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抑或再也不見,你都是我銘刻在心的英雄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小琳責任編輯︰袁帆
2018-02-14 10:25

【2018新春走軍營】

再見,抑或再也不見,你都是我銘刻在心的英雄

■中國軍網記者 李小琳

從北京到拉薩,3000多公里,我們坐飛機飛了5個小時。

從拉薩到無名湖山腳,300多公里,我們開車走了3天。

從無名湖山下連隊到哨所,1公里,我們爬山爬了4個多小時。

邊防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一、此去無名湖,是我最勇敢的決定

“你們要去無名湖采訪?”王副團長對我們幾個女記者的提議既驚訝又敬佩。

“那個連隊,在1999年之後就沒有女記者上去過,現在是冬天,大雪封山,你們得從山的另一面爬上去,亂石冰川,怎麼也得爬4個多小時啊!”王副團長把困難說在前頭,試圖考驗一下我們是否“去意已決”。

“爬呀!大老遠來一趟,就是為了看看邊防戰士,不爬上去,我們豈不白來了!”雖然我對即將面臨的高寒山路也有些心里打鼓,但“見見邊防戰士”這個單純的願望,覆蓋了一切憂心忡忡。

這一夜,無眠。因為高原反應,也因為對未來一天的種種期待。

來到西藏的第四天,終于要向無名湖哨所進發。冬天的西藏真美,山峰高聳入雲,落雪染白了頭;霧氣蕩漾,車子一轉彎,剛剛看到的山就悄悄隱匿。一路盤山而上,眼前的一切讓我這個初次進藏的平原女孩變得不再矜持,忙亂地舉起手機拍拍拍,真想把整個西藏的美景帶回家。

好景不長,盤山路一走就是兩個小時,上百個發卡彎把我晃得暈頭轉向。“這個路不算惱火,更惱火的路我們的車子根本開不上去!”司機班長尹幫飛操著濃重的四川口音笑著對我們說。而尹幫飛班長口中“不惱火”的路,卻是一邊懸崖一邊絕壁,最窄處將就過去一輛車,由于部分地基塌陷而變得顛簸不堪。行進在海拔3000多米的盤山路,眼看著車子在積雪的路上吱吱打滑,要說不害怕,那是假的。“我們明明坐的是一輛越野車,感覺卻像坐的是拖拉機!”我們哈哈說笑,嘗試掩蓋心中的不安。

“下車吧,過不去了……”前車的王副團長對著我們喊道。塌方,落石,阻斷了我們的路。離原本計劃的停車點還有三公里,此刻我們只能徒步走過去。

六連戰士為記者準備了豐盛的野餐。李國濤 攝

走到“旺東橋”已到中午十二點。六連的戰士們早已把鍋碗瓢盆搬到這兒,為我們一行人做午餐。架上高壓鍋,炖上辣油湯,切好蔬菜,備好調料,我們要來一頓地地道道的野炊!這頓飯,足可稱上高配版的“野外火鍋”。遭受高原反應三天的折磨,一直食欲不振的我,這次竟然能夠“放肆吃”。不夸張地說,這頓野餐真的好吃爆了,身體里充盈了滿滿的熱量,特別是邊防戰友濃濃的情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