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的中秋:你在世界屋脊,我在黔山秀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胡曉宇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9-25 04:24

2013年,戴雲松開始和妻子馬茜相戀相守。從那時起,他便覺得這首歌道出了他們夫妻倆埋藏在心底的思念。那悠揚旋律在夜空中回蕩,仿佛拉近了家鄉與邊關的距離。明亮的月光,可是送給軍人的團圓夢想與期待?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你在世界屋脊,我在黔山秀水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胡曉宇

中秋前夕,戴雲松與馬茜一家在邊境一線雷達站團圓。郭超英

“月亮在天上,我在地上,就像你在海角,我在天涯。”

雪域極地,冷月高懸。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某雷達站上士戴雲松,眸子里氤氳起霧氣,耳畔回蕩起歌曲《望月》的動人旋律。

2013年,戴雲松開始和妻子馬茜相戀相守。從那時起,他便覺得這首歌道出了他們夫妻倆埋藏在心底的思念。那悠揚旋律在夜空中回蕩,仿佛拉近了家鄉與邊關的距離。明亮的月光,可是送給軍人的團圓夢想與期待?

明月不語,望月人“你也思念我也思念”。這個中秋,這對夫妻相隔千里,他在世界屋脊衛著國,她在黔山秀水守著家。一周前,馬茜帶著兒子戴羿澤,拎著大包小包,從貴陽趕往百余公里外的安順紫雲,那里是戴雲松的家鄉。中秋佳節是兩歲孫子的生日,戴雲松的父母牢記在心,他們早早就備好了滿席佳肴。

心在一起就是團圓。此時此刻,守衛在世界屋脊雷達站的戴雲松,心頭縈繞著一縷縷相思鄉愁。你為國守防,我為你守家,不管身在何處人在何方,一家人的心時時刻刻都在一起。

屬于軍人的中秋,心在一起就是團圓。

月亮下,咱倆遙遙相望

離愁別緒,戴雲松和馬茜相戀後的第一個中秋,就品嘗到了。

那是2013年中秋。26歲的戴雲松是世界最高人控雷達站——甘巴拉雷達站的一名中士、指令標記班長。25歲的馬茜在故鄉貴陽與朋友開了一家藥店。閑時,她還在家里開的牛肉館幫忙。

中秋節晚上,戴雲松在海拔5374米的陣地上擔負戰備值班。完成了一天緊張的空情保障任務,戴雲松輪班站崗。仰望天空,皎潔的明月貼著雷達天線防風罩懸掛著,仿佛伸手可觸的“銀盤”。

一下崗,他趕忙撥通馬茜的手機視頻連線。“好大好美。”看到戴雲松頭頂的月亮,馬茜孩子般地歡呼起來。

都說“月是故鄉明”,可貴陽當天是陰天,月亮躲進雲里。透過手機屏幕,這對戀人一起欣賞甘巴拉的明月。

關于未來,這對遠隔千里的戀人聊了好多。活潑的馬茜舉著兩個月餅湊到屏幕前,戴雲松也舉著站里發的月餅讓她“品嘗”。那一刻,他的心里暖暖的,完全忘了身處氧氣都吃不飽的極地之巔。

“雪峰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戴雲松脫口而出,馬茜的眼淚撲簌簌順著臉頰流淌。見他心疼得不知所措,她掛著眼淚強顏歡笑︰“你在山上多保重,別讓我擔心。”

團圓相聚,普通人唾手可得的幸福,對長年戍守邊關的軍人來說,卻是奢望。

2017年3月底,在甘巴拉堅守10年的戴雲松,作為業務尖子被充實到某邊境一線雷達站任戰勤分隊長。

那年中秋之夜,陣地皓月當空。戴雲松換了班,走出指揮室,他撥通手機視頻。電話那頭,馬茜抱著一歲的兒子開心地笑著︰“快看爸爸!叫爸爸!”

兒子咿呀學語,陣地寒風刺骨,戴雲松卻感到格外溫馨。

在陣地堅守了140余天,戴雲松幾乎連軸轉。看到丈夫黑瘦的面龐、烏紫的嘴唇,馬茜眼圈紅了。恰在這時,指揮室突然緊急呼叫,戴雲松匆匆掛斷電話奔向陣地。

雲端陣地,一片冷寂;雪域之外,萬家團聚。他知道,千里之外的妻子這會兒一定在抹眼淚——她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女兒,因為嫁了邊防軍人,才一天天變得堅強。

“月亮下,咱倆遙遙相望,為了和平的使命……”陣地上,不知誰播放著這樣一首歌,動人的旋律唱出他沒來得及對妻子說的話。

追著兵哥走,追著月亮走

“這個中秋,我們終于可以團聚了!”2014年9月7日,中秋節前一天,馬茜風塵僕僕趕到甘巴拉雷達站休整點。就在幾天前,戴雲松結束了兩個月的陣地值班,下了山。

從貴陽到拉薩2000多公里,還要在重慶中轉。馬茜的行李箱里,裝滿了戴雲松愛吃的家鄉小食和月餅。等兩人見了面,打開行李,戴雲松既心疼又感動——他不明白,體重不足90斤的妻子,哪來的力氣拖著沉重的行李上高原。

初上高原,她開心得又蹦又跳,很快高原反應襲來,頭疼干嘔,夜不能寐。

相聚日子越久,她越懂他的職責。過去有時電話接不通,她也會想不通、發脾氣,可感受過軍營生活後,她對他多了一分理解。

中秋節後的一天,這對相知相愛的戀人,在拉薩領取了結婚證。那天,他倆手拉手登上布達拉宮。四目相對,兩人立下愛的誓言……

自從愛上雪域雷達兵,佇立高原的軍營和戰友,都成為她的牽掛。

“你不能回家團聚,我就追著你團圓。”2015年中秋節前夕,馬茜又一次上高原探親。

在甘巴拉休整點,戴雲松帶她參觀榮譽室,馬茜對這個英雄連隊的所有歷史都十分感興趣。他為她一一講解歷史圖片和背後的故事,她的內心有說不出的自豪。

在一張黑白照片前,馬茜駐足良久。

照片上的老兵叫許正兵,1989年上山值班時突發肺水腫,他堅持不下陣地,獻出了18歲的年輕生命。這讓她深受觸動,她知道陣地艱險,卻沒想到在和平年代堅守陣地,也會有犧牲。

就在馬茜來探親之前,戴雲松在陣地值班時突發高燒,為了不讓妻子擔心,他始終瞞著,只字未提。馬茜來隊後,他不小心說漏了嘴,她心疼地哭了……從那以後,每隔一段時間,她都會寄來各種藥品。

那年,雷達站舉辦中秋晚會,每個班都要出節目。馬茜興奮得像個孩子,她和戴雲松的戰友一起商量節目內容、準備道具,還下廚為大家準備夜宵。

皎潔的月光照亮了休整點寬敞的營院。賞月、看節目、做游戲……官兵和家屬的笑聲回蕩在高原。

晚會上,連隊專門為在陣地團圓的軍人家庭,準備了一個“夫妻同行”游戲——幾對夫妻分別腳踩一張紙搶答題目,每答錯一道題,就要將紙對疊一次,且腳不能踩在紙外。幾輪下來,紙對疊得不夠兩人一起踩了,戴雲松就抱著馬茜繼續搶答,最終倆人贏得了獎品。

那是一瓶洗發水,馬茜很長時間都舍不得用。她說,那是兩人最難忘的一次團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