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墨越獄︰方志敏獄中文稿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董少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0-13 04:24

方志敏,攝于被俘當日(1935年1月29日)。

方志敏自述手跡。

1935年8月6日,中共閩浙贛省委書記、紅十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方志敏,被秘密殺害于江西省南昌市下沙窩,時年36歲。

從彈盡糧絕被俘到英勇犧牲,方志敏用在獄中的半年多時間,寫下了《清貧》《可愛的中國》等不朽名篇。這是一位共產黨人在生命最後時刻的內心獨白,字里行間流淌著共產黨人對信仰的絕對忠誠,對國家和民族的深沉大愛。

習近平總書記說過︰“我多次讀方志敏烈士在獄中寫下的《清貧》。那里面表達了老一輩共產黨人的愛和憎,回答了什麼是真正的窮和富,什麼是人生最大的快樂,什麼是革命者的偉大信仰,人到底怎麼活著才最有價值。每次讀到都受到啟示,受到教育,受到鼓舞。”

今天,我們吟誦方志敏的獄中遺作,心潮澎湃的同時,又不禁好奇,這位被蔣介石親自布置勸降的共產黨人,在獄中的一舉一動都被嚴密監視、嚴防死守,他如何寫下這樣赤誠熱烈的革命文字,又如何讓這些文稿穿透敵人的銅牆鐵壁傳遞出來、流傳下來?

擬定數萬言

這間囚室,四壁都用白紙裱糊過,雖過時已久,裱紙變了黯黃色,有幾處漏雨的地方,並起了大塊的黑色斑點;但有日光照射進來,或是強光的電燈亮了,這室內仍顯得潔白耀目。對天空開了兩道玻璃窗,光線空氣都不算壞。對準窗子,在室中靠石壁放著一張黑漆色長方書桌,桌上擺了幾本厚書和墨盒茶盅……驟然跑進這間房來,若不是看到那只刺目的很不雅觀的白方木箱,以及坐在桌邊那個釘著鐵鐐一望而知為囚人的祥松,或者你會認為這不是一間囚室,而是一間書室了。

這間囚室所在的南昌綏靖公署是國民黨“圍剿”紅軍的大本營;囚室中這位每日埋頭寫作的“犯人”化名祥松,實則是中共閩浙贛省委書記、紅十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方志敏。

“手執著筆,一面構思在寫,一面卻要防備敵人進房來”。獄中寫作,困難可想而知,但方志敏卻執意要在敵人眼皮底下,為黨留下“十余年斗爭的經驗,特別是這次失敗的血的教訓”。

1935年1月,方志敏在率領紅十軍團北上抗日途中兵敗被俘。這次失敗不但令8000多人的隊伍損失殆盡,就連他苦心經營多年的閩浙贛蘇區也危在旦夕。

“蠢子!木頭!為何從前都精明,而這次卻如此糊涂!”每每想起這次失敗,方志敏都這樣罵自己。“如果不那樣做,如果這樣做,那還會失敗?”有時,他甚至一邊捏緊拳頭捶打自己,一邊忿忿地罵道︰“打死你這個無用的死人!”

紅十軍團的失敗,讓他陷入深深地自責——即使失敗不能歸咎于他個人。

1934年12月,方志敏按照中央命令,率由紅十軍團組成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從贛東北出發,向皖南進軍。這是一次深入敵軍戰略重地的九死一生的行動。40天後,部隊不得不重返贛東北。但就在回撤途中,在浙贛邊的開化、德興兩縣交界處,部隊被七倍于己的國民黨軍重重包圍。

1935年1月16日,方志敏命令粟裕等率先頭部隊800人立即沖出重圍,自己則不顧勸阻,帶著身邊的十幾名警衛人員留下,等待與軍團長劉疇西率領的約3000人的大部隊會合。這時國民黨軍收緊了包圍圈,紅軍血戰八天八夜,彈盡糧絕,多次突圍未果。除部分指戰員或三五成群或成班成排沖出重圍外,1000余人陣亡。因負傷或饑餓倒地不起而被俘者超過千人。

1月29日晨,陷于絕境、七天未食、饑寒交迫的方志敏,不幸被俘。

當天晚上,在懷玉山麓玉山縣隴首村國民黨軍獨立第四十三旅一個團部,方志敏坦蕩從容,揮筆寫下245個字的《自述》︰

方志敏,弋陽人,年三十六歲,知識分子,于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第一次大革命。一九二六至一九二七年,曾任江西省農民協會秘書長。大革命失敗後,潛回弋陽進行土地革命運動,創造蘇區和紅軍,經過八年的艱苦斗爭,革命意志益加堅定,這次隨紅十軍團去皖南行動,回蘇區時被俘。我對于政治上總的意見,也就是共產黨所主張的意見。我已認定蘇維埃可以救中國,革命必能得最後的勝利,我願意犧牲一切,貢獻于蘇維埃和革命。我這幾十年所做的革命工作,都是公開的。差不多誰都知道,詳述不必要。僅述如上。

這篇金石鏗鏘的自述,成為方志敏的第一篇遺作,也是他唯一寫給敵人的“交代”,後在1985年被收錄在由鄧小平親筆題寫書名的《方志敏文集》中,作為首篇。

1月30日,方志敏被用竹轎子從隴首村抬至玉山縣城,被關押在城內大水坑任蔭奎大宅邸——國民黨軍獨立第四十三旅旅部。這時,他痛苦地發現,紅十軍團軍團長劉疇西和紅十九師師長王如痴也關在這里。他們是在部隊打散後,比他早一兩天被俘的。

2月1日,國民黨在上饒公共體育場舉行了“上饒各界慶祝生擒方志敏大會”。戴著手銬腳鐐的方志敏,在台上昂首挺立,正氣浩然,觀者無不暗暗驚嘆、敬佩。方志敏在獄中文稿里寫下了當時的心境:“他們背我到台口站著,任眾觀覽。我昂然地站著,睜大眼楮看台下觀眾。我自問是一個清白的革命家,一世沒有做過一點不道德的事,何所愧而不能見人。……到了弋陽和南昌,也同樣做了這套把戲,我也用同樣的態度登台去演這幕戲。”

國民黨在南昌同樣舉行“慶祝生擒方志敏大會”。目睹現場的一位美國記者曾這樣報道:“戴著手銬腳鐐的方志敏被用裝甲車運到現場。他在大批士兵押解下露面。沒有一人歡呼,個個沉默不語,連蔣介石總部的軍官也是如此。這種沉默表示了對昂首挺立于高台之上毫無畏懼神色的人的尊敬和同情。他被匆匆帶走,因為人群的這種沉默使當局感到十分可怕。”

方志敏在南昌的“委員長行營駐贛綏靖公署”軍法處看守所,最初被關在普通號,與劉疇西、王如痴、曹仰山同囚一室。方志敏記述:生活上“軍法處算是優待了我們,開三餐飯,開水盡喝,並還送了幾十元給我們零用。但我們比普通囚犯,卻要戴一副十斤重的鐵鐐,這恐怕是特別優待吧。”

1935年2月底,國民黨江西省黨部一個執委偕江西《民國日報》記者來訪。當記者問到是否向獄方提出“假以時間,俾寫自傳”時,方說“擬定數萬言,唯以心緒不寧,迄未成就”。

事實上,方志敏留下的獄中文稿遠不止“數萬言”。目前有據可查的有16篇,現存13篇,計13萬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