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墨越獄︰方志敏獄中文稿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董少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0-13 04:24

 

《可愛的中國》手稿。

“宣傳了十個人來參加革命”

曾經有一個說法流傳甚廣,稱方志敏獄中寫作是受魯迅先生的鼓勵。

按此說法,1935年春,方志敏在南昌軍人監獄中,秘密委托監獄的一個同情革命、欽佩紅軍的“某某義士”,把他致魯迅的一封信,“送往上海交內山書店轉魯迅先生”。魯迅接信後,及時作了回復︰“如果發動一個營救運動,那只有加速方志敏同志的死刑執行期,因此應該利用蔣介石企圖軟化方志敏同志的暫短時期,在獄中趕快為黨、為中國後代人寫下一些珍貴的遺言”。于是,方志敏按魯迅先生的意見做了,“從而產生了犧牲前撰寫的《可愛的中國》等文獻”。

可是,這種說法早被不少檔案、黨史工作者及部分學者經考證而否定了。

通過方志敏在獄中文稿中標注的寫作時間,可以看出,他是從3月開始寫作,第一篇是6萬字的《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寫了大約一個月時間。這是獄中文稿中最長的一篇。文中有一段說了他寫稿的情況︰在獄中的普通號,“只是看書與寫文字。我曾囑咐王(如痴)寫一寫紅軍的建設,他認為寫出寄不出,沒有意義,不肯寫,仍舊與劉(疇西)整日下棋。我因他的話,也停了十幾天沒有執筆,連之前寫好了萬余字的稿子都撕毀了,後因有法子寄出,才又重新來寫。”

照此推算,方志敏在入獄不久就開始寫作了。

如果真是在魯迅的鼓勵下開始寫作,那麼方志敏先要完成這些事︰找到能替他秘密送信的“某某義士”,這位“義士”趕到上海,見到魯迅,再返回南昌,帶回魯迅的“鼓勵”——從方志敏入獄到他提筆寫作,最多一個月,短則半個月,且不說獄中的方志敏找到可以信賴的“義士”需要多少時間,光是當時的交通條件,從南昌到上海,先要從陸路轉道九江,換乘長江客輪,路上的往返恐怕都不夠。

方志敏確實給魯迅先生寫過信,不過那是他寫好獄中文稿之後,想托付雖未謀面卻完全信賴的魯迅轉遞文稿。這是後話,暫且按下不表。

在1935年6月19日下午寫成的《贛東北蘇維埃創立的歷史》最後一段,方志敏寫道︰“為要延緩敵人對我們死刑之執行,以達到越獄的目的(因為一時找不到人送信出來,得不到外援,恐越獄是要成幻想),與取得在獄中寫作之不受干涉,我曾向敵人說要寫一篇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經過與贛東北蘇區的詳情,敵人樂得什麼似的,趕快令看守所供給桌椅筆墨和稿本。”

很明顯,直到方志敏真正動筆前,他還沒有找到能夠送信聯絡的人。

而此文的最後一句說︰“我希望這篇稿子,能借朋友之力,送到黨的中央。”也就是說,最晚在6月份,方志敏已經有了可以遞信的人。聯系到上文所說“恐越獄是要成幻想”,可以看出,方志敏做好了犧牲的準備,這些稿子也是預備自己犧牲後,能傳遞給黨中央。

從被俘的那一刻開始,方志敏就抱定了“以一死以謝黨”的決心。為此,他還與劉疇西等三人商量好了臨刑前的口號。

但是,方志敏沒有選擇等待死亡,而是采取了更積極的斗爭方式。

方志敏首先想到的是越獄。他認為︰“我不應該利用目前的一切可能與時機,去圖謀越獄嗎?我不應該對敵人施行一些不損害革命利益的欺騙和敷衍,以延緩死刑之執行嗎?應該的,應該如此做去。”

為了越獄,方志敏做了大量的工作並取得了成效。他寫道︰“我在獄中並未一刻放棄宣傳工作,以致看守所的官吏們嚴格禁止看守衛兵到我房來,怕接近我而受到我的煽動。我在此宣傳了十個人來參加革命,將來可望發生作用。”

在國民黨的監獄中,一個共產黨要犯居然還能“宣傳了十個人來參加革命”。這是一個純粹的共產黨人煥發出的人格魅力和巨大的感召力使然。

我們現在已經無法確知方志敏感化的全部十個人,但其中與他接觸最多、關系最密切的三個人,是確定無疑的。

第一個人是看守所代理所長凌鳳梧。凌鳳梧比方志敏年長3歲,讀過英語、政法兩個專科學校,1934年經人介紹來到南昌在江西綏靖公署軍法處工作。方志敏被關押進“委員長行營駐贛綏靖公署”軍法處看守所不久,他成為了看守所代理所長。

凌鳳梧領受了上司“勸降”的任務與方志敏接觸,結果不但沒有完成任務,反而在耳聞目睹了這位共產黨人優秀的思想品質和高尚的氣節情操後,深深為之折服。凌為減輕方志敏的痛苦,曾在請示軍法處“未獲準”的情況下,私自將方志敏腳上的重鐐改換為輕鐐,並曾暗中支持過方志敏越獄,可惜未能成行。由于凌多次暗中庇護方志敏,以至于在方志敏被秘密殺害後,他曾因有“通共嫌疑”而遭到拘押收審。

第二個人是高家駿,又名高易鵬,浙江紹興人。他畢業後曾在杭州當過店員,後為找生活出路,經人介紹赴南昌參加軍法處招聘繕寫員的考試,被錄取為上士文書。高家駿和凌鳳梧是同鄉,在軍法處關系很好。他有機會經常接觸方志敏,听方“講故事”。

高家駿當時二十出頭,雖在國民黨監獄工作,卻仍是個熱血青年,很自然地,他被方志敏的錚錚鐵骨感召,由同情轉為敬仰,為方志敏提供了很多支持和幫助。

第三個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他其實是方志敏的“獄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