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見字如面到視頻聊天 "拇指時代"的軍營什麼樣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陶李 安陽 向勇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8-11-05 00:28

如果做項問卷調查——“現代人最為重要的物品”,相信很多人都會選擇“手機”。

改革開放40年來,從書信、電報到BB機、“大哥大”再到今天的智能手機,人們的通信聯絡方式發生了巨大變化。可以說,通信工具的迭代更新,給我們的工作、生活帶來便捷的同時,也悄然改變著原有的生活、學習方式。

“機”不離身、“網”不斷線是信息時代留給人們的深深烙印。而隨著“網上長大的一代”參軍入伍,他們會給部隊帶來哪些新情況,又會怎樣影響著今天的軍營?

近日,記者走進陸軍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看一看“拇指時代”的軍營是什麼樣。

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當軍營走進“拇指時代”

■陶李 安陽 中國國防報特約記者 向 勇

新戰士王迪與母親視頻通話。江 耀

從見字如面到視頻聊天

打開手機,與家人視頻通話,已成為該旅衛生連軍醫李偉晚飯後的“必修課”。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人們主要的通信工具是書信和電報,收到一封家書,不管是剛入伍的新兵還是干部,總是迫不及待地拆開閱讀。因為這幾乎是那個年代軍人與家人唯一的交流方式。

老家河北的李偉清晰地記得,上世紀90年代初,家人給他介紹了對象,兩人只見過一面,之後的聯系全靠每月幾封書信。

“白天忙于訓練,只有晚上有點時間寫信,每當收到對方來信,總是特別開心。”李偉說,因為距離遙遠,每封信要在途中傳遞10天到半個月,一年下來也有幾十封。

每次看完,李偉就把信壓在枕頭底下,每每惦念時就拿出來,這是那個時代的“見字如面”。

後來有了公共電話,寫信就少了。李偉一到休息時間就跑到電話亭排隊等候,每次打電話一直要到身後戰友催了又催,才依依不舍地將電話掛掉,“大半個月的工資都獻給了郵電局”。

1983年,第一部商用移動電話誕生,此後30多年里快速更新換代,到如今進入4G“拇指時代”,智能手機更是隨處可見。軍營也不例外。2015年7月,原四總部頒布《關于進一步規範基層工作指導和管理秩序若干規定》,明確允許軍人使用智能手機。自那以後,李偉與家人的聯絡就變成了視頻聊天。他不禁感嘆,這些年變化實在太大,以往不敢想的事如今變成了現實,“飛鴿傳情”的年代一去不復返。

智能手機不僅改變了人們的通信方式,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不久前,該旅對今年剛入伍的新兵進行思想調查,據統計,想家、想父母的比重較以往下降不少。新兵團副政委王強告訴記者︰“以前智能手機沒有放開時,一些新兵有啥心事就憋著,久而久之就會出問題。現在,新兵可以按規定使用智能手機,他們有什麼煩心事可以通過手機視頻面對面和家人或者朋友說一說,這樣更利于我們開展思想工作。”

大學生新兵趙南入伍前听說軍營里不讓用智能手機,便藏了個心眼,特意購置了兩部手機,一部在規定時間內上交,一部還繼續偷著用。入營不到3天,趙南的“躲貓貓”行為就被眼尖的班長發現,並被責令3天不準使用手機。事實上,軍營是允許在休息時間使用智能手機的。

3天後,趙南按規定取出手機,迫不及待地連線女友。面對女友的抱怨,趙南道出原委,了解情況後,女友表示理解,並與趙南約定以後在規定使用手機的時間進行連線。說起這事,20歲出頭的趙南羞得臉通紅,他說,從那以後,自己和女友聊天從“地下”轉入“地上”,每次視頻他都要把部隊里的新鮮事和取得的成績分享給她,他們還把這種線上聊天稱之為“定時約會”。

趙南的班長薛方熊告訴記者,為了贏得女友、家人“點贊”,趙南訓練、工作更加刻苦了。在新兵團里像趙南這樣的情況還有很多,該旅借助微信視頻、朋友圈等平台,開展“曬一曬成長變化”活動,用視頻曬變化促進新兵成長進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