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深圳支隊守護特區改革開放記事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玉山 黃桂斌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11-10 16:10

奮進在改革開放春風里

——武警深圳支隊守護特區改革開放記事

新華社深圳11月10日電   春潮涌動,時光荏苒。

1979年,深圳蛇口,開山填海的炮聲炸響,傳出“改革開放的第一聲春雷”。勇立潮頭的深圳,以最鮮明的形象昭示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決心與希望,創造出令世界驚嘆的“深圳奇跡”。

1983年,在這片生機盎然的熱土上,肩負著護衛改革開放使命的武警深圳支隊應運而生。35年來,一茬茬官兵居特區之地,承特區之責,創特區之為,用生命和熱血守護著這座城市,乘風破浪,揚帆奮進。

築夢前行

大潮起珠江。

在深圳博物館里,一張照片格外醒目——身著軍褲的漢子,雙腳插進淤泥,彎腰弓背,手抓鐵鍬,奮力開荒建設。

恰似一道縮影,奮進在改革開放春風里的武警深圳支隊官兵,積極支援特區經濟建設︰這座城市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無不凝結著武警官兵的夢想與忠誠。

今天,被譽為深圳一景的深圳河,當年淤泥深厚,臭不可聞。

沒有一件大型裝備的武警官兵跳進臭水爛泥,輪番人工清淤,讓河道恢復了幾十年沒有過的清澈。

深圳大學,被譽為“中國最美大學校園”之一。這座校園建校之初,也沁潤著武警官兵的汗水。

上世紀80年代,深圳開工建設第一所高等學府深圳師專。武警深圳支隊派出百余名官兵開進荒郊野嶺,揮鍬舞鎬,手抬肩扛,為校園建設搬磚拉土。這個學校後來成為深圳大學一部,哺育著莘莘學子茁壯成長,蔚然成林。

生死營救

2015年12月20日,深圳市光明新區紅坳渣土受納場發生特大滑坡,半山渣土傾覆而下,將幾十棟建築淹埋,數十人失聯,情況萬分危急。

災情就是命令,時間就是生命。

武警深圳支隊第一時間抽組500名官兵投入救援。作為第一支救援力量,在突如其來的災難面前,他們為驚恐無助的群眾帶來了希望。

到達現場後,官兵們迅速對外圍進行了封控和警戒,同時對企圖進入現場的群眾進行勸導和疏散。

天漸漸黑下來,大型的救援機械還沒有到,但救人刻不容緩。

官兵們打著手電一刻不停地搜尋著,有的戰士手都挖破了,顧不上包扎,因為“人命關天,爭取一秒是一秒。”

“生命探測儀發現,這里有生命跡象!”23日6時38分,經過官兵日夜奮戰,滑坡救援現場創造了一個奇跡︰幸存者田澤明被困67個小時後成功獲救!

兄弟救援部隊撤離後,武警深圳支隊官兵繼續戰斗在一線,先後完成消毒防病、恢復生產自救等善後工作。

無懼生死考驗,無愧崇高使命。

多年來,武警深圳支隊先後圓滿完成亞運會、大運會等重大活動安保任務,成功處置清水河大爆炸等重大突發事件,被譽為“守護特區平安的忠誠衛士”。

守護光明

“我站在這里,守護萬家燈火。”哨兵吳紫秋的腳下,是新中國第一座大型商用核電站——大亞灣核電基地。

大亞灣核電基地位于深圳大鵬灣畔,距香港尖沙咀僅51公里,80%的電力供應香港,屬國家重要警衛目標之一。

守護光明不容易。核電基地佔地廣,執勤點多、線長、面廣,戰士們上哨來回步行就要兩小時,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挑戰,還有大亞灣的風。

已經退役的老兵蘇毅星已記不清經歷了多少次台風,他說自己是在哨位上“見識”12級台風最多的哨兵之一。

當年,部分海邊的哨位一旦台風來臨,哨兵可能會連人帶槍被卷入大海。蘇毅星想了個辦法,在哨位上常備背包繩,台風來時,迅速將自己牢牢綁在哨位上。

如今,隨著執勤設施的升級改善,“背包繩抗台風”早已成為歷史,但武警官兵們忠誠依舊,日夜守護著光明。

“大亞灣美麗如畫,我們堅守哨位奉獻青春。無怨無悔,我們是光榮的核電衛士……”

潮起潮落,歲月流金。

武警深圳支隊官兵把青春與夢想留在了大亞灣,也永遠留在了深圳改革開放的歷史長河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