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一個“教導員”!“神威大隊”多在哪?

政治工作

來源︰中國軍網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8-03-30 16:45

我們的隊伍雄赳赳,強軍路上大步走。

“‘神威大隊’文化建設氛圍濃,學習研究氛圍濃,戰斗精神氛圍濃,習主席視察過的部隊果然不一樣!”前來參觀交流的某飛行基地領導稱贊道。在中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師,不管是飛行訓練還是政治教育,甚至參加文體活動,一大隊的飛行員們總是沖鋒在前、精神抖擻。對手們來討教,他們總是神秘一笑,“這是因為我們的教導員多呀!”

怪了,按編制每個飛行大隊只有一名教導員,“神威大隊”多在哪里呢?帶著不解和疑惑,筆者忍不住一探究竟。

代代傳承的“教導員”

在大隊榮譽室,正中一面書寫“神威大隊”的錦旗鮮艷奪目,說到錦旗的來歷,每名大隊人員都無比自豪。1996年,大隊因出色完成任務受到軍委嘉獎,被空軍授予“神威大隊”榮譽稱號。

多年來,大隊每年開展主題教育,都要由老同志進行紅色經典教育,追憶光榮事跡;每逢大項任務出征前,官兵都要走進榮譽室,莊嚴宣誓、砥礪斗志。22載春秋,錦旗無言,卻潤物細無聲地激勵著每名官兵,“敢打必勝、敢于亮劍、敢挑重擔”的“神威”精神深深融入到大隊每名官兵的血液。

2016年,空軍突防突擊競賽性考核,吳秋良機組作為“尖刀分隊”之一,在任務緊、標準高的情況下,大力發揚“神威”精神,精細準備、追求卓越,在考核中力壓群雄,一舉斬獲象征空軍突防突擊能力最高水平的“金飛鏢”獎。

“老飛”停飛,在錦旗前揮淚告別;“新飛”入營,在錦旗前莊嚴宣誓。“當我站在它面前,似乎總有種莫大的力量包圍著你。”幾年前,飛行員柯雙不幸罹患結核性腦膜炎,萬念俱灰之時,大家齊心協力伸出援助之手,經過與病魔三年的抗爭,他從“死神”手里勇敢逃脫,駕戰鷹重返藍天。柯雙說︰“我是在‘神威大隊’錦旗下面宣過誓的,錦旗就像一位不說話的教導員,鼓舞著我永不放棄。”

住在隔壁的“教導員”

在大隊采訪,起初總是難覓人影,一打听才知道,只要是休息時間,大家便三五成群地聚集在幾個老黨員的宿舍,原來是這些大隊骨干主動在為年輕飛行員辦思想教育“講堂”,開業務技能“小灶”。

黨員骨干的“愛管事”在大隊可是出了名的。“記得那天剛把行李放好,隔壁老飛行員就主動找到我了解情況、噓寒問暖,剛開始我以為是教導員呢。”年輕飛行員楊琦告訴筆者,時間一長,他發現這些“教導員”們即能文又能武,不僅能做思想工作,更能傳授寶貴的戰場制勝秘訣。

入隊第一次飛行,楊琦把在航校飛教練機的習慣帶到了飛轟炸機上,下的口令讓教員都摸不著頭腦,“不幸”出了“洋相”。“這小伙子,雖然底子有些薄,但悟性好、有沖勁!”大隊老飛行員王愛平主動要求對楊琦進行幫帶。這位“金飛鏢”機組成員為楊琦制定了詳細的帶教計劃,由簡到繁、循序漸進,帶飛一個架次講評一個架次,結合飛參判讀和視頻記錄,及時發現和糾正技術上存在的問題。

在老飛行人員的精心的帶教下,楊琦進步神速,在各項考評中名列前茅。去年底,大隊首次執行遠海遠洋任務,楊琦作為參訓人員中最年輕的飛行員,面對險局臨危不亂,嫻熟操縱、針鋒以對,圓滿完成了任務,年底他被評為優秀基層干部。

從“菜鳥”到骨干,楊琦滿懷感激地說︰“如果把自己比作一棵樹苗,正是大隊這片沃土給了我豐沛的養料,在這里時時刻刻受到鼓勵和幫助,讓我快速的成長和進步。”

人人都是“教導員”

幾天前,飛行員姬萬超遇見了一件頭疼事,孩子面臨高考需要轉學籍,自己身在部隊平時照顧不上,關鍵時刻還解決不了難題,整天悶悶不樂、茶飯不思。

教導員曹巍注意到他情緒上的變化,主動靠前詢問,並立即把情況報告上級,隨後,他又帶著部隊公函和政策,親自趕赴姬萬超的老家,和有關部門協調解決了問題,沒了後顧之憂的姬萬超精氣神足了,一門心思撲在訓練中。

要做好飛行人員的經常性思想工作,既需要黨支部用黨的創新理論武裝人、啟迪人,也需要班子成員用實際行動關心人、幫助人。“這是老教導員傳授的帶兵經驗,更是大隊傳承弘揚的寶貴財富。”曹教導員告訴筆者,在“神威”大隊,黨支部始終堅持心向官兵靠、難為官兵解、事為官兵辦,滿腔熱忱為官兵排憂解難,一直以來,支部班子人人都是官兵們心目中的教導員。

近年來,隨著軍隊調整改革的不斷深入,“神威”大隊所在師一直作為“種子”部隊為兄弟單位輸送“血液”。面對大多數同志已在駐地周邊城市安家,生活根基安穩的情況,大隊黨支部一方面開展針對性教育活動,引導官兵們舍“小家”為“大家”,樹立大局意識,另一方面更以自身立說立行為官兵帶好頭、當表率。

去年中旬,剛組建的兄弟單位在全戰區選調骨干,任職滿兩年,面臨提升的大隊長吳秋良,克服剛搬新家,孩子不到三歲的實際困難,二話不說拎起行李奔赴異地。在大隊長的影響下,大家消除顧慮紛紛請纓,“革命軍人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神威’人到哪都是好樣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