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昊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環境不斷改善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5-09 10:34

“當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環境不斷改善。”國家“一帶一路”數據分析與決策支持北京市重點實驗室主任梁昊光日前在第四屆中國“一帶一路”投資與安全高層論壇暨《中國“一帶一路”投資安全藍皮書(2018)》發布會現場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帶一路”作為經濟全球化的中國方案,隨著中國在全球貿易市場上的作為,給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自信,對外投資也給沿線國家產業升級提供了新空間。

區域投資仍存不穩定因素

“通過對‘一帶一路’投資情況跟蹤研究發現,政治和社會風險是區域投資的主要不穩定因素。”梁昊光告訴本報記者,東道國政治風險是影響對外直接投資的最基本影響因素之一。

現階段來看,突發性風險可能包括︰一是由東道國政府為行使一國主權而制定外交、安全政策;二是東道國突然對某個國家、某個行業在某個時間段內作出的政策限制;三是不可預估的政治事件如局部戰爭、政府更迭、宗教沖突等對跨國經濟行為產生的影響。不利的政治風險屬于系統風險,幾乎不可避免,特別對于經濟體量小、市場化程度不高的國家或地區,政治因素往往會帶來長期深遠影響。

在基礎設施投資方面,普遍面臨著較大的種族宗教沖突、環境規制、資本、人員與勞動力管制及政府穩定等方面的風險。因此,大型基建項目多位于與我國關系良好的地區。

加強機制建設改善投資環境

“雖然面臨一些不穩定因素,但整體來看,當前中國企業走出雲投資與安全‘防火牆’作用開始凸顯,法律和責任風險通過加強機制建設得到了極大改善。”梁昊光說。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法律法規體系的健全程度以及執法環境方面存在著很大差異,我國企業開展直接投資將在辦理簽證、審查審批、注冊企業等方面面臨較為陌生的法律制度環境;對投資目標國家的稅收繳納、勞資關系、安全環保、招標程序、並購審批等方面給對外投資企業帶來不可預期的法律風險。“一帶一路”多為新興經濟體,整體經濟基礎較為薄弱,經濟結構單一,經濟穩定性較差,部分國家地緣政治復雜,政權更迭頻繁,政治風險較高,而且內部償債能力也較弱,在不同程度影響中國企業在沿線投資的偏好和信心,尤其非國有企業。

梁昊光表示,權利和義務相輔相成。“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中國企業對外投資享受了國家政策保障的同時,自然而然肩負著絲路精神傳承的責任,通過對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用自身的行為規範為“一帶一路”倡議做注腳,讓中國企業的形象和國家形象,通過海外投資活動在全球範圍內獲得新提升。但目前政府尚未將企業在東道國的社會責任上升到制度和法律高度,對外投資仍然以經濟活動為最主要驅動目的。

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活動中要關注東道國的法律法規、風俗習慣。比如,從社會責任方面關注當地的慈善和公益活動,環境發展方面應符合綠色友好約束和排放規定,員工福利方面加強職業發展規劃和企業文化建設取得積極進展,我國企業在踐行企業責任,樹立正面形象表現突出。一個入鄉隨俗、符合東道國道德規範的企業,才能真正開啟“一帶一路”建設對沿線國家“共建”的規劃。

構建友好包容的“一帶一路”合作關系

“構建友好的雙邊關系,是規避非經濟風險的基本保障。”梁昊光認為,國際上對外投資經驗表明,建立雙邊關系的時間越長,雙邊關系越融洽,越有利于各種規則的完善,也越能保障外部投資者的利益。投資國與東道國之間友好的政治、經濟、社會、民間等外交活動有助于拉近雙邊政治距離,高層領導人之間的全面對話、磋商與合作有助于信息與知識的傳遞,從而減少決策和合作的不確定性。

更為關鍵的是,友好的外交活動可能使東道國政府減少對投資國投資企業的不當干預,為投資國企業獲得經驗許可證、合約、特許經營權提供更便利的條件。東道國政府也可能會為提供貸款成立專門的合作組織、咨詢管理配套機構或專家,提供本地市場準確的供需關系,進一步降低企業的外來劣勢和成本,從而有利于投資國企業實現擴大市場的目的。

梁昊光建議,我國應當積極構建與沿線國家的友好雙邊關系,加強我國與沿線國家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交流,充分發揮政府、企業、駐外組織,民間組織、華僑組織、學術組織等各方力量,群策群力,減少風險發生的可能性。另外,通過權威性的國際仲裁和擔保維護權益,是規避非經濟風險的可行措施。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我國對外投資與合作將日益增多,海外投資保險的需求也越來越旺盛。相較發達國家,我國應當盡快制定出台海外投資保險法律,建立和完善我國的海外投資保險機構,為我國對外投資提供切實有效的保障和救濟。

另外,要根據國家風險水平和區位優勢的不同適當區別對待,對經濟依存度高、市場需求量大、政治和經濟穩定性較高的地區,通過簽訂雙邊投資協定,減少投資阻力和風險。

與此同時,要充分發揮境外經貿合作區的載體作用,為園區企業提供與東道國有關的經濟政策、產業基礎、文化環境和法律法規等服務,優化東道國政府簽署雙邊合作區協定,保護園區企業的投資權益。進一步促進“一帶一路”國家不同經貿合作區之間的合作,充分利用東道國比較優勢,使分布在各地的境外經貿合作區成為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構建區域生產網絡的承接平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