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墨越獄︰方志敏獄中文稿是如何流傳下來的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董少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0-13 04:24

 

潘漢年(署名“小K”)寫在馮雪峰手抄方志敏《給黨中央的信》背面的《附信》手跡。(局部)

四送文稿

1935年7月初,18歲的杭州姑娘程全昭應男友高家駿之邀,瞞著家人,從杭州匆匆趕往南昌。

程全昭比高家駿小五歲,兩人是青梅竹馬的一對戀人。但是因為家境懸殊,這份戀情遭到了程家的反對。程全昭在後來的口述中,這樣描述自己的南昌之行︰“瞞著父母,私奔而來。”

在旅館見到高家駿,兩人自有一番衷腸要訴。高家駿依照方志敏教給的方式,第一天並沒有告訴程全昭送信之事。當時的程全昭畢竟只是個單純的小姑娘,涉世未深,一上來就說這個有殺頭風險的秘密,方志敏和高家駿都擔心她被嚇住。兩人只是傾訴相思之苦。高家駿把關押在看守所中的方志敏當成一件大新聞說了出來,並詳細說了方志敏的英雄事跡。

第二天,高家駿才把替方志敏送信的事告訴程全昭。

程全昭既緊張,又激動。她從來沒有過類似的經歷,但她已經被方志敏的信任所感動。高家駿給了她幾張“李貞,住址寶隆醫院”的名片,再交給程全昭20元錢當路費。“李貞”是方志敏給程全昭起的化名,取“真理”之意,又是“力爭”的諧音,就是“為真理而斗爭”。

“李貞”果然不負重托。

程全昭帶著高家駿交付的一個紙包,和方志敏分別寫給宋慶齡、魯迅、鄒韜奮和李公樸的四封信,趕赴上海。

她首先到了宋慶齡家,一位保姆開了門。程全昭講明來意,保姆稱宋慶齡去廬山避暑了。程全昭便把信和“李貞”的名片給了保姆。

程全昭隨即來到生活書店找鄒韜奮。但鄒韜奮當時在國外。程全昭留下了信和名片。接著去內山書店找魯迅。書店里的伙計告訴程全昭︰魯迅你是找不到的。但你如果有事,我們可以轉告他。程全昭就把信留給了伙計。

最後,程全昭來到中華職業學校找李公樸校長。李公樸也不在。學校老師告訴程全昭︰李校長一般是晚上六點半來上課。程全昭就一直等在學校門口,終于見到了李公樸。

程全昭到底是沒有任何秘密工作的經驗,直接告訴李公樸說,“我從江西來,幫方志敏送一封重要的信給您。”李公樸卻不能憑這句話就完全相信程全昭,于是說了句不留把柄的話︰“我不認識這個人,他怎麼會讓你送信給我?這樣吧,信先放我這里好了!”

信都送到了,程全昭返回在上海的暫住地寶隆醫院。夜深了,一位打扮時髦的少婦來到寶隆醫院找“李貞”。她告訴程全昭,她姓宋,是宋慶齡派她來找李貞的。程全昭以為眼前的這位貴夫人就是宋慶齡,就把紙包中的文稿交給了她。這位少婦又告訴程全昭︰“你來上海送信的事已經有人知道,你必須趕快離開上海,我就是特地趕來通知你的。”

第二天一早,程全昭就趕忙離開上海。因為錢已不夠回南昌,她只能先回杭州。因為這次“私奔”,程全昭此後被家里人嚴加看管。

而在南昌的高家駿,等了二十多天也沒有程全昭的回音。他著急,方志敏也著急。為了把余下的文稿送出去,高家駿又接受了方志敏的囑托,帶著與程全昭同樣的信件,到上海找黨組織。

高家駿請了長假,于1935年7月30日抵達上海。送出了方志敏寫給李公樸的信後,發現有人跟蹤,便急忙離開上海前往杭州。後來因家中失火,其余三封未送出的信全被燒毀。

高家駿回到杭州後,居然在第二年十月份偶遇了已被釋放的胡逸民。從胡逸民那里,高家駿得知,他走後數日,方志敏就被蔣介石下令秘密處決了。軍法處雖不知高家駿、凌鳳梧等人合謀暗中為方志敏傳送密件,但已覺察他倆同情方志敏,關系較密切,凌鳳梧已被軍法處審查,不知所終的高家駿被通緝。

從此,高家駿改名高易鵬(亦寫作高翼鵬),逃離杭州,輾轉多地,在亂世中艱難謀生。他和程全昭的戀情最終無果。

那時的高家駿還不知道,他踫上的“老熟人”胡逸民,正在趕赴上海的路上,而且他的上海之行,也是為方志敏轉遞文稿。

據胡逸民口述,方志敏是在7月末的一個深夜里,和他進行了最後一次長談。他暗暗塞給胡逸民一大包寫好和未完成的稿子,懇切地說︰“你一定獲得釋放,我倆總算有過囚友之交,拜托你,拜托你出獄後,找到住四川北路的魯迅先生……”

這一番懇談,竟成永別遺言。

8月6日凌晨,胡逸民被一陣鐐銬的“嘩啦”聲驚醒,爬起來一看,方志敏正被幾個獄警押出囚室。經過自己的牢門時,方志敏投來一望,再無言語。幾天後,胡逸民獲知了方志敏被秘密殺害的確切消息。

一年後,1936年秋,在國民黨元老、中央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出面說情和馮欽哉將軍的擔保下,蔣介石釋放了胡逸民。

胡逸民帶著方志敏的獄中文稿,趕赴上海去完成他的遺願。但是等胡逸民11月初抵達上海,卻晚了一步——魯迅先生于1936年10月19日逝世。

胡逸民轉而想把文稿交給共產黨的組織,然而十里洋場,人海茫茫,一個國民黨的元老,怎麼可能找到共產黨的地下組織?正茫然無緒之時,他在報紙上看到了“上海救國會”的報道,突然眼前一亮,上海救國會的主要發起人之一章乃器,據說與共產黨頗為友善。

胡逸民輾轉找到了章家,把方志敏獄中文稿托付給章乃器夫婦,使這部分文稿得以留存下來。

除了程全昭、高家駿和胡逸民這三次傳遞獄中文稿,據胡逸民回憶,他的姨太太向影心時常到南昌的看守所中侍奉他,得以認識方志敏,也曾為方志敏向監牢外送過信(很可能包括文稿)。

向影心本身是一個極為復雜的人物。她是比胡逸民小二三十歲的姨太太,專程從南京到南昌照料獄中的胡逸民,似乎夫婦感情不錯。但是沒等胡逸民出獄,她卻和國民黨中央軍校教導隊總隊長桂永清混在了一起。後來她被戴笠相中,發展成了軍統女特務,然後又嫁給了毛人鳳……很可能方志敏早就敏銳地察覺到向影心不是那麼可靠,在《遺信》中說︰“就是你的夫人,現在也表示缺乏勇氣。”

向影心傳遞獄中文稿只有胡逸民的回憶中提到,其傳遞的內容和流向,只怕會永遠是個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