璇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2-06 23:28

(二)

趙越來到別爾克烏已經三年了。和他聊起哨所才知道,那些在都市里听起來不可思議的事兒,在這里不過是家常便飯。

幾年前,這里還是一個“三沒有”哨所——沒水、沒電、沒信號。

沒有自來水,只有一口十幾米深的淺水井,那個水啊,牲口喝人也喝,牛羊的糞便都滲進去,打上來的水渾濁還帶著怪味兒,只能沉澱了再用;周圍是沙漠沒有通上電,只能依靠發電機,但在這樣極熱極冷的環境下,發電機總壞,電壓不穩,所以通常只有在吃飯的時候才用一用;人跡罕至的沙漠雪原,也是通信信號盲區,唯一能與外界聯系的,就是一部軍線電話。

從連隊到哨所,只有30公里的路程,我們的車卻開了快兩個小時。不斷有被沙漠掩蓋的公路,下車挖沙等推土機,就耗費了很久。

中午抵達哨所時,炊事員魏柯安給大家準備了簡單的飯菜和羊湯。剛端起碗,班長說了句︰“這是我們最後一點肉了!全都拿出來炖了招待記者朋友們。”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了,面面相覷,不忍去喝。班長哈哈大笑︰“放心喝吧!這幾年哨所的條件好了,不愁吃喝,我這是給你們開個玩笑呀!”大家松了口氣,這才又端起碗。後來聊起天來,才發現這個玩笑的背後有很多辛酸往事。

別爾克烏哨所按理說每個月都有一次換防,但實際上卻總是因為大雪封路沒法實現。刮“鬧海風”的時候,公路被沙子和積雪覆蓋,只能用推土機來推。好多時候風大雪大,能見度只有一兩米,連推土機都推不出路來,給養送不進去,外面的戰友急得團團轉,哨所的戰士只能節省著吃,吃到最後只剩下耐存的土豆白菜,給養不到就只能每天吃土豆白菜,土豆白菜都吃完了,就吃火鍋底料……

有一年,已經是大年二十九了,大雪不停,路不通,哨所一點菜都沒有了。營長打來電話︰“今天無論如何,我都要給你們把菜送進去!”為了能吃上菜,趙越帶著另一個戰友,騎著馬背著鐵鍬去迎,繞了很遠的路,總算到了被封住的公路。兩個人抄起鐵鍬就開始挖雪挖沙,生生挖出一條路,這才接到了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