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國之重器”的押運兵︰無數次的秘密“旅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博 劉錦潤 宮銘責任編輯︰楊帆
2018-06-29 02:28

手持鋼槍、全副武裝,身手敏捷、彈無虛發……電視劇《絕密押運》中,押運兵的威武形象,曾讓無數少男少女欽佩向往。

你無法想象,在高鐵穿行大江南北的今天,押運兵卻是“一趟路走過春夏秋冬”。因為押運任務特殊,押運兵搭乘的是貨運列車,有時坐高鐵只需走幾個小時的路程,押運兵往往要走十天半個月。對此,官兵打趣地說︰“押運工作就是另類版的‘速度與激情’。”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守護“國之重器”的押運兵

■王博 劉錦潤 宮銘

手持鋼槍、全副武裝,身手敏捷、彈無虛發……電視劇《絕密押運》中,押運兵的威武形象,曾讓無數少男少女欽佩向往。

你無法想象,在高鐵穿行大江南北的今天,押運兵卻是“一趟路走過春夏秋冬”。因為押運任務特殊,押運兵搭乘的是貨運列車,有時坐高鐵只需走幾個小時的路程,押運兵往往要走十天半個月。對此,官兵打趣地說︰“押運工作就是另類版的‘速度與激情’。”

“穿越層巒山,汗灑戈壁灘。寂寞權作行軍酒,煩悶當作熱雞湯”“住的是鐵皮房,吃的是硬干糧;夏天熱得心發慌、冬天凍得透心涼”……這一首首官兵自作的打油詩,字里行間道出了押運兵的酸甜苦辣。沒有詩意,唯有遠方;以苦為樂、寂寞同行,這是押運兵生活的真實寫照。

守護著“國之重器”,責任重于泰山。押運兵在我國軍工領域里的作用不可替代,是武器裝備出廠到交接部隊鏈條中的重要一環。可以說,每一次武器裝備順利交接的背後,都有押運官兵的汗水和功勞。 

眼前分不清白天黑夜,但心中亮堂的是使命與責任

站台上,武警北京總隊某部上士盧宏建在巡查完列車後,與戰友一同將車門緩緩關閉。車門關上的一剎那,車廂內一片漆黑,盧宏建習慣性打開手電筒。他知道,這又將是一個漫長的“夜”……

盧宏建記不清這是第幾次擔負押運任務。他的腦海里反復出現的,是每次任務必須重復的勤務檢查程序。

與苦累相伴,與寂寞同行。長途押運路途遠、時間長,身心極為疲憊,加之路上時有突發情況,押運兵需時刻繃緊安全弦。“把車廂當陣地、視裝備如生命。”押運官兵心里,始終堅守著這條鐵律︰一刻不離。

押運的是“國之重器”,擔負的是重要使命。在押運途中,出于保密要求,每組官兵可以攜帶一部保密手機用來匯報工作,但絕不能與家人朋友聯系。

“執行押運任務,不能有絲毫大意。”這是盧宏建常常掛在嘴邊的話。

倚在火車車廂的鐵皮上,盧宏建想起多年前的一段押運經歷——

那次押運途中,押運列車突遇沙塵暴。飛沙遮天蔽日,押運列車不得不在一個不知名的小站停車。幾天後,官兵們自帶的給養消耗殆盡,但沙塵暴依舊肆虐。干糧不夠,大家有計劃地省著吃;水不夠,大家拿著水壺一人一口抿著喝。當時,大家只有一個想法︰“再苦再難,也要把設備安全送到目的地。”

清晨,盧宏建打開車廂,按慣例準備檢查設備。一縷陽光刺透朦朧的雙眼,盧宏建開心地笑了︰“沙塵暴終于停了!”火車再次駛上征程,盧宏建這才舒了口氣。

每次押運,把“國之重器”安全地押送至指定地點並交接完畢,官兵們的任務才算完成。“越接近目的地,我的心情就越緊張,因為一旦出現紕漏就意味著功虧一簣。待到任務完成,我們就想好好洗個澡、吃上一頓熱乎飯、美美地睡上一覺!”

作為押運戰線上的老兵,這一次押運任務,盧宏建沒有即將遠行的緊張與焦慮。“鐵路押運任務執行多了,也多多少少了解了列車的‘零部件’維修知識。”盧宏建說,時間長了,經驗也就豐富了,下車該怎麼配合運管人員檢查基本電路,緊固件是否牢固,自己基本上能做到心中有數。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