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功,上甘嶺戰役最前沿之主將也——

上甘嶺歸來,不願看《上甘嶺》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吳東峰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1-28 09:53

崔建功將軍,上甘嶺戰役最前沿之主將也。將軍濃眉方臉,身材微胖,性情和藹,親切可人,無語不詼諧,無事不穩妥,無處不安然。故初識者,左看右看,皆不信其為特等功、一級英雄榮膺者。

崔建功河北魏縣人,世代書香。16歲便離家外出謀生,獨自一人闖蕩江湖,曾于東北軍當兵,入伍後即開赴陝北與紅軍作戰。老兵李德勝說︰“槍一響,就投降。紅軍優待俘虜,願回家,送三塊大洋。”新兵崔建功暗記之。1935年紅軍長征後的直羅鎮一役,崔建功只朝天放了一槍,就舉槍當了俘虜。將軍從不諱言當俘虜事,且自謂是“長征的勝利品”“被機關槍歡迎過來的紅軍”。

河南重鎮西趙堡,居高築壘,寨牆堅固,為當地土頑據守。昔八路軍攻之不克,國民黨攻之不克,日軍攻之亦不克。1948年8月,劉鄧大軍過黃河時為西趙堡所阻。崔建功以新組建之旅取之。據雲,毛澤東聞訊秉燭夜視地圖,查西趙堡之方位。

解放戰爭時,崔建功于秦基偉部下鞍前馬後,南征北戰。1951年入朝作戰後,崔建功又在秦基偉麾下。

1952年10月14日凌晨,上甘嶺大戰爆發。美韓軍攻勢洶涌,以300門大炮、40架飛機、120輛坦克,輪番轟炸上甘嶺。十五軍四十五師師長崔建功率官兵頑強抗擊,與敵膠著。15、16、17日,交戰雙方于上甘嶺拉鋸,上甘嶺表面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刀光劍影,血肉橫飛,其慘烈為近代戰爭史所未聞。至18日,美韓軍又投入一個團兵力猛攻,四十五師前沿防守部隊終因傷亡過重,退守坑道,上甘嶺表面陣地第一次全部失守。此時十五軍軍長秦基偉與崔建功電話熱線頻頻,崔不得不向老首長叫苦︰“軍長啊,我的部隊快打光了,有的連隊只剩下幾個人了。沒有兵怎麼打仗?”素來心直口快的秦基偉聞之半晌無聲,繼而回答︰“老崔啊,陣地丟了,回頭不好見我喲。”崔建功手持電話一愣,只答︰“那當然。”

秦軍長語調極平和,分量卻極重。崔即召集作戰會議,下定決心︰“打吧,打剩一個連,我當連長。打剩一個班,我當班長。如果我犧牲了,我的第一代理人就是唐萬成(四十五師副師長)。”

上甘嶺戰斗第一階段,經過七天七夜的反復爭奪,四十五師頂住敵人的狂轟濫炸和輪番攻擊,堅守陣地,以傷亡3200余人的代價,斃傷敵7100多人。據一位西方記者報道︰“一個美軍連長點名,在下面回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後來,崔建功回憶上甘嶺戰斗情景甚詳。經過43天激戰,四十五師依靠坑道工事,最終守住陣地。四十五師約一萬余人,傷亡過半。戰斗最關鍵時刻,崔建功命令所有人員均上前沿坑道參戰。警衛連上去了,勤雜人員上去了,連他的警衛員也被攆上去了。

崔建功回憶及此,背過臉去,肩膀抖動。因為他們上去了,就再也沒有回來。崔無比自豪地將戰役中的戰斗英雄一一屈指數來︰“上甘嶺戰役中,舍身炸敵群、炸地堡,像黃繼光那樣舍生忘死,與敵人同歸于盡者,四十五師就有三十多位。”將軍言此激動萬分,以殘疾之軀伏案揮毫題詞——上甘嶺精神萬歲!

1952年10月27日,中國人民志願軍、朝鮮人民軍聯合司令部發出表彰十五軍四十五師上甘嶺戰斗嘉獎令。秦基偉接到通令表揚電報後,大呼︰“立即通報全軍及四十五師。給我接四十五師崔建功電話。”剛接通電話,秦基偉一把搶過話筒,大聲說︰“志司通報了你們師……”沒說完,停了好久,才緩過那陣激動勁來。崔建功緊握話筒的手在發抖,潸然淚下,只是“嗯、嗯、嗯”地應著,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崔建功後來回憶︰“這一仗傷亡太大啦,我有什麼好說的!”

電影《上甘嶺》公映,感動了全國人民。某日晚,原昆明軍區首次放映,軍區組織首長和部分機關干部集體觀看。時任原昆明軍區參謀長的崔建功興沖沖而至,端坐前排。放映不久,崔即起身離席而去。初始人皆以為他出去“方便”,而後在電影結束時才發現,崔座位上一直空空如也。事後,有人好奇地問︰“上甘嶺戰役是你打的,這麼光榮的事,上甘嶺電影為什麼不看了?”崔建功回答︰“不是不想看啊,而是不忍看啊,我們師傷亡了那麼多人啊,你說我能看下去嗎?”又說︰“(電影中)這哪像打仗啊!這是打著玩,好人死不掉,壞人都死完。像這樣打,我這個師長太好當了。”

電影在部隊放映,四十五師官兵對電影中出現女兵鏡頭議論紛紛,崔建功則言︰“所有能參戰的我都命令上了,唯獨沒有叫女兵上。”卻又說︰“但電影可以虛構。”遂平息了參戰官兵的意見。

(作者為廣州市文聯原副主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