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連隊:新四軍82壯士血戰1600日偽軍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王貞勤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5-25 11:25

黃克誠將軍題詞

黃克誠將軍題詞

82壯士血戰1600日偽軍

糾集這股日偽軍的,正是日軍17師團師團長川島,他一見先頭部隊被痛揍,氣得哇哇叫,當即叫囂︰“附近各路人馬立即包抄劉老莊。”時間不長,1000名左右的日軍和600多名偽軍就從四面八方聚集到劉老莊附近,形成一個包圍圈。這伙鬼子是一支1938年建立的日軍部隊,士兵作戰有術,裝備精良,配有騎兵和炮兵,攜帶有山炮、九二步兵炮、迫擊炮和擲彈筒等重武器。

1943年3月18日上午9時左右,日軍發起第一次總攻,但剛前進了30米,便被4連密集的火力擊退。這次,川島看到潰敗下來的鬼子,不但不怒,反而大喜,他得意地對部下說︰“這次進攻,是我搞的小小火力偵察。這不是土八路,是一支正規部隊。我尋找他們好多天了,這次一定不要讓他們跑掉!”

重整旗鼓之後,鬼子再次發起進攻。他們投入10多挺機槍,集中火力向4連陣地掃射。在火力掩護下,鬼子向4連陣地爬來,當距離陣地百米左右時,4連槍榴彈集中打向日軍火力點,同時輕重機槍一齊開火。日軍的第2次沖鋒很快也以失敗告終,但4連的彈藥也即將消耗殆盡。

這時,李雲鵬發現陣地前沿的日軍尸體上遺留不少槍和子彈。他和白思才商量後,安排一排排長尉慶忠帶領突擊小組去取彈藥。小組冒著日軍的槍林彈雨,取回了日軍拋下的槍支彈藥。在後撤時,尉慶忠不幸中彈犧牲。

此後,鬼子又連續發動兩次進攻,都被打退。我方各排的傷亡也不斷增長,可壯士們仍然頑強地堅守在陣地上。工事摧垮了再修,掩體毀了,用土包堵上去。輕傷員包扎好傷口繼續戰斗,重傷員拖著傷腿為戰友們壓槍彈、遞手榴彈。

川島見久攻不下,改變戰術,讓偽軍到陣前喊話,承諾只要新四軍放下武器,一定不會殺害他們。然而回答的,卻是一排子彈,喊話的偽軍當場斃命。川島惱羞成怒,用上了炮兵,他集中所有的山炮、九二步兵炮、迫擊炮、擲彈筒,向4連陣地猛烈轟擊。炮火的濃煙彌漫天空,昏天暗地。

在猛烈的炮擊中,白思才被彈片炸傷,左手失去活動能力,昏迷了過去。蘇醒後,他掙扎著爬起來,來往于壕溝內,鼓舞士氣,安慰傷員,指揮戰斗。臨近黃昏,白思才和李雲鵬再次清點部隊,發現戰士只剩下20多個,並且大都負了傷,槍彈以及手榴彈幾近打光。他們已經與敵人苦戰10個小時,還沒有吃一粒飯,喝一滴水,個個筋疲力盡,干裂的嘴唇冒著血絲。他們用于防御的交通溝,也幾乎被敵人的炮火摧平了。

白思才下了最後的命令,把余下的子彈集中給重機槍使用,輕機槍全部拆散。步槍卸下槍栓,裝上刺刀,準備肉搏戰,並將機密文件和報刊全部銷毀。

夕陽下垂,日軍發起第5次進攻,涌到了4連的陣地前沿。白思才高喊一聲“殺啊!”霍地躍出戰壕,李雲鵬揮動著上了刺刀的步槍,緊隨白思才沖了上去。在一片氣壯河山的喊殺聲中,戰士們端起刺刀,一躍而出,與敵人開展了白刃肉搏。他們的刺刀捅彎了,就用槍托砸。槍托砸碎了,就用小鍬砍。小鍬砍斷了,就用雙手掐。手臂負傷了,就用牙齒咬……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廝殺後,4連的壯士們全部倒了下去。

待一切都復歸寧靜的時候,川島心驚肉跳地走出指揮所,來到4連守御的陣地,企圖找到點“戰利品”。但是,他不僅沒有抓到一個俘虜,甚至連一支完整的槍也找不到。川島仔細清點了血泊中的新四軍人數,發現與他的1600多精兵殊死決戰了幾乎一天的,竟不過是新四軍1個82人的連隊,而他的部隊卻有170多人丟命,200多人受傷。川島拄著指揮刀,懊喪地站在這片硝煙以及鮮血浸染的土地上,忽然嚎叫一聲︰“八路軍、新四軍,大大的壞了!”

當晚,19團2營3連連長霍繼光率部到劉老莊收斂埋葬4連戰士遺體。這是霍繼光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陣地上,硝煙還沒散盡,四處丟散著被砸壞的槍,很多戰士是和日本鬼子抱在一起死的。4連犧牲的本來是82人,最後收葬的卻是84具尸體,因為有兩具把敵人抱得太緊實在分不開,只好將他們一起下葬。

打掃戰場時,他們發現有一名戰士還活著。但這名24歲的戰士傷勢實在太重了,身上有3處彈眼,十幾處刺刀的傷痕,右臂也被炸斷了。他斷斷續續地講述完那場慘烈戰斗後,還沒來得及告訴人們他的名字,就永遠地安息了。

4連82壯士悉數捐軀的消息傳到了新四軍3師7旅,指戰員們無不悲痛萬分。3月29日,19團在鄭潭口小學召開追悼大會,隆重悼念為國捐軀的戰友。新四軍3師黨委命名4連為“劉老莊連”,並將每年的3月18日定為“82烈士殉國紀念日”,同時命令以漣水獨立團2連全體指戰員為主體,組建新的4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