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墨越獄︰方志敏獄中文稿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董少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0-13 04:24

方志敏在南昌豫章公園被“示眾”,大義凜然之態讓人動容。

《清貧》手稿。

必死的決心

方志敏給胡逸民夫婦的信寫于1935年5月,胡逸民向他許下轉遞文稿的“諾言”自然是在這之前。方志敏在《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中提到,他曾因無法把文稿傳遞出去而停筆,直到“後因有法子寄出,才又重新來寫”。這個“法子”,很可能靠的就是胡逸民。

當然,在監獄這個極特殊的環境下,方志敏也沒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胡逸民一個人身上,他還找到了其他的“法子”——靠的是看守所的文書高家駿。事實上,這條路徑更早地為方志敏傳遞了獄中文稿。

高家駿和方志敏的接觸也是從“好奇”開始的。據高家駿在新中國成立後留下的口述資料,他听說看守所新關進了一位共產黨的大人物,叫方志敏。于是,便趁著去牢房出售大餅(看守所牟利的手段)的機會,想看看方志敏究竟是何等人物。

高家駿描述的方志敏“身材魁梧,方臉龐,濃眉毛,兩眼炯炯有神,很威武。”方志敏看到這個年輕人在觀察自己,還主動和他攀談起來。方志敏的平易近人和在獄中的樂觀精神,讓高家駿心生好感。

後來接觸多了,方志敏崇高的人格和豐富的學識,讓高家駿甚為欽佩。高家駿對方志敏幾乎無話不談,連自己戀愛的苦惱也向方志敏傾訴。而最讓他感到受教育的,是方志敏給他講授的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這真是諷刺,一個國民黨監獄的職員,卻從一個共產黨人那里領悟到了“三民主義”的真諦。

高家駿起初盡己所能地為方志敏做一些瑣事,比如購買報紙、暗中傳遞紙條給獄中同志等。在方志敏確認他可以信賴之後,甚至托他搞到了一根小鋸條,一點點地鋸鐐銬,為越獄做準備。可惜越獄計劃最終沒有得到機會。

高家駿同樣為方志敏的寫作提供了幫助。

方志敏寫作的機會,是“向敵人說要寫一篇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經過與贛東北蘇區的詳情”而得到的。敵人以為能得到方志敏的“交待材料”,這才提供了紙筆。他們也防著方志敏寫其它的東西,更不能讓那些東西流傳出去,每張紙上都有編號。但是敵人怎麼也想不到,方志敏入獄不久,就把看守所所長凌鳳梧等一批大小獄吏,發展成了自己的支持者。給方志敏供應紙筆的高家駿,自然很方便做些手腳,讓方志敏真正的寫作不為敵人所知。

高家駿還提到,方志敏曾讓他弄一些米湯。他起初不明所以,後來方志敏托他傳遞文稿時,有不少是空白紙張。方志敏告訴他,這些要用碘酒擦過才能顯出字來——這是最簡單的密寫方式,使用的是“碘遇澱粉變藍”的化學原理。方志敏後來從獄中傳遞的密寫文稿,想來就是用米湯所寫。

方志敏寫好的文稿逐漸增多,如何躲過敵人的眼線是個難題。方志敏在牆上挖了個洞,文稿放在洞中。這個洞他只告訴了高家駿。據高家駿回憶,洞有半塊磚頭大小,外面用紙糊著,剛好被床沿擋住。方志敏提防著敵人隨時可能殺害他,因而囑咐高家駿,如果他遇害了,請高家駿一定把這些文稿取出,想辦法交給共產黨的組織。

但是到了6月,方志敏決定提前把部分文稿傳遞出去。高家駿的口述提到,當時方志敏覺得“無法越獄,只好設法‘社會營救’,就是請上海的宋慶齡、魯迅等知名人士出面營救。”

這個說法不能算錯,方志敏確實給宋慶齡、魯迅等人寫了信,但“社會營救”同樣機會渺茫,方志敏很清楚這一點,他對獲救的態度一直都是“就是這樣吧——以必死的決心,圖謀意外的獲救!”

真正促使他盡快送出文稿的原因,是他已經明確感覺到犧牲的步步迫近,一系列的打擊在6月接踵而至。

6月23日,方志敏寫了《記胡海、婁夢俠、謝名仁三同志的死》,文中回顧,6月5日端午節那天,他請曾任江西省蘇維埃政府政治保衛局局長婁夢俠來聚餐,並隔著“櫳塞子”與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土地部部長胡海交談。僅隔三四天,婁夢俠、胡海和曾任中共興國縣委書記的謝名仁便被殺害。文中稱贊“他們臨難不屈,悲壯就死,不愧為無產階級的先鋒隊”。

6月9日,方志敏的妻子繆敏也被國民黨抓捕了。繆敏是在德興縣毛山塢水竹窩被國民黨軍第二十一師某團捕獲的。當時,她懷有身孕,隨紅軍游擊隊在山上堅持,因山上的條件惡劣且要躲避敵人,孩子降生即夭亡,產後沒幾天便被俘。繆敏曾被軍法處提訊,凌鳳梧、高家駿等分別把這一情況告訴了方志敏。方志敏說︰“她被俘我知道了。她懷孕產嬰,一定影響身體健康。她臨難不苟免,一股巾幗氣,我為她自豪!”

犧牲隨時可能到來,必須要在犧牲前,把嘔心瀝血數月寫成的文稿能夠交給黨組織,這是方志敏為黨做的最後一項工作。

誰能擔任這個“信使”?高家駿向方志敏推薦了他的女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