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發射場上除了衛星,還有這群可愛的哨兵……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鄒維榮 梁珂岩責任編輯︰楊思晨
2018-02-13 00:39

【2018新春走軍營】

北斗發射場上巡邏兵

■解放軍報記者 鄒維榮 通訊員 梁珂岩

2月11日上午12點,我來到西昌衛星發射中心警衛二連,獲批參加執行發射場巡邏警戒任務。從此刻起到北斗三號第5、6顆衛星的發射,我是一名發射場巡邏分隊的哨兵。

連隊指導員張嚴巍帶著我,先來到此次執行任務的二號發射工位。迎面看到的是新兵侯天,一米八八的大個子,始終一副酷酷的神情,背靠發射架,手中緊緊握著鋼槍,眼楮警惕地環視著群山。

北斗衛星即將于一天後的這個時候發射,我選擇到巡邏分隊當哨兵,主要是在前幾天采訪中了解到他們責任重,卻很少被關注,甚至無人知曉發射塔架外圍還有警戒巡邏兵。

擔負發射場區警戒巡邏任務的是支援保障營警衛二連。他們負責發射場區一千多畝地的區域,一圈10多公里,一天24小時不間斷交叉巡邏。

新兵侯天不善于言辭,除了場區回蕩著遠處傳來的新年鞭炮聲,就是他手中的對講機不時傳來的應答。

身後塔架中包裹著整裝待發的火箭和衛星,眼前是巍巍的青山,連空中偶爾飛過幾只鳥,侯天都要眼楮不眨地跟蹤。

過于沉悶和緊張,我低聲問侯天︰“三四個小時就這樣盯著?”這時的侯天露出了一對白白的小虎牙,靦腆地說︰“我在努力!”

這是侯天第一次執行如此近的警戒任務。1997年出生的他曾經在17歲入伍原北京軍區某炮旅,第一年任操作手,第二年當上炮班長,後來因為轉改士官名額所限退伍。這是侯天的第二次入伍,一心想著在軍營建功立業的他,格外珍惜這次入伍機會,他說︰“做好了所有的心理準備。”

我注意到,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他都十分警覺。深冬的青山深處,侯天緊握冰冷槍管的手凍得通紅,他卻渾然不覺,一臉凜然。他說︰“能看著舉世矚目的衛星火箭從這里騰飛,感到十分自豪!”

他告訴我二次入伍,他有一個巨大的心理變化,就是︰“以前總想著爭第一,拿名次,要榮譽,如今只想著在背後默默地把崗站好,確保衛星火箭的騰飛萬無一失!”

這就是可愛的航天哨兵。

晚上,我又加入了夜班警戒巡邏的行列,這次的目的地是塔架腳下竹林深處的“竹林哨所”,我的搭檔是上士李興國和從中北大學武器發射工程專業畢業的國防生畢益翔。

漆黑寂靜的大山深處,100多盞聚光燈照射在北斗三號衛星與長征三號乙火箭組合體及塔架上,燦若白晝。然而氣溫卻已是-4℃,氣溫和白天相差30℃。已經在發射場服役7年的李興國說,寒冷還好克服,在這里最怕的還是夏天,這里經常有毒蛇出沒,一不小心,就會被襲擊。

我站在哨所警戒位置,周圍青山莽莽,寂然無聲。這時發測站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吳承德給我發來一條短信︰“不算遺言,但過去哨所里都貼著每一名官兵自己的‘決心書’,里面留下了最後遺囑,甚至編出種種婉轉的借口,向家人做了最後的交待,試驗包含著成功、失敗與意外,寧肯這萬一出在身邊,也決不能給國家帶來麻煩……”

正讀著,突然,從哨所側後方蜿蜒小路上駛來一輛巡邏車,在警戒牆外猝然停下後,幾名全副武裝的官兵跑了過來。原來是李興國忙著與其他哨位聯系,沒有及時應答應急防爆分隊的呼叫,引得他們趕來“支援”。

難捱的夜班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于迎來發射日。離發射時間越來越近,畢益翔的眼神越發有神。由于到了-15分鐘時,所有的警戒兵都要撤退,火箭升空的那一刻,畢益翔是無法親眼目睹的,但是他自豪地說︰“顆顆螺絲釘連著任務,距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

12日12時48分,進入發射倒計時15分鐘。

所有警戒哨的官兵退入安全地帶。轉頭望一眼身後,只見乳白色的星箭組合體巍峨聳立。

13時03分,隨著“點火”“起飛”口令的下達,青崗壩平台下的群山微微顫動,隨著地動山搖般的巨響,星箭結合體從頭頂飛過。

于我來說,這是一次熟悉不過的完美升空。不同的是,今天的感受少了些激動,多了些感動,在輝煌壯麗的背後,更多的是無名、無聲的盡職和奉獻,還是警戒戰士說得好︰“崗位盡職盡責就是忠誠使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