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役崗位有很大發展潛力的他,為啥申請轉文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會東 殷超 徐偉責任編輯︰楊帆
2018-05-16 04:03

“呼吸平緩、據槍穩固、人槍合一,合理利用人體骨骼的支撐力量……”武警安徽總隊合肥支隊副參謀長張來軍,正在給特戰集訓隊隊員們講解手步槍快速精度射擊動作要領。殊不知,他在2個多月前已經向組織遞交了轉改文職申請書。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轉改,無悔的人生選擇

——記武警安徽總隊合肥支隊副參謀長張來軍

■劉會東 殷 超 徐 偉

張來軍(前)帶領特戰隊員研究反恐處突訓練戰法。劉 晨攝

4月的合肥,泥土芬芳,春意盎然,孕育著一片勃勃生機。

“呼吸平緩、據槍穩固、人槍合一,合理利用人體骨骼的支撐力量……”武警安徽總隊合肥支隊副參謀長張來軍,正在給特戰集訓隊隊員們講解手步槍快速精度射擊動作要領。殊不知,他在2個多月前已經向組織遞交了轉改文職申請書。

2月初,武警部隊轉改文職人員工作拉開序幕。張來軍作為支隊領導干部,用實際行動擁護支持改革,下決心成為支隊“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消息傳開,在支隊上下引起不小震動。

“既然決定轉改,就決不後悔。”當筆者問及他的感受時,張來軍的回答依然斬釘截鐵。這種堅持,源于張來軍對軍營的真摯熱愛。

中等個頭、黝黑皮膚,今年39歲的張來軍,1997年從老家山東淄博參軍來到部隊,歷任班長、排長、副指導員、中隊長、教導員、團級支隊副參謀長、大隊長、旅級支隊副參謀長等職。轉眼間,已在部隊摸爬滾打20多年,他十分珍惜每一次轉崗任職。

1999年兵役制度改革,義務兵服役年限由3年調整為2年。家人得知消息後,勸說服役剛滿2年的張來軍退伍,跟親戚到北京經商。張來軍在電話里堅持要繼續當兵,家人怎麼也拗不過他的倔脾氣。那年,跟張來軍同批參軍的老鄉,大都退伍回家了,而他依舊堅守心中那份軍旅夢想,扎根軍營,建功立業。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2000年,張來軍在華東六省一市比武對抗考核中取得第一名的成績,榮立了軍旅人生中的第一個三等功。翌年,他憑借過硬軍政素質過關斬將,被保送入學提干。收到軍校錄取通知書的他,第一時間給家里打電話,母親哽咽著說︰“孩子,你已經長大了,今後不管你選擇走哪條路,我們都支持你。加油,兒子。”

從那一刻起,張來軍再次把夢想壓進槍膛。當排長,所在排連續2年榮立集體三等功;當中隊長5年,所在中隊3年被評為先進中隊、2年被評為標兵中隊;當大隊長3年,所在大隊連續3年被評為先進大隊……他個人先後榮立3等功7次。

羊羔跪乳,烏鴉反哺。從一名農村孩子成長為副團職領導干部,張來軍深知是部隊這個大熔爐礪煉了他,是黨組織培養成就了他。他在工作筆記本上寫道︰“人生好比下棋,每走一步必有得失,得之可喜,不得亦無憂。”

听說張來軍要轉改文職,有人很是不解︰年齡不到40歲,軍齡21年,提現職剛滿1年,長期主抓軍事訓練工作,論年齡、論資歷、論業績,在現役崗位有很大發展潛力,他為什麼要轉文職?難道是一時沖動?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自己總有一天會離開部隊,而張來軍自打穿上軍裝就夢想著能在部隊干一輩子。“轉改文職,大勢所趨,圓了夢想,何樂而不為。”張來軍坦然的回答,折射出一名老兵對部隊難舍難分的情懷,他把仕途升遷擱在一邊,毅然選擇轉改文職,想的更多的是能夠長期留在部隊,繼續獻身軍隊和國防事業。

“人生做好一件事足矣。”這是張來軍選擇轉改文職的信條。他說︰“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更是一名軍人,顧全大局,听從召喚,只求能繼續為強軍興軍事業作貢獻。”

“轉改,變的是身份,不變的是使命。將來我雖然可能無緣走上戰場,但今生有幸成為軍改的踐行者,亦算無悔無憾。”轉改文職的申請批復後,張來軍的工作筆記本上又多了這句話。

翻開張來軍履歷,從軍21載,一直活躍在特戰訓練、反恐處突一線,16次參加全國性比武競賽考核,個人成績均名列前茅。有一年,張來軍參加武警特戰比武。長期訓練的他,全身多處有傷。5公里武裝越野前,張來軍格外擔心自己的腿傷,如果運動過度,肌腱可能隨時斷裂。但他狠下心說︰“就是斷,也要等跑完5公里再斷!”張來軍快速裹緊繃帶沖上比武場,拼盡全力跑完全程並取得第7名的成績。沖過終點的那一剎那,他撲倒在地。戰友們拆開繃帶後發現,張來軍的右腿腫得比左腿粗了一圈。

近年來,張來軍先後撰寫了10萬多字的訓練心得,制作了《快速射擊組訓法》《心理素質訓練法》等4套課件,總結歸納出手槍快速射擊7步訓練法、狙擊步槍快速射擊5步訓練法和作戰心理訓練法等,創新了特戰訓練的路子,為部隊培養了一大批反恐特戰人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